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86 篇作品累積創作 153114 
江上小堂

主奴同构心理基础上的民族主义

人类是社会性动物,以群体的方式生活在一起。这既出自于生存的需要,也有情感交流上的需要,人比低等动物有更丰富的情感。所以,个人总是存在于群体之中的,而群体具有不同的利益边界。由于历史的原因,大多数群体总是由相同的种族、语言和文化的人而构成。

1
江上小堂

革命的工蜂:李玉和――《红灯记》对家庭的解构与重构

这两天在网上看到龙应台十多年前关于《红灯记》的一篇文章。当时《红灯记》首次赴台演出,她观后写的。文章大意,一是说《红灯记》受到了台湾观众的欢迎,二是称赞台湾当局开放两岸文化交流的举措,与对戏中歌颂共产党不以为意的态度。

江上小堂

从政治结构演变对“戊戌变法”和“明治维新”的广度分析

今年是农历戊戌年,是“戊戌变法”120周年,两个甲子;同时也是日本明治维新150周年。在近代同样遭到来自西方的冲击后,中日两个邻国受其影响都做出了反应和产生了一系列重大变化,目标都是要通过变革来促进和实现国家的强大。

江上小堂

吸血鬼与殭尸的故事

话说到了19世纪,如幽灵般徘徊在欧洲大陆的吸血鬼的日子就不好过了。这个时候,欧洲的符先生、德先生和赛先生越来越厉害。这三位先生都是驱鬼大师。吸血鬼最怕符先生,因为符先生有太阳光,吸血鬼见了就死,而德先生和赛先生则有电灯和手电筒,搞得吸血鬼也不容易藏身。

江上小堂

如果内阁汉人占多数,清末君主立宪就能成功吗?

清末立宪也是算是中国近代史上的一件大事,是清王朝避免覆灭的最后一次努力。当时,日本在日俄战争中取胜,主张像日本一样搞君主立宪的呼声高涨。但最后还是失败了。以前,人们对清末立宪失败了,并不感到有什么惋惜;但在经历了一系列的挫折后,现在人们开始为此感到惋惜。

江上小堂

私有产权不发达,导致中国没有产生奴隶经济

现在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马克思的社会发展五阶段论不适宜用来解释中国历史。中国历史上没有出现过奴隶社会,也没有出现欧洲那样的封建社会,更没有出现过资本主义社会。但即使相对于西方社会,马克思的社会五阶段论的解释也很成问题。

江上小堂

毛左对差异具有天然的恐惧

毛左的心理成因确实非常复杂,令人困惑。我们可以用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来,也就是受虐心理对毛左的领袖崇拜予以解释。但我感觉这尚不足以完全解释毛左的心理动因。应该有这方面的专门研究。西方国家就有对法西斯心理起源的专门研究。

江上小堂

《东方红》和《国际歌》:两套话语体系

小的时候,家乡小县城广播站的早间节目,大约6点半在《东方红》的歌声中开始;晚间节目则在8点半在“《国际歌》的歌声中结束。天天这么听,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头。突然有一天,可能是开窍了,会思考问题了,就觉得很纳闷:“《东方红》...

4
江上小堂

土地重新分配是个危险的信号

这是一个推论,也可以经受住历史的检验。这个推论是建立在两个前提下的: 第一、“打江山,坐江山”的政治伦理。中国的历代政权都是建立在“打江山,坐江山”的政治伦理上的。新的统治者在人民的支持下推翻了旧的统治者,从而得到了人民对其“坐江山”的认可。

江上小堂

阶层固化和社会流动不充分源自于社会不平等

近些年来,随着社会分化的加剧,个人奋斗越来越艰难,家庭背景对个人发展前景的权重越来越大,阶层固化和社会流动成为热议话题。特别在高考时期和毕业季,不经意间就会涉及到阶层固化和社会流动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