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

pekjack

武汉市第四医院如何利用新冠肺炎疫情进行滥权操作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发热患者及家属都知道严重感染(包括但不限于肺部感染等),血液病,结缔组织病,溶血,甲亢,心梗,心肌炎,肺栓塞,脑血管意外,恶性肿瘤,急腹症,中毒等情况需要急诊科就诊,并且需要相关专科人员(呼吸血液风湿心内神内内分泌消化妇科儿科外科等科室)及时救治...

pekjack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人性和制度的病毒不需要核酸检测,仅需要一段真实理性的文字。

一些患者及家属喜欢投诉,问题是投诉袁英红等人有用吗?它们照样位高权重享受生活。还有一些患者及家属说死也要死在武汉市第四医院,问题是政治性和或政策性原因即使死亡也很难追责。李文亮去世这么久了,也没有对直接责任人追责就是这个道理。

5
pekjack

武汉市第四医院公民意识,生命价值以及人的尊严之间的关系

以事实为依据,进行理性分析和判断,揭示医院领导等权力者的不作为和乱作为,不意味着批评医院,更谈不上所谓的出卖医院利益。在一个畏惧于权力者而万马齐喑的社会,敢于直面现实,勇于剖析弊端,直言医疗痼疾,评判当权者得失者,更难能可贵,更值得爱护和尊崇。

pekjack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从价值观念、治理模式到医疗改革,都严重偏离轨道。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由利益分化造成的各种矛盾冲突本属正常现象,人们的种种利益诉求和表达既是争取或保护自身的权益,也同时表现了对医院公平正义的要求。但是,袁英红等人动用一切手段保护自己或小团体的短期利益,牺牲医务人员或患者的长期利益,侵犯了他们最基本的权利。

pekjack

武汉市第四医院医疗改革的困境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很多人还在谈论丛林社会弱肉强食,越到底层越残酷。道德崩溃是可怕的,人心险恶到无以复加,如果当谋财害命成为一种工作方式,整个医院都成为斗兽场,你死我活的现实剧不断上演,把医患底层人士的那点人性消弭于无形,留下的只有贪婪,无耻和愤恨。

5
pekjack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有哪些值得思考、讨论和反省的问题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如果说某些院领导及保护伞等胡作非为的出发点是‘善’,那么,用权力的强制来实现虚幻的‘善’,最终必然酿成了空前的‘恶’,必然将所有的人推向被奴役的境地,就像武汉全民核酸检测这样的“善行”一样。用对袁英红李文洲能力和品质的批判来研究武汉市第四医院的问题,不可能穷究事情的本质。

6
pekjack

默哀要求三分,忘记只需三秒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一些医务人员和患者可能对滥权和腐败所致的不公不义产生了抗体,当同样的伤害事件持续和反复发生时,公众的容忍度会变得越来越富有弹性。是否我们这个民族已经丧失了对生存空间的净化能力?是否我们准备好了接受一个虚假信息,伤天害理不断横行的社会?

ShuyunLo

加護病房

I 我根本不忍心看床上躺著的你,因為我沒有辦法將那個扭曲且看似痛苦(我甚至不知道你是否還能意識到痛苦)的身體,跟我熟悉的你連結在一起。我只能轉頭盯著旁邊的儀器和螢幕。看著螢幕上一個個數字,和那幾排跳動的曲線,把這當作是...

40
DrYuan。汤圆

内心强大,才能战胜病魔~菜鸟牙医系列2

表面上看起来,牙医的工作其实非常简单, 如果牙齿完好无缺,那就洗一洗 有个洞,那就补一补 要是洞太大一个,那就只好挑牙根 挑不好的话,就拔掉 拔了牙呢,就是植牙或着戴假牙 但很多人不知道,其实牙医和医生一样在实习期间会...

DrYuan。汤圆

那些年,牙医值班(On-call)的迷信

image from pexels 相信每一个终于熬过了六年的寒窗苦读的医生,对于步入白色巨塔内的生活都会充满了很多期待和向往,憧憬着有机会体会电影里面那见证新生命的瞬间、又或者是与死神搏斗的残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