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JC

嗨!我是CJC,獨自旅行走過20多個國家,熱愛用 Couchsurfing 取得免費住宿和交朋友。喜歡喝咖啡/散步/閱讀/看電影,最近的興趣是養麵包酵母。職業是一名PM,目前在深圳工作,立志成為台灣最強深圳通。

雲南秘境雨崩村:藏民農地露營記

發布於
雨崩的星空是我看過最美最璀璨的,把這輩子看過的星星加起來可能都沒有這一個晚上還要多

萍水相逢的緣分

在雨崩除了美麗的風景,也因為美好的緣分遇見了有趣又善良的人們。

到雨崩的第一天晚上由於我們入住的客棧狀況實在是太過可怕 — — 一開房間門裡面有十幾隻蒼蠅在飛!吃過簡單的晚餐(泡麵)後我們就跑到上村一間叫『俊平你好』的咖啡青旅去消磨晚上的時間。

店名就是老闆的本名,俊平,香港人,目測年齡大概40–50,對客人非常熱情,聽到我們是台灣人更是滔滔不絕的和我們聊起身份認同,對比香港和台灣,聽聽年輕人的想法等。

俊平店裡的三個小幫手也都是有趣的人,年紀相仿的我們一下就混熟了:自學吉他鋼琴、立志成為作曲家的小友,多話、活力旺盛、衝動,跟俊平一搭一唱,是店裡的寶;念法律卻不想當律師的阿張,到處旅行、幫媒體寫些文章,跑來雲南深山裡面拍紀錄片,準備考中文所;跟著上海登山團來到雨崩的崑崙,愛上村裡靜慢的生活,決定住下來幾個月,待疫情過去明年去義大利留學。

根據小友的說法,俊平年輕的時候在香港是個會去砍人的『古惑仔』(香港黑幫)。輾轉認識了教會,認識了神,便改過自新成了虔誠的基督徒,幾年前離開香港的妻和兒子,來到雨崩,這個人稱天堂的地方,來靠近並尋找他的神。

因為我們到訪的那幾天天氣都超好,那個晚上俊平就提議安排我們和小幫手們一起去他認識的藏民的一塊農地露營、看星星。

我們沒有事先訂任何雨崩的住宿,都是到的當天或前一天才決定要住哪,得到這種千載難逢的機會真的是超級超級幸運:我們一個人只需要負擔很小一部分的費用,就可以享受在山谷間的超私人秘密景點露營,當然一口就答應了。(但也因為這樣五個晚上住了四個不同的地方,哈)

露營

被山林包圍的私人農地(營地)

白天他們已經為我們架好一切,一個帳篷睡覺,一個帳篷放東西,也有幫我們準備超保暖的迪卡儂睡袋、營燈、頭燈、摺椅等等,這樣一個人才40 RMB。

晚餐後我們先在俊平的店裡洗澡,整頓妥當就戴上頭燈跟著他去營地。從村裡走進一戶人家,摸著黑穿過一道簡陋的鐵門,走了好一小段潮濕的草地,沿路俊平一直開玩笑的說晚上可能會有熊或狼,把我們唬得一愣一愣的,默默又彎過一個小土丘,突然地變得平緩,俊平用手電筒照了照,「看見帳篷了!」

終於到了,一路上我膽戰心驚,因為根本沒有所謂的路,也看不出來我和周邊環境的距離(會不會突然踩空往下掉!),踩著高高低低、濕軟的草地,眼前的視線也時不時被各種飛蟲、蛾阻擋,卸下包袱,關上頭燈,鬆一口氣。這才一抬頭,哇,是滿天星星,星光一閃一閃,銀河清清楚楚的展現在我眼前。

我們鑽進溫暖的睡袋、把所有光源關掉,躺在帳篷裡安靜的看著滿天星星,這裡一絲光害也沒有,肉眼就可見清晰的銀河。

雨崩的星空是我看過最美最璀璨的,把我這輩子看過的星星加起來可能都沒有這一個晚上還要多,我想把這一切一切都私心地藏起來,希望這裡永遠不要被開發。

8月底入夜後的溫度大概10度左右,卻已經是最適合露營的季節(12–5雪季,7–8雨季),半夜下了一場小雨,也不壞我們的興致,老天爺還是挺賞臉的。

一早醒來,山邊出現一道美麗的彩虹。

晚上看著星星睡著,隔天一早醒來山邊出現一道彩虹,實在是太夢幻不過,最後當然也是沒有遇見熊或狼,有人堅稱在帳篷裡聽見外面有動物的腳步聲,但我想那肯定也只是牛或馬,吧。剩下的就留給想像。

生火小插曲

偷偷生火的一行人

小友在店裡偷了木柴,帶去農地偷生營火。等到要毀屍滅跡的時候,他混了許多稻草跟土,撒上水,這樣還不夠逼真 — — 還要挖一坨新鮮牛糞,蓋在上面。看著那塊復原到完全看不出來的地,小友可是得意的很。

沒想到崑崙嫌他髒,一整個早上都不願和他握手;阿張不願吃小友做的早餐,醒來沒多久就溜了,整天不見人影,直到晚上才回店裡 XD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