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5 篇作品累積創作 13490 
葉啟俊

#我家鄉的方言# 學回阿爸的母語 — 在香港學東莞客家話

客家話學習筆記我在香港土生土長,母語是廣東話。在中文的世界,似乎不是國語/普通話的中國語言就是「方言」*,但我從小到大都沒有把粵語當作「方言」@。在想像中,我的「方言」是爸爸的客家話;它代表着一年回去一次的「鄉下」東莞,...

葉啟俊

伊朗 - I say fuck, not fuck

開自己無線上網俾我用,留長瀏海的大不里士機場餐廳侍應笑着走過來說:「Do you want one more fuck?」 我大吃一驚,說「WHAT?」 他再說一遍:「Do you want one more fuck?」 我不能言語。他繼而說:「You want one mor...

葉啟俊

對食

在那些安靜對望的時刻,我想我們兩人坐在這間大房間無言對食,要是有人為我們拍張照片,該很有情調。可是,每晚都只有我們倆。她的英文只限叫我名字的英文拼音。初時我用英文發音Chun,但似乎對她來說不好叫。

8
葉啟俊

口罩兩步曲

今期流行「你做乜唔戴口罩?」這問題由上年六月,一直問到今年二月,但我還是大部分時候將口罩放在袋旁身。2019.06 上年六月運動開始後不久,上街戴口罩的人一次比一次多,甚至有口罩派發,不戴口罩的反而是少數。

葉啟俊

疫記

在任何地方聽到咳喇,用像看到喪屍的眼神回頭望。街上都是一點點口罩的粉綠和粉藍色,很消毒,很醫護,和認真穿戴的中環上班族有點不配,但誰還有心機理會時裝呢。沒有戴口罩的我,特意認真看着街上的人。平日固作怱忙地不看,現在才發現街上都是一雙雙漂亮的眼睛。

葉啟俊

圍板

很少到理工大學附近,今日才發現它附近的天橋全是黃色圍板,走在其中更像在一條條輸送管中游動。看不到橋外的景觀,我只是知道尖沙咀在那個方向,一直往同一個方向走,落了橋才知「呀,原來到這裏了」。

1
葉啟俊

死嬰.失車.頭赤赤

(一) 朋友Y和他的妻子剛生下小孩,隔了兩日就給我照顧。他眼睛很大,好像小忌廉般的卡通眼睛,也有啡色鬈髮,還會站起來,很可愛。我到相舖買紙飾物給他戴,再放他到黑色布袋中。我和朋友吃飯,差點忘了袋中的小孩。一拿出來看,發現他全身被紙包着,面容是一塊紙,身體是一塊紙,似乎是相舖會錯意,將他弄死了!

葉啟俊

女巫和瑜伽

(圖片:https://www.wired.com/story/suspiria-movie-review/)(圖片:面書廣告) 有說在戲院看戲像場夢,但〈Suspiria〉給我這感覺最強,是場不明所以的惡夢。

葉啟俊

六年一字馬

廿九歲前,一字馬對我而言是個好像只有艷星會做的動作,離我遠得好像在中美洲一個叫不出名字的國家裏一名生活作息和我毫不相干的阿嬸。據說,世上所有人之間隔了最多六個人,而我和一字馬其實只是隔了個瑜伽。

5
葉啟俊

欄杆和路

衝突過後,街上的欄杆只剩下一條條杆,想欄卻沒欄。有些人還極力依從有欄時的舊路,轉彎抹角的走,好像可以偵測無形障礙物的高級機械人。也有些人發覺往日欄杆製造了多少不便,現在多了多少省時便捷的道徑,好像流水一樣的街上靈活地流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