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羽寒東

因為你在意,我才扣上那片粼粼的月色

◎見與不見,擱在晚向的風裹

發布於
不必相見,倆不厭。沒有悲傷,也沒有花香


站在窗前吹風,心也随著翻飛。在內與隔壁的自我洞穴。

翻唱一曲清平調,書寫一首柳宋詞。框在月亮的眼睛裏,漸層交替,明亮與陰暗。跟著我長途跋涉,在追,是誰的那枚懸念的名字。

如果筆下,湊拼的巧容女子,若只如民國初見。我的孤獨,就是最初提著燈籠敲門,被光扣上的鎖。鎖在你最熟悉的角落,我散我的碎步。你翻你的壁牆,樓下不見海。樓上盡見,背光凍結的浪。我緊緊抱著滴滴答答的自己,生怕颱風襲臨身上失溫的鹽,像死亡一樣融化。

在河床,在雨中,在星星,若隱若現的夜色......翻箱倒櫃。

那未完成的半卷,明礬素宣。這奇怪的黑白畫作,袒胸露意的寫實無常。

不如不見ㄧㄧ

倆不厭。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