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廚神
魔鬼小編
主理
2 人追蹤
20 篇作品

臨急才去燜鴨

魔鬼小編

美國超市的番鴨太大太肥,難得華人超市有細一點的賣,一隻嫰鴨大槪三磅半(1.5公斤),份量剛剛好。每次煮鴨,都覺得自己在上解剖課。斬雞斬鴨的功夫是小時候跟我媽去買燒味時,站在那兩尺寛的木砧板旁偷學的,只見師父熟練揮刀,一刀一件,清脆俐落,把整隻鴨斬得整整齊齊。

香煎玫瑰鴨腿肉

魔鬼小編

以為感恩節周末可以休息一下,工作卻像厲鬼纏身,午夜凶鈴,星期日下午吃飽飯,想小睡片刻,又收到公司的奪命追魂電話:有急件﹗趕着要的﹗ 打開郵件一看,急件不在,這種叫做未見其人,先聞其聲,甚有王熙鳯的風範。我追問,急件呢,怎麼還不傳過來?同事可能還在應付另一頭的電話,沒了人影。

一點也不心淡的青木瓜沙律

魔鬼小編

《青木瓜之味》,九三年的電影了,應該是在國際電影節看的,那時挑電影自有一套原則,就是聞到好味就訂票。女主角阿梅蹲在廚房,一手捧着削了皮的青木瓜,一手拿着刀,利索地在瓜身來回細刴,在木瓜身上剁出一條條細紋,剁滿一層,再用刀把細絲刨落到棗紅色的砧板上,反反復復,不一會,砧板已鋪滿一大...

意大利陳年葡萄醋烤里脊

魔鬼小編

三十年前去洛陽龍門石窟,在一家路邊小飯店叫了一碟炒豬肉條,肉上來,入口嫩滑,一個人鯨吞了一碟肉,吃完抹抹嘴,問店家,你們用的是什麼肉啊,又滑又好味的。店家笑了笑說,里脊肉啊。從此,「里脊肉」就刻在心上。有些人叫豬里脊肉做豬柳或豬肉條,廣東人叫枚頭肉,就是肥豬腰部的一條肉,又滑又嫰,這部位的肉用來炒、炸都可以。

返回全部

今天煮了蘿蔔絲鯽魚湯

魔鬼小編

(本人攝)蘿蔔絲鯽魚湯,我在韓國電影《回到20歲》(港譯:重返20歲,大陸:奇怪的她)裡面見過,年老的女主角常抱怨媳婦煮這道菜煮得不好吃,蘿蔔絲要放在魚上,魚才好味道啊。女主角後來變年輕了,回到家裡,見到外表比自己年長了一截的媳婦,仍裝起婆婆的口脗說她煮菜差勁,蘿蔔絲要放魚上啊。

做好人要吃腐皮齋卷

魔鬼小編

一年到頭,除了年初一吃齋外,要我不吃肉真的想死。我是暴龍轉世,至喜歡啃骨頭。小時候吃菜我是會反胃的。高中畢業,那時流行一人一本紀念冊,讓同學在冊上留言,通常都是美言。有一個男同學這樣寫給我:「從來強弩弦易斷,每見鋼刀口易傷。」我問他是什麼意思,是不是詛咒我快些歸西。

簡單易做的蒜蓉蒸雞

魔鬼小編

這道菜本來叫椒麻雞,要用川椒和麻油,是多年前一位四川廚神級朋友教我做的,但對方跟我介紹時,說的是麻油雞,害我一直以為是用麻油。原來所謂的麻,是川椒令舌頭麻痺的「麻」,但年紀漸老,腸胃不太好,所以不敢用川椒,就改良一下,變成現在的蒜蓉蒸雞。做飯這家事,只要明白基本原理,多嘗試,將各...

邪惡的梅菜扣肉

魔鬼小編

做梅菜扣菜真的很累,而且一定要等到周末有時間才能做。小時候很愛吃梅菜肉餅,扣肉還是進大學後,第一次在飯堂吃到,頓時驚為天人,從此無肥肉不歡,可惜飯堂菜式每天轉換,等那扣肉出爐,得要望穿秋水。扣肉吃得多,自己做扣肉還是第一次,不要以為我是家傳的,我家除了我以外,沒有人會做飯的,可以想像我的童年是那麼無味啊。

平凡中之平凡,絲瓜炒蛋

魔鬼小編

因為家裡種菜,從小吃的菜來去只有幾種,吃得最多當然是西洋菜和通菜(通菜我們叫蕹菜),還有菜芯和小白菜。菠菜是甚少吃的,大學畢業後,有一次在街市買菜時就出糗了,一直以為菠菜像波一樣,廣東話叫球做波,是圓的。我跟賣菜的大嬸說,麻煩給我一個菠菜,她拿了一扎菜給我,我搖手說不是,以為她聽不清楚,就說,我要的是菠菜,不是這個。

