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又天

在兩岸三地都拿了學位的文學博士,同人社團恆萃工坊創辦人

優越感、安全感與自信心:人性的基本需求與文明的必然衝突

發布於
出征!


看著網路輿論日趨浮躁、戲劇化與「戰狼化」,我日前試著提出「優越感是人性的基本需求」這個跟我們幾千年來歷史教訓背道而馳的論點,並且刻意無視後果地說:優越感的追求是最神聖的,無論它會造成怎樣的衝突、傷害與毀滅,都不可以妄圖否定或遏止人們追求優越感的趨勢。這樣一來,面對世人正在盛行的各種傲慢和將來可能的下場,我們就可以多帶著一點「讀史早知今日事」與「和絕望友好相處」的明悟來接受現實。

現在我想進一步推導:優越感是人性的基本需求,那在此之上,有沒有進階需求、終極需求?

當然是一定要有的。那該是什麼呢?曰:安全感、自信心。

「安全感」的來源是物質與權力,也就是房子、車子、票子、證書、官位、槍炮這些東西。它不像優越感那樣無論誰都可以「精神勝利」一下就得到一點,而是要有地位和能力才能取得並且維持;換句話說,只要有了一點地位和能力,我們都自然、必然要向外界索求各種東西來保障自己的安全感與安全。

我特別把「安全感」與「安全」分開來講,為什麼呢?因為心理上的安全感往往要大過實際的安全所需。舉一個經常被詬病的例子:宣傳部門,「大外宣」、「大內宣」,其幹部的安全感,必須建築在「所有輿論都在控制中」的基礎上,一有意外,我的位子就危險了。換句話說就是官僚主義凌駕、替代了真正合理的工作方法與思路。這個大家都已經罵了幾十年、幾百年、幾千年,但歷史還是會重演。我這理論又能講出什麼新意呢?就是:一如我把優越感的追求定為最神聖,這裡我也無視結果地把安全感的講求定為最高。不論你怎麼罵,人家就是會這樣,而且一定要這樣。

小一點的例子:老闆與資本家需要安全感,所以要搞各種無限加班和霸王條款;老婆和丈母娘需要安全感,所以你要買房子並且記在她名下。當然不是誰都能成功爭取到別人超額地為他的安全感來作貢獻,但只要有可能就會有人試試看,然後得寸進尺,直到突破天際。

終極需求,也就是「道」的層級,那自然就是「道路自信」、「文化自信」所謂的「自信心」了。這需要一整套能夠自洽的理論與世界觀,是最難達成的,然而這就是文明的目的。如果有不夠能自洽的地方怎麼辦?過去我們受到的教育是檢討與反省,但這樣就和「優越感」與「安全感」的需求背道而馳了,所以內省在近年愈來愈被斥為「自虐」,取而代之的,是強辯與硬幹。

強辯與硬幹,當然也不能太粗暴不講道理,否則你的內心仍然是不踏實的,並且會被其他看你不爽的人嘲笑、找優越感,就像現在台灣人、香港人說「強國玻璃心」這樣。你需要足夠可靠的思想武裝。這思想武裝是什麼呢?在「強國」這個例子中,就是唯物主義,「生產力決定生產關係,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落後就要挨打」、「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的百年屈辱、生聚教訓。

經此思想武裝,作為中共的民間側翼,網路鍵政家成功營造出了這樣一種服務於唯心主義的唯物主義,為「優越感」與「安全感」指路的「自信心」。這是已經發生的事,剩下的要務就是將它進行到底,路程中一切阻礙與差錯都可以納入「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的框架,繼續征討,讓閒雜屌絲可以繼續找優越感,而各級宣傳幹部可以持續產出安全感。

說到這裡都只講了中共的單邊。那從外國的角度來看呢?

首先要說的是,「外國」雖然有幾百個,但這裡我們要簡化一下,採用「世界上只有兩個國家:中國與外國」這套說法,否則本文會拖太長。並且,對當代中外關係的歷史敘述,也一概採用想當然耳的寫法。

外國對改革開放、蘇聯解體之後的中國,基本可以這樣看:他們正要轉向我們學習,否定老路,融入西方為首的世界體系。這是一種最能滿足西方文明優越感、安全感與自信心的想法,過程中的障礙與差錯也都能從集權體制的死性和第三世界的落後性中發明出解釋。

然後彼時確實還強不起來的中國,遵循鄧小平「韜光養晦」的路線,在2000年加入了世貿,部份人真心(這些人現在被歸類為「公知」、「恨國黨」、「跪族」之類髒字)、部份假意地向西方學習,得到了實利。這個過程如果能一直持續下去,那對大家來說都應該會是很舒爽的。就算不能永遠持續,多個十年、五年也好。

問題是,在網路的發展之下,優越感這項基本需求,愈來愈繃不住了。何須再忍?不能再忍!宣告全面崛起的時代,大約在2012年以後來臨了。

「道路自信」必然要附帶的內容,是徹底否定西式政治經濟體制那一套。而我們知道,這類衝突性最強的附帶內容,實質上就會成為主要內容,儘管理論上我們並沒有一定要和西方對著幹,不然我們的「主體性」也就不夠堅強了。

那麼這個認知框架還有什麼問題呢?問題就是,它沒有給西方文明、外國知識份子留下優越感、安全感與自信心的空間。它講求中國的全面勝利、西方的全線失敗--雖然表面上只會指向「帝國主義」「資本主義」這個能夠與西方人民區別開來的標籤,但媒體、政客、商人、知識份子當然不是人民,除非他跟我們站到一起。

外國當然也不會沒有操弄人民來反對中國的手段,畢竟外國人民的優越感、安全感與自信心總也不可能全面改建到中國的基礎上。文明的衝突,網絡的叫囂,無盡的爛污,就這樣不可免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