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的人_WANDERER

在路上。

「迷失。」

發布於
修訂於

日期:2022.05.12

地點:高雄市

.

「學長,我其實好羨慕你總是知道自己要做麼?」

最近不曉得為什麼,突然想起W曾經跟我這麼說。當下用了幾個自己之所以能夠有方向的理由回應了W,但這樣的回覆某種程度其實顯示著,自己不太理解對方實際的狀態。

.

不曉得為什麼,最近好像突然懂了。在找不到真的讓自己快樂的日子裡,好像能夠理解W當時的羨慕。只是在這樣的狀態下,好像也不是真的羨慕了誰。當日子裡逐漸意識到一切終究都是虛無的,什麼社會實踐、什麼創業打造理想世界的,好像也跟著失去了意義。

.

這樣算是一種迷失嗎?還不知道該怎麼定義此刻的狀態,但過去的自己可能會跟現在的我說:「感覺你正在迷惘。」

.

過去的某個自己終究是自己,就像存在電腦裡的檔案,沒被刪掉,還能夠叫出來打開,就代表還存在著。我還能在這個時候想起過去的自己用的價值觀,代表還在、還能用。但開始疑問,似乎也象徵這個被叫出來的檔案可能需要被調整,甚至是刪除。

.

「迷失是不好的嗎?」

最近不斷問著自己,前幾個禮拜的日子,心裡大概覺得是不好的,所以才感覺這麼不舒服。但這幾天好像有點習慣了,習慣之後抗拒似乎就跟著變小了,也不再感覺得自己被所謂的「不好」綁著。

.

「我最近在享受迷失的感覺。」

前天H找我聊他自己的狀態,順便關心我的。拆夥以後仍然住在同一個屋簷下,不再像當時每天的無話不談,又或者應該更準確地說是變成一種「他不願意說,我也不想聽了。」的狀態。

.

日子終究會沖淡情緒的吧,看著H在日子裡做著一樣看不順眼的事情,但彼此逐漸走向不一樣的路以後,好像也不再感覺生氣,而不再感覺生氣以後,好像又能夠聽了。或許就是被感覺到好像能夠聽,於是他也願意說了。


這樣說好像只是把自己的不再生氣推給了日子,但或許不再生氣,也可能只是我的最近,還尋找不到意義,所以才不曉得該怎麼生氣。這樣說完好像突然理解了「生氣」也許是象徵自己正存在在某個意義中,因為這個意義受到了挑戰,於是「生氣」,好讓自己有能量能夠保護。

.

以前討厭愛生氣的人,因為生氣的人會用各種方式傷害身邊的人,自己被傷害過,所以討厭,也不希望自己成為會生氣的人,但現在覺的生氣的人也許只是想要保護好某個意義而已。

.

「你上次生氣是什麼時候?」

「妳一直跟其他男生開玩笑著他們是你老公的時候,特別是妳們那次一起當伴郎伴娘的那個伴郎。」

.

忘記K第一次是什麼時候問我的,那次回答不出個什麼具體的事情。但前幾個月又聊起的時候我這這麼說。如果「迷失」是找不到某個存在的意義,突然覺得或許我一直以來其實都是迷失的,直到了最近才總算找到意義。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