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N個中國
Matty
主理
10 人追蹤
86 篇作品
沙丘研究所

中文互联网中“讨论”的消亡

一次结构性反思0.引言最近一段特殊时期,很多人观察到这样的现象:一些文章在微信公众号上能畅通无阻地发表,发表之后也能基本完好地保留在互联网上,反而是在更小众也更有自由主义倾向的豆瓣上发表时,迅速遭到审查和删除。

秦寬

【私人观察】在中国做政治记者的那段时光,我见到的那些人和事(一)

一辆白色特斯拉Model3堵在了笔直的大道上。夜晚七点多,广州华灯初上。右上方,四个大字——「南方周末」「嗖」地亮了起来,这是这个城市如今为数不多的理想主义灯火。这块闪闪红光的灯牌鲜艳、抢眼,一度是中国大陆新闻专业主义者们的金字招牌,象征真实、勇气和尊严,也可以这么说,它启蒙过一个时代。

崔乐

出柜之后:被处分的同性恋教师

崔乐(奥克兰大学性别与教育研究博士生) 在关于新冠肺炎的报道和舆情中,“训诫”前所未有地成了一个热词。这样的场景对我来说并不陌生,把我拉回四年前在广东外语外贸大学任教时的回忆。作为一个公开出柜、曾在课堂讲授性别议题的同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