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
this tag has no manager currently
29 Followers
147 Articles

是可忍孰不可忍

mountos

魯國的大夫季子桓僭用天子的禮樂在自己家廟裡舞了起來,孔子認為他是目無天子,大不為然,就對人說:「像這樣狂妄無理的事,如可容忍,還有什麼事不可容忍呢?」 齊國的大夫陳恒,殺掉齊國的國君簡公,孔子聽到這個消息,馬上齋戒沐浴,鄭重其事地請求魯哀公出兵討伐。

儒與法

維民所止

雖然披上了儒家這層外衣,但歷朝歷代極權主義背後的幽靈其實都是法家。

1
硬周刊

欺骗死神

超载叽

杜甫写“名岂文章著,官应老病休”和“亲朋无一字,老病有孤舟”,背后的忧虑完全是孔子式的——“君子疾没世而名不称”。他有自信在里头,因此才能“飘飘何所似,天地一沙鸥”。

【创作】马克思再进文庙

醒前消息 Le Rêve Lucide

“我要去找这个国家的新一代年轻人,他们一定是受那些冒牌货影响最小的。只有在他们身上,我才能找到一些希望!”

Back to All

我討厭「子曰」

蒟蒻魚

且當是我閲讀習慣問題,我就是不愛讀「子曰」的書吧!

2

閒聊論語/鄉黨(下)

小鹿斑比

本來只是想聊聊孔子在當官時的一些言行舉止,卻在最後一篇潸然。

閒聊論語/鄉黨(上)

小鹿斑比

孔子是個好相處生活習慣又科學的老人家唷

1

閒聊孔子的穿衣哲學

小鹿斑比

他老人家是有所堅持的!

子不語的是什麼呢?

小鹿斑比

標點符號很重要啊~

论语漫读(100):“井有仁焉!”—宰我提了个刁钻的问题

江上小堂の论语漫读

宰我问曰:“仁者,虽告之曰:‘井有仁焉。’其从之也?”子曰:“何为其然也?君子可逝也,不可陷也;可欺也,不可罔也”(雍也第六)。井,不能狭义地仅理解为井,而是比喻危险的境地。逝,去;罔,迷惑。宰我有很强的独立思考能力,有怀疑精神,不人云亦云,不盲从权威。

论语漫读(99):“鲁一变,至于道”—孔子一心想复辟礼制

江上小堂の论语漫读

子曰:“齐一变,至于鲁;鲁一变,至于道”(雍也第六)。孔子的“变”,是变回去,变到他推崇的先王之道时代;正好与法家的“变法”相反。孔子之时,“礼乐崩坏”。但相对而言,鲁国沿袭下来的礼制多些。而齐国相对于鲁国,有管仲废旧立新、富国强兵的变法,于是离先王之道更远。

论语漫读(98):知者乐水,仁者乐水—智者仁者的不同特性

江上小堂の论语漫读

子曰:“知者乐水,仁者乐山;知者动,仁者静;知者乐,仁者寿”(雍也第六)。孔子多次将智与仁并论,如“择不处仁,焉得知?”(里仁第四)。这里讲智者和仁者的一些不同特质。三句话,三个层次。首先是表象,智者喜爱如水一样,仁者喜爱如山一样。乐水乐山,并不是说智者仁者喜爱水喜爱山,而是喜爱如它们一样。

论语漫读(97):“樊迟问知”—樊迟是个爱追究的学生

江上小堂の论语漫读

樊迟问知。子曰:“务民之义,敬鬼神而远之,可谓知矣。”问仁。曰:“仁者先难而后获,可谓仁矣”(雍也第六)。《论语》中,共记载樊迟两次向孔子问知,三次问仁。樊迟向孔子问智,孔子说:“以道义为准则来处理民事;同时敬重老百姓迷信的鬼神而远离之,可以说是智了。

论语漫读(96):“中人以下,不可以语上也”—孔子的“因材施教”具有很大的局限性

江上小堂の论语漫读

子曰:“中人以上,可以语上也;中人以下,不可以语上也。”这同样是孔子教学中的经验之谈。天资在中等以上,可以和他谈论深奥的学问。如子贡和子夏,“赐也,始可与言诗已矣!”(学而第一),“起予者商也!始可与言诗已矣”( 八佾第三)。天资在中等以下者,就不可以教他深奥的道理,教了也理解不了,白费劲。

论语漫读(95):文胜于质—儒家用礼乐驯服人的野性导致奴性

江上小堂の论语漫读

子曰:“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雍也第六)。史,负责文书的史官。引伸为丧失活力,文绉绉的迂腐之辈。彬彬,物相杂之状。孔子的意思,质实多于文采,疏于礼乐,就像未进化的野人。而文采多于质实,就像史官一样循规蹈矩和文绉绉的了。

《孔子:人能弘道》读后感

Hellow

向圣人努力学习吧

论语漫读(94):不有祝鮀之佞—孔子不满世道的悲愤之言

江上小堂の论语漫读

子曰:“不有祝鮀之佞,而有宋朝之美,难乎免于今之世矣”(雍也第六) 。孔子说,“如果没有祝鮀那样的善辩,与宋朝那样美貌,那就很难免害于今天这个世道”。而,与;祝鮀(tuó),卫国大夫,能言善辩,受到卫灵公重用;宋朝:宋国的公子,名朝,因长得帅受卫灵公宠幸。

论语漫读(93):“女得人焉尔乎?”—孔子非常重视荐举人才

江上小堂の论语漫读

子游为武城宰。子曰:“女得人焉尔乎?”曰:“有澹台灭明者,行不由径;非公事,未尝至于偃之室也”(雍也第六)。武城是鲁国的一个小城邑。子游去那里担任城宰,也就是最高行政长官。可能回到孔子身边时,孔子很重视举才,就问他,“你在那里发现作用了什么人才吗?

