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0 篇作品累積創作 17050 
人类生存处境观察员

关于此次疫情全球蔓延与灯塔主义的一些零散思考

此次祸及全球的新冠病毒既不讲党性,也不拜灯塔,从某种意义上讲,诚然是瞄准当代各类资本主义和官僚政治阿喀琉斯之踵的精确制导武器。正如本人最近观察到的(姑且称之为)灯塔主义者、职业民运人士对(寄居的)英美等国各种混蛋防疫举措几乎没发出一点杂音,只觉得他们本质上也应该很能适应党的领导,...

人类生存处境观察员

关于施派的一些微博整理/“施派导师问对录”

因为讨论北外的福柯研究与“逆练”各西马、后现代哲学家的话题,我用了近十年的微博被封号了。整理搬运些此前关于施派的微博上来。================================================== 施特劳斯学派通过划出封闭小圈子,建立“语言的城邦”,而...

2
人类生存处境观察员

支持代孕交易、器官贩卖、付费自虐合法化的自由主义是一种什么样的自由主义?

本文的开篇先开宗明义一下,将代孕作为一种换取经济利益【着重号】的“商品”或“劳务”加之合法化是存在很大的伦理问题的。从政治伦理的角度讲,将代孕换取经济利益合法化与出卖器官、付费自虐表演、甚至卖身为奴合法化有着一定同质性...

人类生存处境观察员

对《即将清场的剧院》的一些修订

这里需要做两个修订: 1、关于之前提到的“群里的路线斗争”:在这里"路线斗争"只是一个修辞,严格来说当时只是一场论辩或者是一群运动的“主流力量”对一位托派人士的“群起而攻之”的事件。不过这些“主流力量”所运用的语言与中共当年搞路线斗争时是高度同质的。

人类生存处境观察员

“拼图式的运动”与“碎片化的事件”

关于“连贯性的运动”和“单独的事件”,这里需要再补充一点:“运动”即使在某个事情仍在发展时,也不是以实现这个事的目的为目的的,当前的事态无论发生了何种变化,不管成败与否,都是整个拼图中的一块。当然每一块拼图有大小之别,有重要程度之别,且都不是不可替代的。

2
人类生存处境观察员

当面临行刑队时

近期不断地在认识的人当中听说微信、微博被封号的事情,故此迁移一批曾经发布的文章到外面来, 避免有朝一日我所有在网路上的“旧迹”都从此被抹除掉。这是15年10月底写的一篇书评,近几年我都不写什么文艺类作品或是影片剧作的评论了,新时代里的生活让人越来越单薄 …… 《闪光的哈萨维》并不是一本好的小说。

34
人类生存处境观察员

现在谈论“平庸之恶”看来还为时过早

近期不断地在认识的人当中听说微信、微博被封号的事情,故此迁移一批曾经发布的文章到外面来, 避免有朝一日我所有在网路上的“旧迹”都从此被抹除掉。这是15年12月底写的一篇小文章 。一、关于平庸之恶 平庸之恶的概念,是汉娜·阿伦特在旁听纳粹战犯艾希曼的庭审后提出的。

人类生存处境观察员

即将清场的剧院

前些天他们发布那篇恶臭十足的声明时,我还在期待他们内部是存在争议的,支持颂圣的声音或许并非是压倒性的。当今天看到岳同学那封有着明确对象的致信以后,这样短暂的错觉便很快的消散掉了。

人类生存处境观察员

关于合法性焦虑的外延

近期迁移一些曾经发表在墙内的文章上来,避免有朝一日被封号后我所有的“旧迹”都从此被抹除掉。这篇是15年写的文章,现在看来纰漏不少,不过也懒得改了。一、合法性与它的子集——绩效合法性 政治合法性(或正当性)概念,归纳马克斯·韦伯和哈贝马斯的定义,可大致理解为民众对统治者或某种政治秩序的认可程度。

2
人类生存处境观察员

反对“早移”论,究竟是要反对什么?

近一个月来多次与友人谈论到关于“早移”的问题,因为忙于准备考试,每次时间都不多,没能充分展开来谈。现在考试结束,可以再补充一些了。首先必须指出,无论从什么样的方面对“早移”进行解读、使用都不能否定或消解“早移”议题的个人化属性。进而言之,我反对的“早移”是反对以个人化的解决方案替代对这个国家来说整体性的解决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