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督
this tag has no manager currently
4 Followers
17 Articles

为什么在中国几乎看不到一定级别的官员被赋黄码或红码的文字纪实,赋码是否体现了人人生而平等的原则(上至帝王将相)?(转)

pekjack

1.为什么在中国几乎看不到一定级别的官员被赋黄码或红码的文字纪实,赋码是否体现了人人生而平等的原则(上至帝王将相)?2.如果取消次密接,大数据直接误判为密接怎么办?3.既然是疾控给的名单,那么疾控为何不能给密接当事人提供具体密接的时间和地点?(上至帝王将相也不能给出密接时间和地点?)4.判成密接的证据为何不能告知当事人?

內心的保護者 看診篇8

灰塵

這篇讓我想介紹一本書,跟內心的保護者,找碴鬼有關,改天有機會來寫。

陕西“网络监督我先行”征文活动优秀文章选登

沙田油条

分享:  2022-05-18 来源:陕西省网络举报中心 编者按 陕西省网络举报中心于 2022 年 4 月 12 日开展了面向陕西省网络监督员的征文活动,活动主题是——“用情、用心、用力”做好新时代网络监督工作,营造风清气正的网络空间。

感武汉鑫广电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提供反映真实中国社会现状的样本

lyixue999

感武汉鑫广电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提供反映真实中国社会现状的样本

Back to All

比死人更重要的,是追问为什么会死人,比判处有期徒刑甚至死刑更重要的,是如何让人可以有合理的权利去做人。

pekjack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一些医务人员和患者可能对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某些院领导的滥权和腐败产生了抗体,当同样的作恶事件持续和反复发生时,当权者的压制和欺骗导致使民众的容忍度会变得越来越富有弹性。是否医务人员和患者已经丧失了对医疗空间的净化和监督能力?

只认权力和金钱上的成功,它本身就掩盖了无信仰和非人性这两个方面。

pekjack

一个是医疗系统的权贵和奴才最没有信仰的,为了所谓成功可以不择手段,另一个是把自己的平庸之恶演得如此清新脱俗,却忘了自己从宣誓加入组织(帮派)就开始不是人了,以侵犯医患合理权利为代价。

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的粗暴治理不能向持续有效性的常规治理进行转换,从而增加了“行政之恶”的风险。

pekjack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某些领导粗暴治理虽然雷厉风行、立竿见影,但这只不过是依靠滥权来实现的。尽管这本身也形成一种独特的“潜规则”,但这种“潜规则”的长期存在是对医院民主法制化进程的拖延。很多时候恶法难以废除,而宪法则流于形式。

中国国务院网站上能否查询到“紧急使用授权或附条件上市”的疫苗说明书?

pekjack

疫苗受种者被要求接受并签署免责文件,导致疫苗接种后出现意外情况时往往无法得到救济和赔偿,而疫苗责任强制保险没有落到实处。中国刚开始推广新冠疫苗接种的时候,之所以将最需要疫苗保护的老年人排除在外,某种程度上就是因为:老年人,尤其是有多种慢性疾病的老年人出现偶合意外乃至偶合死亡,进而诱发“医闹”事件的可能性远高于健康中青年群体。

缺乏多党轮流坐庄的合法性,以及1957年给民主党派人士确定“右派分子”身份的历史事件,导致对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医院某些领导等人的监督和制衡形同虚设。

pekjack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医务人员和患者的合理权利必须从可行能力剥夺的角度来理解。也就是说,只要医院公共政策得当,运行良好的民主监督制度可以免于医患权益的侵犯,甚至避免医患的死亡。党和国家政策必须落实到提升个人的可行能力,从而扩展人们所拥有的实质自由。

国务院推广的“三明医改”企图切断医生薪酬和科室收入的联系,至少在武汉市第四医院这样的大型三甲医院是不可能实现的,因为这样有可能损害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等人滥权腐败的机会,失去煽动并利诱医务人员的手段。

pekjack

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等人从来就不喜欢“家丑外扬”,因为只有医务人员和患者懦弱,盲从,愚昧,才便于管理和压迫,才能在获取权力和高额的财富的同时遇到极少极弱的反抗。在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等人看来,言论自由破坏了“团结”。

一些医务人员和患者也许是不配姓赵的,从舆情的出现、发酵、到权威发布、删帖封号等信息管控的手段,都是为了逃避监管不力,玩忽职守等渎职责任。

pekjack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某些院领导都是熟悉行业内情的(不能什么黑锅都让太监奴才背),根本就不需要组织成员对组织内部的滥权腐败、浪费、欺诈等非法或有害于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进行揭发。这种“告密”会导致人与人之间缺乏信任,带来道德危机。

如果碍于身家性命只求自保,大概就是我们能想象到的最糟糕的一种结果。

pekjack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从某些意义上来说医患矛盾和医医矛盾都是这个体制催生出来的,上级机构、保护伞和某些院领导通过滥权和专制管理实现体制这个意图并成为主谋。并且,上级机构、保护伞和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院领导通过体制性利诱、监视和要挟,操纵着某些所谓知识分子,使它们进行自我审查,以获得好处或至少避开不利局面。

在中国医疗行业进行监督教会了我们什么?

pekjack

1、 有人建议我退出知乎,明哲保身。但这是不可能的,知乎的账号和微信公众号张煜医生于我而言非常重要,关注的越多,这就越有威力。一些医生会仔细掂量掂量,胡乱诊治患者是不是有可能被公之于众,引来极其严重的后果。这个账号存在一天,除了宣传正确的科普知识,也是对不良医疗行为的有力威慑。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如何从草民转变为拥有充分的政治权利、自由言说并自由地行进监督的真正主权者?

pekjack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上级机构、保护伞及某些院领导剥夺医患合理权力的滥权行为有标准化的应对舆情模式。首先巡查组(监察委纪委等)给大众一个“青天出现”的感觉,随后官方会逐步将剧情进行扭转,要么不痛不痒的提些问题离开,要么爆料出受伤害医患的种种不讲道理,提出诸多不合理,过份的要求。

不建议艾芬医生通过网络发帖维权的真实原因是什么?

pekjack

1、术后没有人提醒您查眼底,的确是存在纰漏,第一条说过了,这个也是我判断爱尔眼科需要承担一定责任的原因。当然,术后应该补查,这一点肯定是爱尔的纰漏。2、事情的转折点其实是:我反复向王勇索要一张6.3术后一周我在他电脑上看到的白内障很轻的术前照片,而他坚持不给,却给了我另一张很重的白内障照片。

通过放弃宪法规定的一些权利,医务人员痴迷于对权力和金钱的追求,加上制度性缺陷......

pekjack

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的某些领导通过滥权来决定医院从思想到物质利益分配的几乎各个方面,就会存在着严格的等级制,这就使资源的分配不可能公平,特权阶层总是分得最多最好,而为了在医院分配中尽可能最大化自身利益,一些医务人员也总是使出浑身解数,去讨好和接近权力,将...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从价值观念、治理模式到医疗改革,都严重偏离轨道。

pekjack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由利益分化造成的各种矛盾冲突本属正常现象,人们的种种利益诉求和表达既是争取或保护自身的权益,也同时表现了对医院公平正义的要求。但是,袁英红等人动用一切手段保护自己或小团体的短期利益,牺牲医务人员或患者的长期利益,侵犯了他们最基本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