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啟俊

藝術家,做瑜伽,住坪洲,朝早飲咖啡,晏晝飲茶,夜晚飲酒。客家人,香港人。啲嘢唔寫唔記得,所以有個博,由零六年到而家,但都係俾親朋戚友睇多。加入Matters多個地頭寫字。www.yipkaichunss.blogspot.com

第四波(二)

第四波的金鐘


(4)

不幸地,前後籌備了多於一年、已經延了一次期、原定於上週末發生的活動撞正了這新一輪的「防疫措施」,在連乳豬和花牌都訂好了的前四日,不得不忍痛延期。數週前各界一路在煲「第四波」要來時,我們就幾日傾一次去定唔去。為了穩定軍心,拍檔還在內部信息寫道「除非封城,否則我哋會繼續。既然大家繼續去shopping,周圍去玩,點解文化活動要成為犧牲品?我哋越來越覺得,呢場瘟疫只係逼使我哋去用新嘅方式維持社交同文化活動。」當時我深表認同,眾人亦如常籌備,不少街坊也身體力行表示支持,但大概人人心裏都戰戰競競。

今年籌備活動,除了平日的裙拉褲甩外,又加了一重玩俄羅斯輪盤或射龍門的神經衰弱,就算真係做得到,會唔會俾人投訴同公審,會唔會變成一個「羣組」,令(真的)惡夢發得一日比一日多。所以,在決定真的要延期時,其實有鬆一口氣之感,連續幾日睡得很酣,健康飲食,勤做運動,養足精神,等待潮退時見機行事。雖然,到了活動本應發生那幾日,看着島上和橫水渡,還是有種空落落的感覺。這應該是我最接近「墮胎」的情感。

 

(5)

年初的時候,傳媒還會為確診的數字大肆宣揚,每次都能令大眾驚恐一下,議論一番。最後一組令我「有感覺」的數字,好像是意大利、英國和另外幾個歐洲國家突破20萬,然後是美國一路由50萬、60萬、70萬,一路達到100萬。那時,我還會像看足球賠率般,定期檢閱各國的確診數字,除了看看頭廿名,也看看自己去過的國家情況如何。

數字衝破了一個缺口,就好像衝出了大氣層,超出可以估量的範圍。美國確診人數到了1,000萬時,我心裏只是有個「遲早嘅事」嘅「哦」一聲。今日再看,全世界確診原來已經有6,400萬,而美國已經超過1,400萬,排第二的印度有95 萬,而歐洲多國原來早已過了150萬,是我還會在意數字時的十倍!


(6)

在坪洲的社交平台上宣傳加開週日瑜伽班,一個留言是把康文署的規例貼出來,是政府那些一大段看得人頭昏腦脹的「不得」、「以及」和「除外」,但看清楚其實沒說瑜伽不可以;另一個直接問「你真係覺得搞得成?」(還有一個讚)。現在上瑜伽,所有人都要全程戴口罩,理應比去食嘢同搭車安全得多。然後我想,是否瑜伽和跳舞「感覺」有點像,也就成了高危活動?但我最直接的反應,還是覺得這類問題更像由「冇講唔俾就做得」,變成現在的「冇講俾就唔做得」。


(7)

到康文署訂體育館教瑜伽,循例問問朝令夕改的體育措施今次如何。一向機靈的經理見我問,就自己走了出來,說一點五米距離和全程戴口罩依然,但因為現在有了這舉報熱線,叫我最好不要落手調節學生的姿勢,否則就會視為「一對一」課堂,場地會「很麻煩」。我衷心感謝她賜教,連忙道謝。另一個到她家上私人課的,也說「上嚟唔使話畀門口聽係做瑜伽,廢事畀人舉報,而家啲人好sensitive」。想這武肺舉報熱線比國安法熱線更湊效,令人更快領悟互不信任、相互攻奸的樂趣。


 (8)

吃過午飯後到最愛的坪愉徑散散步,十二月的廿三度太陽雖然不像話,但的確舒服似往日的晚秋。其實不知道郊外可除罩的規例有沒有改,但還是脫了下來聞一下樹木、海水和空氣。遊人兩三也有一半脫了口罩,看見其他人沒戴口罩,好像看到其他人沒穿衣服一般別過臉,好像自己和其他人都做了見不得光的事。


(9)

然後,今日體育館又決定要在星期四起關門。工作都取消或延期了,暫時除了在不冷的冬天冬眠外,未想得出其他辦法。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第四波(一)

第四波疫情下的暴政報告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