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 Ming

心情舒坦的人,亦即廢 I write when I have occasion, and sometimes I have no occasion. Wuming@liker.social

遇雪 / 雪地來信

初晨,窗外盡是白色,我以為是霧,再看清楚點,原來是雪。我把誼父叫醒,因為他一直想看真雪。這也是我這趟旅遊首爾的目的,就是想讓他遇見雪。

其實多年前,他是看過雪的,那時還叫漢城,首爾的前身,他拖着我小手,走在大街,白雪飄到我們頭頂,他彎下身興奮地告訴我 「是雪!」

然後又怕我涷壞,趕快抱我入室內取暖。那時的我大約八歳。可能那次只是入夜的半場輕雪,輕得他已把情境忘記,但我從小記憶力奇高,我連那晚吃了什麼也記得。我們一家四口到了一間著名的樓上店吃人參雞。 大人們覺得很美味,小人兒的我不甚欣賞,覺得香港燒味店的豉油雞比人參雞美味得多。

多年後,漢城已成前世追憶,今生的是首爾,八歲的小人也長大了,有次到首爾工作,長大的我在大街上,準備過馬路,偶爾抬頭看到灰色小樓的二樓,玻璃窗寫上馳名人參雞,我呆一呆,再看旁邊的樓梯,再看那街道,即時和記憶對比,我八成肯定這就是當年的小店。匆匆記下地址,工作完畢後,夜晚再來。

年青的我會打扮的,高跟鞋,美麗的上班服,當人家現在拼了命也要追隨的名牌,我年輕時已經用上了,完成工作後我再去人參雞店晚餐,老舊的牆身,簡陋的小枱,銀色的湯匙,和筷子,雖然韓國每間食店也有這樣的格局,但我頗確定這就是當年的「馳名人參雞」。

我選了靠窗位置,從積麈的模糊窗口看着街境,又想起兒時遇見雪的情境,歷歷在目。20年後,重回此店,我呆看窗邊灰白的塵灰,想起那年12月的輕雪。 

可能也是在12月,我一直把雪跟聖誕節聯繫上。 假如真的能夠寄封信給聖誕老人,我希望能夠寄一封信給雪。 


親愛的雪雪:

每次誼父說起妳,他都說未曾見過,無論我怎樣引證, 20年前我們一起在漢城,步出人參雞飯店那刻,就遇上妳徐徐的飄過。妳很美麗,純白潔淨,溫柔地觸及地面,大衣,再落在我臉朧。 你更落在誼父的眉毛,令粗黑的眉毛都白了,他抱著我走過馬路, 我用小手撥走沾在他眉心的雪粉。

可能他只顧抱著我,把妳的雪白忘記了。 

我長大了,我想帶家人去首爾,去那人參雞飯店,然後過那條馬路。 我想拖著家人的老手,再與你相見。 不知你能否有空,可否赴約? 

祝一切安好!

小人兒上


於是這幾年的冬季旅行,我都帶家人去首爾,希望能遇見雪雪。前年我們住在東大門,寒冷的,但沒有雪。又有年住在江南,也是沒遇到雪。近年我選擇住在新道林,酒店的B2 層是百貨公司,方便家人如果天氣太涷,不用出外也可逛一下。

在首爾的第一天是-8度,寒冷但未有雪,過兩天溫度升了一點,零度。因為和家人旅遊的時光是溫暖的,我已忘了和雪雪的約定,而且工作有點忙,白天有幾個小時在酒店用手提電腦工作,然後看書,打坐,家人就呼呼午睡。 

有些朋友常批評我不是旅遊。是的,觀光景點對他們體力來說是累,而逛公司,添購新衣對我來說也過了那年華,我現在太簡單了。

今晨,窗外盡是白色,我以為是霧,再看清楚點,原來是雪。

是場輕雪, 我把誼父和家人叫醒。雪雪赴約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社区活动提案 | 雪地来信,写在月季铁篱旁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