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主義

Cactus

性暴力和權力的距離-韓國 N 號房

Photo credit to Josie Stephens from Pexels.com. 韓國 N 號房的事件,被喻為近年最大規模的性罪案,接近三百萬人在青瓦台 (韓國總統府)聯署,要求公審性罪犯及二十多萬的幫兇。

1
vaigoup1906

社區活動 ︳十年:2030年後的世界

武漢肺炎的爆發,促使世界局勢被重新洗牌,如果那些隠瞞疫情、不顧人命安危,只為鞏固統治者權力的國家今天不倒台,或者沒有爆發第三次世界大戰的話,那麽十年後的世界將會變成兩邊對立格局,一個是專制獨裁、監控嚴密的世界,另一個是享...

9樓C室

政治企圖與管治意圖——讀《Governmentality: Current Issues and Future Challenges》

Caption from abebooks.com書名︰Governmentality: Current Issues and Future Challenges編者︰Ulrich Bröckling, Susanne ...

6
Lesley

【被删存档】巨婴何以泛滥?——简谈中国社会低幼化现象

自去年8月开始,中国网络语言就开始一点点刷新我的认知。从祖国反黑站、守护全世界最好的阿中,到把新冠病毒疫情的发生描述为“武汉这个小笨蛋吃多了”,再到全民给挖掘机天团打榜、喊着叉酱加油……图片截自微博 《巨婴国》一书中的观...

vaigoup1906

談談Matters的歷史使命

提到「使命」兩字,總讓人覺得很沉重,但一個沒有使命的平台,會被瞬息萬變的時勢推撞得不知方向,會被大量愚昧的群眾牽著鼻子走,最終成為沒有靈魂的文宣工具。我是一個理想的自由主義者,一生不斷以追求民主、自由為人生目標,更希望所...

罗各斯Logos

因为绝望,所以我称他们为“支那人”

昨日,在一个以政治异见者为主的匿名群组里,群友们正围绕着香港问题上大陆网友的行为议论纷纷。突然出现的一位L君,宏论道:“承认支那人没救就没什么大问题!” 在政治问题讨论中,言必称“支那”者,并不鲜见。

獅子虎

我爲什麼不是自由主義者(左派的老生常談)

最近 Matters 上有不少爭論,一言以蔽之就是“自由民主不能吃”的吃飯主義 vs“人生不止是吃”的自由主義。我想談談後者。“人生不止是吃”我非常認同,但我覺得自由主義者犯了兩個錯誤。第一:默認“民主不能吃”。此話似是實非。民主當然不能直接產生 GDP;不但民主不能,獨裁也不能。

流維

誰困住了六四論述——短評夕岸六四圍困文

各位好!這是一篇對端傳媒最近發表的六四評論的回復,原文題目「被圍困的六四論述,需重新對接後冷戰的時代光譜」,作者夕岸,地址「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90527-opinion-june4-postcoldwar-new-theory/ 」。

人类生存处境观察员

支持代孕交易、器官贩卖、付费自虐合法化的自由主义是一种什么样的自由主义?

本文的开篇先开宗明义一下,将代孕作为一种换取经济利益【着重号】的“商品”或“劳务”加之合法化是存在很大的伦理问题的。从政治伦理的角度讲,将代孕换取经济利益合法化与出卖器官、付费自虐表演、甚至卖身为奴合法化有着一定同质性...

陈耀金

龙门阵:“左翼青年”是怎样一群生物?

在节目播出前的凌晨,惊悉广东飓风造成数十人失联,包括节目组的几位熟识朋友。我们此前推演的诸多可能,终究落实为一(说实话,还真不是最坏的可能)。我们将在今后的节目中复盘有关情况。本期节目从6月开始筹备,经过多方努力,克难无数,最终修成正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