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酉芃

牛津「政治经济哲学」本科,高中上山隐居,之前湘西驻村扶贫。祁连草原牧马,单车骑行塞北,帆船横渡大洋,开车破车穿越很多国家。这两年在背包环游世界。天涯浪迹,明月笑我。公众号:uuulysses

江山娇,你来月经么,要被"自愿"剃光头么

今天微博上看到标题这句话,真的是今日最佳,千言万语都在里面了。

​江山娇是某个主打低龄智障偶像化的官媒筹划已久的、今天新开的「新人虚拟偶像」。刚公布出来,就被喷到悄悄删帖了。





再补条背景——


今天的某报道,采访武汉金银潭医院重症监护室的一线护士,她说

到了当天下午,同一频道,重播这条报道的时候,其它内容都一模一样,唯独把采访中间那一句


「然后我又处于生理期,肚子有点疼」


给剪掉了。





这都2020年了,还把女性的生理期当做禁忌,还不能直面承认这些东西,还要在全国性的报道里强行剪掉,还不认为前线的女性急缺卫生巾、安心裤、棉条,依然还完全依靠民间力量去做这些东西。


当做禁忌,假装忽视,认为不存在,绝口不提,就能真的不存在吗。


那些做决定的人,自己没有母亲、妻子、乃至女儿吗。






刚好@为什么它永无止境 发的这条——


「江山娇,你来月经么」



和她的评论区,我想说的全都在上面了,今日最佳,就不再自己打字了。








嗯还有这两句——



以及——



为什么这个江山娇的形象还是个长头发啊?


不应该给她也看看各种女医护人员剃光头的报道,歌颂呼吁一番,动用集体的力量、领导的指示,施加压力。


最后让江山娇也剃个光头,好再报道宣扬一把呀。



什么?听说上海仁济医院那边,马上启程去前线的,剪及肩短发也是可以的?只要头发能塞进防护帽就没关系的?


不行不行,那样的话,还怎么去宣传「牺牲精神」,还怎么去让领导自我感动、自我陶醉,还怎么去感动社会呀。

还是下个指令,号召她们集体自愿剃光头吧。

也许剃光了头发,连生理期都不会来了呢,不存在的。



小时候学过一个叫掩耳盗铃的成语。


只要我捂住我的耳朵,我就听不到铃铛响啦,铃铛就是没响。


完美。





End.





微信公众号:uuulysses,关注可以扫码

微博:唐酉凡大瓜娃子

新冠疫情下的饭圈与公民社会的回光返照

留给这2369人的疑问 —— 武汉、湖北“两会”复盘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