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4 articlesIn total 7403 words

《荷马史诗》中几个感人至深的段落

唐酉芃

大一读古希腊原典,《荷马史诗》是入门,《伊利亚特》学了四周,《奥德赛》三周。许多个深寂的夜里,大家围着长长的书桌,英雄(aka神经病)们的名字飘荡在开足了暖气的教室,窗外天寒地冻,夜雪初积。很久以后,偶尔仍然会想到或者随手翻到其中一些片段,在人生不同的时刻,总又会有不同的感触。

媒体狂推底层老年人倾家荡产捐款,用作街道防控,我吐了

唐酉芃

​这些天许多媒体都在大肆宣扬各地贫困老人、环卫工、拾荒者等等社会底层群体,把所有积蓄捐出来的“感人故事”。每次看到真的既为当事人感动,又难受,又愤怒。今天又看到这条—— 93岁的抗美援朝老兵,把仅有的1万5千元捐了——直接把整本存折加密码捐出去了,还又找女儿借了5000元。

遍地腥云的时代面前,个体爱情的剧烈凄怆

唐酉芃

最近被微信公众号删删删删删删删,成了一个星期违规七次的男人(???)......最近情人节。最近看了太多新闻,想到好多在最近这个特殊的时节,却不得不分离的爱人们:有的因为隔离;有的因为在一线,于是一方牵肠挂肚;还有的已经生死相隔。在每个人头上,时代岂止落了一粒灰,简直是劈头盖脸砸了一盆屎。

江山娇,你来月经么,要被"自愿"剃光头么

唐酉芃

今天微博上看到标题这句话,真的是今日最佳,千言万语都在里面了。​江山娇是某个主打低龄智障偶像化的官媒筹划已久的、今天新开的「新人虚拟偶像」。刚公布出来,就被喷到悄悄删帖了。再补条背景—— 今天的某报道,采访武汉金银潭医院重症监护室的一线护士,她说到了当天下午,同一频道,重播这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