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閒書
fide
主理
2 人追蹤
7 篇作品
fide

越邪惡,越迷人:Patricia Highsmith與雷普利(下)

上面在這 之前我讀Highsmith,還會覺得有種被推到懸崖邊上的難受,不管是前面兩本雷普利、另外一本《This Sweet Sickness》(關於某種無根無據、偏執到妄想的迷戀如何走火入魔),但這一回,真是什麼不適感都沒有了,是因為一回生二回熟嗎?

fide

越邪惡,越迷人:Patricia Highsmith與雷普利(上)

前:我是屍體。後:不是我!(我只是剛好路過)Tom Ripley detested murder. Unless it was absolutely necessary. Whenever possible, he pr...

fide

書單交換(中場)|林奕含:去到黑洞裡的人

Dear @阿嗅 上一篇寫Yiyun Li的Dear Friend, from My life I Write to You in Your Life的文章中,我沒來得及講到瀰漫在整本書中的主題:死亡\自殺。我說下回講完,但其實這根本不是我能處理的題目,關於自殺,我理解、知道、接觸的太少,不管是我自己、我身邊的人。

fide

鴉片戰爭之後|站在歷史的逆流中

一場徒勞無功的戰役用現代性的眼光看,英國成功地入侵阿富汗,彷彿理所當然。但不受民意支持的殖民勢力,竟在兩年內就兵敗如山倒。東印度公司執行官及軍官更因對阿富汗的輕忽、傲慢、無知,在治理方針、軍事策略上犯下種種錯誤決策,一次...

fide

鴉片戰爭平行世界|阿富汗戰爭

Game of Throne舒賈沙阿的祖父阿末沙(Ahmad Shah)在1747年建立的杜拉尼王朝(Durrani Empire)一般被認為是現代阿富汗的開始,在此以前阿富汗的領域都隸屬於西邊的波斯帝國或東邊的蒙兀兒帝國。

fide

鴉片戰爭之後|歷史的另一種想像

廣東模式的終結:一段友誼的結束這本書從1793年的馬戛爾尼使團開始,以大量的同時代史料(英文為主,中文為輔),回顧半世紀來的中英關係、廣州貿易模式,如此鉅細靡遺,就是要說,歷史並不是必然的,鴉片戰爭的爆發,並非真的來自長...

fide

我不知道的鴉片戰爭(下)

本篇是Stephen Platt—Imperial Twilight: The Opium War and the End of China’s Last Golden Age(中譯本名《帝國暮色:鴉片戰爭與中國最後盛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