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7 篇作品累積創作 18720 

大流行纪事|北京之春

武晓慧

“在关于囤货和一种难以名状的传播的到处都是的情绪中,我想,我们应该有免于恐惧的自由。”

2021Matters 年度問卷@Xiaohui

武晓慧

Memories will fade away and that's why we need to write them down

大流行纪事|从普通发热到隔离病房

武晓慧

大流行时代,人们以各种各样的方式被困,或困于居所,或滞留在出差、旅行途中,在陌生城市的酒店、医院,度过若干个日夜。许多年后,集体记忆与个体记忆交叠在一起,以至于具体的原因和情境已经模糊不清。

1

北京麦路人:何以为家

武晓慧

在这里,有不愿回家住的北京老人,租不起房的北漂母亲,被偷了钱包与手机的武汉老板,体验生活的学生,结束聚会的都市男女。晚上11点05分,北京一家麦当劳内 图:武晓慧 深夜总是故事开幕的时间。“你昨天在哪睡的?” “我去坐夜班车,下了这车上那车。

4

北京地摊人间:摇摆的生活

武晓慧

2020年6月4日,北京,一位水果店老板准备出摊。6月,北京的一个夏夜,已经是晚上9点,气温还徘徊在30度附近。穿着白色T恤的高中男生窘迫地低下头,喃喃自语着,“没有钱,又很闲,不知道做什么能赚钱”。五分钟前,我们经过的地方,一个摆摊的男生和包围他的20多名城管发生了争执,推搡中,男生大声喊,“你就说我是不是第一次”。

1

母“艾”的权利:艾滋母亲的生育之路

武晓慧

文/武晓慧 1995年,我国报告了首例艾滋病母婴传播病例,20余年的时间里母婴传播的比例逐年增加,成为艾滋病的三大传播途径之一。归功于母婴阻断技术的推行,20年间,母婴传播感染率从35%降至2%-5%,全球160万儿童因此成为“无艾一代”。

大陆95后生存报告:“生错了性别,还是爱错了人”

武晓慧

文武晓慧 认识可乐,是在同性恋亲友会北京分会的年会上,“直女小姐姐你好,你是小A的朋友吧”,小A是我们的共同朋友,他转发给我活动的信息,并在一个群里说有一个异性恋女生会来帮忙拍照。“很好奇你为什么要来参加呢?我第一次感觉到我是大多数,我第一次遇到了少数”,可乐眼睛睁得大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