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terflow流水帳

水月一(黃子翔),藝文記者,自由撰稿人,小說創作人,科幻/搖滾/另類文化愛好者,藏書人。合著有《谷之旅--在地圖消失處的探索旅程》。ig:@watermoonone.waterflow。 │medium.com/watermoonone│matters.news/@watermoonone│vocus.cc/user/@watermoonone

【村上春樹】電影效應 小說集新版再馳騁

發布於
//之前有朋友問我,較喜歡電影還是小說,未重讀前的答案是前者,現在的答案還是前者,當然原著小說之簡約,是很精美迷人的,相反電影片長三小時,雖然看得頗累人,但難得把許多小說沒提及之事,努力填充補遺而不堆砌,西島秀俊、三浦透子兩位主演,攜手把角色演繹到位而充滿個性魅力//

去年12月,改編自村上春樹同名短篇小說的電影《DriveMyCar》香港上映,一時間掀起文學界、電影界熱話,收錄該作的短篇小說集、2013年出版的《沒有女人的男人們》,因為推出時日漸遠,加上電影效應,一下子賣個斷巿。雖然我早已購得此書,卻不知放到哪裏去了,看戲前後欲對照也無從,終於待至早前新版重出市面,出版商還一口氣釋出「電影書腰全心出發版」和「電影書腰怦然心動版」,兩個版本兩個封面,頗有噱頭,於是馬上補購,並遲來的重溫原文,也多添村上春樹作品不同版本收藏。

《挪威的森林》三個版本的譯者皆不同。(圖:水月一)

譯者大比併

作為書迷和村上春樹迷,我曾經對收集村上作品的不同版本樂此不疲,尤其是坊間難求的舊版。好像村上其中一套最廣為人知的作品、跟《DriveMyCar》同樣被改編成電影的《挪威的森林》,除了較常見的纏上電影書腰的時報出版版本,我還收藏了故鄉出版和可筑書房的版本,有趣的是,三個版本的譯者皆不同,時報出版的是港人熟悉的賴明珠,可筑書房的是內地譯者林少華,故鄉出版的則人強馬壯,劉惠禎、黃琪玟、胡拜年、黃翠娥、黃鈞浩的名字,聯袂躋身譯者之列。把三本對讀的話,更能比併譯者的真功夫,這也是閱讀不同版本的其中一種樂趣。

芸芸舊版收藏中,我是頗歡喜時報出版「紅小說」系列的《聽風的歌》、《失落的彈珠玩具》、《遇見100%的女孩》,不肯定這個「紅小說」系列還有沒有村上春樹其他作品,總之我迄今只覓得這三本就是了。喜歡的原因,是細細本又薄薄的,十分好翻揭,比起現在許多小說,為求增加厚實感(而賣得貴一點),行距太寬字體太大,追讀起來或未夠痛快。值得留意的是,《失落的彈珠玩具》是舊稱,後來書名改為大家熟悉的《1973年的彈珠玩具》,據說是當年出版社擔心讀者或對年代反感而出此策,當然這大概也跟那時村上春樹在華文社會的受歡迎程度,不能跟今天的相提並論有關,才會出現這種修改書名的事情,換了是今天,肯定沒人敢動村上為作品的賜名吧。可一不可再、見證時代,也是收藏舊版書的樂趣。

時報出版「紅小說」系列的《聽風的歌》、《失落的彈珠玩具》、《遇見100%的女孩》。(圖:水月一)

鏤空簡約字體設計

近十年出品的村上春樹舊作新版,時報出版「藍小說」系列的圖文精裝書《睡》、《襲擊麵包店》、《圖書館奇譚》,有德國女插畫家Kat Menschik繪製詭異又引人入勝的插圖,配搭硬皮封套,頗叫人眼前一亮,完美演繹了新版如何為舊作加添意義,也叫我想起村上春樹所著、跟他合作無間的已故插畫師安西水丸所繪的《夜之蜘蛛猴》博益版本。村上春樹舊作近年也有推出新版,但或許我對所得收藏已感滿足,不再跟從前一樣,見一本買一本了,直至《沒有女人的男人們》,才重燃購買熱情。

家中那本遍尋不獲、看了電影《Drive My Car》後欲作對照,當然是買書主因,喜歡電影也是原因之一,新版書腰前後,就分別印上電影海報和主演的西島秀俊靚佬照片,當然值得擁有。至於在「電影書腰全心出發版」、「電影書腰怦然心動版」兩個封面之間,我選了前者,貪其綠色封面橙色車子(後者是紅色封面不見車子),構圖簡單卻意象突出,據相熟書店朋友所說,也是這本較受讀者歡迎。書名字體也值得留意,設計者刻意省去部分筆劃,帶來鏤空簡約的效果,竟跟日文字體十分搭配,兩者在封面上並儕,完全沒有違和感,乍看之下甚至以為是日文書呢,設計頗富心思。

《沒有女人的男人們》「電影書腰全心出發版」和「電影書腰怦然心動版」。(圖:水月一)

紅加黃變橙

《Drive My Car》全文僅僅五十頁,而且字距甚寬,不消一會就讀畢了。之前有朋友問我,較喜歡電影還是小說,未重讀前的答案是前者,現在的答案還是前者,當然原著小說之簡約,是很精美迷人的,相反電影片長三小時,雖然看得頗累人,但難得把許多小說沒提及之事,努力填充補遺而不堆砌,西島秀俊、三浦透子兩位主演,攜手把角色演繹到位而充滿個性魅力,另外主角太太每逢牀事便靈感大發、把原著中只提了一句的契訶夫《凡尼亞舅舅》劇目盡情搬演等戲中情節,都是很有意思的再創作。值得一提,另一重要「角色」開蓬車SAAB 900,原著是黃色的,電影是紅色的,新版封面是橙色的,是紅加黃變橙嗎?無論如何,喜見作品猶如擁有生命一般,不斷蛻變。

近年兩套村上春樹小說改編電影《燒失樂園》和《Drive My Car》,都教我看得稱心滿意,接下來的會是哪一套呢?無獨有偶,《燒失樂園》和《Drive My Car》的原著都是短篇小說,很值得下一位改編者參考——既然長篇內容的取與捨已是改編一大課題,改編短篇的話,在較少篇幅的原文基礎上,延伸再創作空間,電影創作者或更能盡情發揮。

(原文刊於2022年3月3日香港《星島日報》副刊)

觀眾又是否覺得,戲中能把原文中「沉浸在因駕駛所帶來特殊的禪的境界」氣氛烘托出來?(圖:安樂影片 )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專訪】沉浸式文學劇場 潛行西西內心

【專訪】莎翁十四行詩聯想曲

【沙丘瀚戰】丹尼斯維爾諾夫 科幻電影語言學

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