星期日的午飯,久違的燒豬頸肉和炒通菜

魔鬼小編

在家上班半年,平日太忙,星期日難得閒下來,可以煮個午飯,不用出去買外賣了。菜都是昨天星期六上午去華人超市買的,一次多買一點,省時間不用再去。只有華人超市才有的豬頸肉,兩大條一包,才四塊多美金。第一次吃豬頸肉是在澳門,十多年前回港探朋友和同學,與大學老同學一起去澳門探望老師。

【無人餐桌】涼瓜蒸肉排

魔鬼小編

風涼話不想說了,我怕有報應。還是煮點風涼菜,解一下火氣好了。香港人叫涼瓜做苦瓜,涼瓜的叫法,是我後來在這裡的唐人街學回來的,點菜時叫苦瓜炒牛肉,伙記回我:「哦,涼瓜炒牛肉。」在這裡叫中菜實在是一門學問,燒肉叫火肉、絲瓜叫勝瓜,可能是「燒」、「絲」廣東話發音近似「死」字吧,開門做生意,經常聽到死死聲,真的大吉利是。

Julie & Julia,三個或四個女人的廚房

魔鬼小編

這套電影不知會不會在香港放映。【註】 儘管導演和編劇的是有名的Nora Ephron,但是不是情人節電影;儘管這電影有我喜歡的梅麗史翠普,但沒有靚人靚衫,也沒有靚景;儘管這電影根據名廚Julia Child的回憶錄、一個部落格(The Julie & Julia Proj...

1

無人餐桌,一雞二吃

魔鬼小編

今晚決定弄個雞絲粉皮。中午趁有空檔,推着購物車去了唐人街買走地雞。走地雞比平時老外超市買到的普通雞好一點,但雞肉味道還是偏淡。美國人煮雞的方法跟中國人不同,他們煮雞是重口味的路向,中國人的蒸雞、白切雞,在美國人眼中,是不可思議的,這……這……這……哪有味道啊?

無人餐桌,就地取材的臘腸雞排煲仔飯

魔鬼小編

如果我有時間,是可以不斷發帖子的。想寫就寫,所以題材也好雜亂。煮東西是我其中一個興趣,因為喜歡吃,無時無刻不想到吃,例如今天早餐吃什麼好呢,午餐煮什麼,今晚那件雞排配什麼蔬菜呢。早上在中央公園練完競走,回到家已一時多,但我仍想花點時間煮煲仔飯啊。

無人餐桌:豉椒炒鮮魷

魔鬼小編

有一趟炒同樣的一道菜,有人說我的鮮魷切得很馬虎,隨便一片就扔到鍋裡炒,色方面,是零分。一怒之下,買了幾條魷魚回來,再炒一遍﹗這次認真的剖開幾片,在內層慢慢劃格,劃時控制力度,紋理之間,距離相若,又不要把魷魚劃斷。有些人炒魷魚不撕去紫衣,我是不行的,一定要剥光,渾身雪白,我才下刀。

無人餐桌:炒蕪菁菜葉、土法煎叉燒

魔鬼小編

街口有家蔬果店,靠近門口的菜櫃,每隔一陣子就會放上一種我說不出名字的青菜,一大扎,美金三塊九毛九。這菜看起來有點像菜芯(美國華人叫菜芯做油菜),但花蕊部分不是黃色的,反而有點像芥蘭或西蘭花,但葉子卻呈鋸齒狀。幸好每束菜都用一根鐵絲扎起,上面有一個名牌:Broccoli rabe。

無人餐桌:星州炒米

魔鬼小編

每次在華人外賣店買午飯,我都點星州炒米,價錢大槪美金七元,如果炒得好吃,我會再去。炒法跟香港星州炒米差不多,都是下咖喱粉,炒出來金黃色,馬來西亞的炒星洲米,會加蕃茄醬和辣椒醬,出來會帶紅色。星州炒米不難炒,材料也很易買到。上個周日開車出城郊遊,途中經過華人超市,於是就順道買了點食材。

無人餐桌:韭菜豬肉餃子

魔鬼小編

謝謝 @Emmali 的鼓勵,我由包元寶形的餃子,過渡到包蝦餃形的餃子了。這一改變,簡直是一個由零至一的距離──包含了決心、勇氣和對餃子的一份敬畏之心。餃子皮不是我擀的,昨天周日開車去華人超市買的,包裝上說是上海雲吞皮,不管了,總之我叫這做餃子。

我愛走雞+海南雞飯

魔鬼小編

會走的雞,誰不愛吃?現在的雞都是關在籠裡不做運動、患了癡肥症的肥雞。我們管這些自己會走的雞叫走地雞。我家以前也養過雞。屋後建了一間綠色的木屋,就叫雞屋。後來不養雞了,只用來放肥料、鋤頭和雜物,我們仍叫它做雞屋。一日成雞,終生也是雞。記得初養雞時,都是由雛雞養起。

鮭魚二三事

魔鬼小編

艾柯(Emberto Eco)的《帶著鮭魚去旅行》(How to Travel with a Salmon)的原著英文版在二十八年前已出版了,我手頭上的是1994年版,別天真地以為作者真的教你如何帶鮭魚旅行,因為到最後作者艾柯的鮭魚,在酒店員工的多番漠視下,終於在酒店房間的書桌上發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