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轻海峡

喜歡研讀、細讀文學作品,鑽研文學翻譯,也喜歡把社會與政治當作文學作品研讀。

討論加繆所說的荒誕

 (編輯過)
西绪福斯

隨著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武漢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隨著這場世界性的大災難仍在繼續展開,不見盡頭,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法國作家阿爾貝·加繆(Albert Camus ,1913-1960)的小說《鼠疫》重新受到全球許多讀者的青睞,在一些國家再度成為暢銷書。

這本小說誇讚者很多,然而,同是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的秘魯作家馬里奧·巴爾加斯·略薩(Jorge Mario Pedro Vargas Llosa,1936-)卻聲言它是一部乏善可陳的平庸之作。

加繆作為一個富有哲學思想並且喜好展示自己的哲學思考的小說家,他的哲學問題論說文集《西緒福斯神話》似乎還沒有人說是平庸。

中微子發表了一篇非常有趣的讀書札記《讀<西緒弗斯神話>想到的問題》,對加繆所提出的荒誕觀和和反抗荒誕的問題做出了言簡意賅的概括總結,並提出了一組非常有趣的問題。以下是我和中微子的往復討論的紀錄,在這裡發表出來,算是我對相關問題討論的貢獻。 非常希望看到更多的人发表意见。

-------------------------

津轻海峡

为了节省时间,请允许我说话直率,直来直去,省略曲折委婉。

只是,假使西緒弗斯的想法改變,他充滿快樂推動巨石,在山頂和山腳之間來回奔;這難道就不失為一種荒誕嗎?

拙见:这是一个成问题(problematic)的问题,因为您自己先前也说了,加缪已经说西绪福斯的主动思考和行动已经消解了荒诞,为自己的生存(即不得不反复推动巨石上山)找到了意义。

请注意,这里的意义既是主观的,也是客观的,并不是精神胜利法。这里所谓的既主观又客观是指主观的言行产生了实际的、不可否认的客观效果——这就是为什么独裁暴政统治者那么害怕西绪福斯那样的不肯屈服的人,即使是把他们肉体消灭之后还要挖空心思消除他们的影响。

由此可知,那些在强大无比的暴政暴君面前拒绝屈服的人,他们拒绝屈服的意志(犹如鸡蛋选择跟石墙对抗,犹如西绪福斯推动巨石上山)看似荒诞,但确实是有不可否认的意义,他们拒绝屈服的主观意志本身就是意义,就产生了客观的效果。

也就是说,他们超越了荒诞,制服了荒诞。尽管很多人从世俗的、物质的、物理的、现实的、实际的角度出发认为拒绝屈服并以此而自豪其实是虚幻的精神胜利法,是一种荒诞,是无意义的。但我们必须看到意志/精神并不虚幻,而是很实在,很现实,可以改变世界。

我們的生活難道不是充滿了沒有由頭的、毫無因果的、全是巧合的波折和意外嗎?假如失去了“反抗”的對象,我們又向誰執行“反抗”的行動呢?

拙见:这是一串坏问题。因为很显然,你说是巧合,波折,意外,别人也可以说是天意,神意。所以您的问题是不对的。

卡繆(加缪)在開頭說,真正嚴肅的哲學只關心一個問題,即是自殺。哲學最緊要的,是判斷人生有沒有意義、值不值得活。只是好像,就我的觀察而言,為荒誕而自殺的人,應該遠遠少於為其他崇高理想而死的人(至少中國是這樣?)。在不同文化裡,甚至荒誕能不能被感受到也是一個值得思考的事情。

拙见:您这段话显然是误解了加缪,因为加缪在这里所探讨的是哲学问题,谈自杀也是从哲学意义上谈的,说的是有哲学思维的人的自杀,如德国哲学家沃尔特·本雅明那样的人的自杀,不是一个小学生被父母拒绝开生日party就跳楼那样的自杀,尽管后一种自杀的人可能数量更大。

中微子:

1.確實,到執行反抗,消解就完成了。我只是想到會不會產生新的荒誕,那樣就只有繼續永無止息的反抗嗎?

2.我也同意你的看法。這是一個interpret的問題,也確實是一個壞問題,我甚至感到討論無法進行下去(笑)。

3.我說的確實是另一種自殺了,是由哲學自殺聯想而來的。我只是想到不同文化裡,可能存在能相互理解的部分,也存在互相無法想象的部分。尤其是和長輩交流的時候,常常能聽到“就這麼過來了”“沒想過”之類的話,也就沒有對荒誕的感知。我感覺這是很奇妙的一種對比。

津轻海峡

我只是想到會不會產生新的荒誕,那樣就只有繼續永無止息的反抗嗎?

拙见:这里答案是:不会,即使是永无止息的反抗也不是荒诞,而是有意义。

例如,我们已经看到,古往今来独裁是一种强大的心理倾向/偏好,可以在老牌的自由民主国家美国也有突出的表现,因此必须予以反抗。这就是为为什么美国有一位哲人说,自由的代价就是永远的警惕。这种警惕和反抗绝对不是无意义,不是荒诞,而是有意义,对我们的生存环境和福祉有实打实的价值意义。

——尤其是和長輩交流的時候,常常能聽到“就這麼過來了”“沒想過”之類的話,也就沒有對荒誕的感知。

拙见:这些人就是我先前说的缺乏自我意识/反省能力/哲学思维的人。他们对荒诞无感,甚至可以被卖了还帮人数钱,而且数得欢。我们在中国看到很多这样的人(被中共的党国教育洗脑的人),“吃地沟油的命,操中南海的心”,遇到问题,先为所谓国家,为骄傲地实行一党独裁的党考虑,全然不考虑自己的福祉,全然不考虑党国是建立在坑害他们的基础之上的。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讀《西緒弗斯神話》想到的問題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