創作了 32 篇作品累積創作 60357 

薄荷綠—Chapter 7.2

陳曉南

在這段備考的苦悶日子中,記得那時午後常下大雷雨,放學後我拉著同學,兩人撐把傘跑到中正紀念堂,週遭一個人都沒有,只有不停的風雨灑落四周,彷彿天地間降下雨幕,把一切都遮蓋住,只剩傘下的寂靜空間。就這麼一圈又一圈地繞著走,裙子淋濕不說,鞋子被我穿得都快散了,只覺得水從腳的一邊溜過腳底...

薄荷綠—Chapter 7.1

陳曉南

我們開始忙著拍照,為畢業紀念冊準備,各自分組自行取景。我們這組到中正紀念堂,大家說好服裝一致,裡頭白色套頭,再穿上制服黑長褲,春寒料峭卻讓我穿出一身汗,十七歲的我們被定格成一幀幀的照片。日子就這樣緊鑼密鼓的過去,我們即將面臨畢業後的大考。

薄荷綠—Chapter 6.4

陳曉南

高三就在唸不完的書考不完的試中反覆度過,回老家的時間更少了。同住的幾個學妹來自桃園,通常每個禮拜她們都會回家。有一次閒聊,我們幾個遠地生從來沒去過桃園,於是興起週日全室友一起桃園一日遊。我們一行人跑到中央大學踏青,其中一個學妹,熱情邀請我們去她家玩,去到她家看到她母親,簡直驚為天人。

薄荷綠—Chapter 6.3

陳曉南

升上高三,學校是否有什麼不同的安排?很抱歉,除了多一個暑期輔導,課程安排沒什麼太大變化,但是老師和同學的心態很明顯的不同,各科都會在早自習或多出的第八堂安排考試。最特別的是物理化學課,雖然我們是社會組,大考確定不會考理化,但課還是照上。

薄荷綠—Chapter 6.2

陳曉南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間,大哥到高雄接受新兵訓練即將結束,收到通知可以家屬會面。接下來要分發到部隊,萬一抽中外島,未來兩三年就幾乎沒什麼見面的機會。於是老媽要我週六中午一下課,立刻坐火車到台中跟老爸老媽會合,我們約好在火車上碰頭。因為時間很趕,我一路從學校狂奔到火車站,氣喘吁吁地趕...

我的第一個NFT:My Sasha Travelogger #466

陳曉南

An introverted, pragmatist Sasha.

薄荷綠—Chapter 6.1

陳曉南

接下來一年是高三,這一年說什麼我都不想再搬。之前參加救國團營隊的一位隔壁班同級生也是外地生,她租的公寓全是租給我們學校的學生,我立刻問她租屋處是否有空位,結果剛好有人畢業搬走,我二話不說直接訂了下來。那是位於南門市場旁邊巷子的五層樓公寓頂樓,三房一廳一衛的格局,客廳...

薄荷綠—Chapter 5.4

陳曉南

國文女老師離開後,一位戴著眼鏡身材瘦小的中年男老師接任。他一開頭就說我們班非常幸運,由他擔任我們新的國文老師,他不諱言地說自己在補習班兼課,還得跑到南部去教。後來聽同學說,才知道他的確是補教界名師,只不過是用化名,一些明星學校的老師都是用化名來規避督察。

薄荷綠—Chapter 5.3

陳曉南

救國團活動雖然結束了,但幾個台北的小組夥伴不時約著碰面。我們興奮地去師範大學找隊長和隊友蹭了一頓飯,在大學校門口看著隊長慌亂地介紹一下學校,在其他幾個師大隊友不時的調侃中,大哥哥般的隊長變得靦腆甚至結巴;跟高一的乾弟弟去陽明山健行,因為有不速之客突然來找我,人小鬼...

薄荷綠—Chapter 5.2

陳曉南

新年,兩個哥哥照例跟同學一年一度的聚會,老媽去她狡兔無數窟的其中之一打牌,我照樣陪著老爸守著電視有一搭沒一搭地看過年晚會。今年汽水還是有,只不過變成了一箱,水果照樣好幾種,數量終於減半,我還是努力地嗑,只是心裡沒什麼壓力。隔兩天二哥回去工廠繼續實習,大哥被同學叫去幫忙趕貨,晚上帶回一位客人,要借住家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