驀然回首,孔子在看我……

Jeffrey

從儒家哲學與孔子的教學理念反思一下自己的安分守己

當別人問「生平有何志向?」你敢說出真正的內心想法嗎?

大峽隨筆life

Photo by Chen Mizrach on Unsplash看了聯副的一篇有趣文章《羅青/吾與點也!懸疑多?》有些另類的感觸。生平志向當平時親朋好友問你「生平有何志向?」這種問題時,除非你真的有宏大志向,否則這個問題的壓力很大。距今2000多年前,孔子和學生們也曾上演了這樣...

论语漫读(92):君子儒与小人儒—格局大不相同

江上小堂の论语漫读

子谓子夏曰:“女为君子儒,无为小人儒”(雍也第六)。孔子的学说被后人称为儒家,但孔子及弟子并没这样自称。《论语》通篇只此一个“儒”字。盖当时儒是一种职业,充当丧葬、婚礼、祭祀等重要活动的司仪。这些都是人之所需,故称之为儒。孔子学习过和熟悉这一套,但却不局限于此。

论语漫读(91):“回也其庶乎,屡空”—颜回不擅理财

江上小堂の论语漫读

子曰:“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贤哉,回也!” (雍也第六)。箪(dān),古时盛饭用的竹具。孔子最喜欢颜回,多次称赞他,这次称赞颜回安贫乐道。说,“真是贤德呀!颜回。一箪饭,一瓢水,住在贫民窑的破房子里。

论语漫读(90):“斯人也而有斯疾也!”—好人不长命

江上小堂の论语漫读

伯牛有疾,子问之,自牖执其手,曰:“亡之,命矣夫!斯人也而有斯疾也!斯人也而有斯疾也!”(雍也第六)。伯牛,孔子学生,鲁国人。姓冉名耕,字伯牛。德性好,是孔门德性科四人之一,排名第三。但好人不命长,伯牛生病了,大概还是不治之症。孔子去看望他,与他见最后一面吧!

论语漫读(89):“则吾必在汶上矣”—惹不起躲得起

江上小堂の论语漫读

季氏使闵子骞为费宰。闵子骞曰:“善为我辞焉。如有复我者,则吾必在汶上矣”(雍也第六)。闵子骞,孔子弟子,鲁国人。姓闵名损,字子骞。费(mì),季氏的封邑。季氏差人召闵子骞做费邑的总管。闵子骞不想去,对来人说:“请代我婉言谢绝吧!如果再来烦我,我必定就在汶水上边了”。

未命名

江上小堂の论语漫读

论语漫读(88):君子周急不继富—雪中送炭,勿锦上添花子华使于齐,冉子为其母请粟。子曰:“与之釜。”请益。曰:“与之庾。”冉子与之粟五秉。子曰:“赤之适齐也,乘肥马,衣轻裘。吾闻之也,君子周急不继富”(雍也第六)。公西华有外交才能,被派往出使齐国,留下母亲没人照顾,生活没来源。

[歷史冷知識]君子最原本的意思

理科生讀歷史

君子最初並不是指具道德標準的人

袭击支国硬盘的“俾路支解放军”是什么组织?

沙田油条

支国硬盘喜迎解放军啦

论语漫读(87):颜回好学—不迁怒,不贰过

江上小堂の论语漫读

哀公问:“弟子孰为好学?”孔子对曰:“有颜回者好学,不迁怒,不贰过。不幸短命死矣!今也则亡,未闻好学者也”(雍也第六)。鲁哀公问孔子:“你的弟子中谁最好学呢?”孔子回答说:“有个叫颜回的特别好学,他不迁怒于人,不重犯同样的过错。可惜不幸很年轻就死了。

论语漫读(86):雍之言然—冉雍善于阐发孔子所言

江上小堂の论语漫读

子曰:“雍也,可使南面。”仲弓问子桑伯子,子曰:“可也,简。”仲弓曰:“居敬而行简,以临其民,不亦可乎?居简而行简,无乃大简乎?”子曰:“雍之言然”(雍也第六)。这章以孔子与冉雍的对话和评价开头。《论语》篇名皆是取自本篇的第一句。而以人名为题的篇目共计12篇,其中弟子占了六篇,公...

论语漫读(85):各言尔志—孔子与弟子间的闲谈与交心

江上小堂の论语漫读

颜渊、季路侍。子曰:“盍各言尔志?”子路曰:“愿车马、衣轻裘,与朋友共。敝之而无憾。”颜渊曰:“愿无伐善,无施劳。”子路曰:“愿闻子之志。”子曰:“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怀之”(公冶长第五)。轻裘,轻软的皮衣。皮革处理得轻软,越贵重。伐,夸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