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藍天空

文字音樂創作者劇場人 閱讀音樂影視分享

鬼月放馬過來│你會冷嗎?

發布於
修訂於


農曆七月還沒到,社區活動掀起鬼故事風潮,讀過好多作者的親身經歷,或創作的鬼故事後,整晚上感覺毛毛的,既然大家這麼努力講「超自然現象」故事,那麼蔚藍當然來湊熱鬧,講幾個親身經歷的小故事。


一 小虎

我獨居以來一直都養貓,第一隻貓是從老家帶來作為陪伴的貓兒,喚名小虎。不知道他年紀多大,只知道無比溫順,連貓咪最抗拒的洗澡都無比配合。小虎原先是老媽朋友養的,一直都關養在一個籠子裡,也不知老媽到底怎麼了,跟朋友要籠子連貓一起要回來,之前家裡一直都是養狗的,沒想到老媽一股勁兒的誇獎這隻貓多乖巧,直說「這是我的小兒子。」。

退伍回家後,看到一隻貓當然很新奇,看他待在籠子裡經常無精打采,偶爾就帶他到我房間放風玩耍,他習慣後就漸漸的待在我房間裡了。在我找到工作決定搬出去獨立時,就把小虎帶著一起相伴生活。小虎隨我到高雄好幾年,因為工作陪伴他的時間也不多,就決意幫他找個同伴,於是一隻全黑的波斯貓Jerry來到我家,是從一家寵物店認養來的。這兩個不到兩個月就如膠似漆的同吃同住,睡覺不但要靠在一起,經常性的摟摟抱抱,真是無比甜蜜愜意。

當我展開劇團兼職工作時,陪他們的時間更少,但他們倆相互作伴似乎還算開心。在某一個早上,倒好飼料裝滿水,看他們倆都吃了東西後,出門準備執行一個case最後一場演出。結束收拾完演出場地滿身疲累進家門,只看見Jerry在閒晃,呼喊了好幾聲「小虎」,都沒聽見回應或看見身影,我擔心他會不會是在我關門時沒注意跑出門去,急得滿屋子找,終於在沙發旁圓邊桌後方角落看見小虎,以為他睡著,但身體早已經涼了…

把小虎仔細放入紙箱的時候,Jerry一直喵嗚的叫,試圖喚醒小虎,我把紙箱闔上封好,Jerry一整晚守著紙箱,隔天才把小虎帶去寵物店請寵物禮儀公司幫忙處理。從此Jerry開始和我相依為命,我沒工作待在家時他就黏緊緊,平時也沒有啥活力。

小虎離開半年多,春夏交接時刻,我回到家都6:45了,正在準備晚餐,突然聽到落地紗門有撞擊聲,接著不常發出聲音的Jerry淒厲的叫聲,我馬上視線追過去,先確認Jerry有沒有受傷,Jerry面向陽台蹲坐在落地窗前,在我喚他名字時轉頭望著我,那個神情滿是激動滿是悲傷,在我起步走向他時,陽台有一個影子滑過,似乎看到一條虎斑尾巴…我突然理解到Jerry的表情,我也激動起來跟著紅了眼眶忍不住叫出:「小虎…」打開紗門,我們倆一起走到陽台,Jerry四處嗅聞著同伴氣息,對著牆壁磨蹭,我心裡不斷迴響著,「謝謝你回來看我們,謝謝你還記得我們…」

小虎(左)Jerry(右), 感情真的非常好啊!!!


二 唯一感受到的一次

有段時間自己被憂鬱症狀纏身,雖然生活穩定卻還無任何動力,無由來的焦慮夜不成眠,嚴重的不期望看見下一個日出。

然而我的同學,也是當時的同事,出了一場車禍。當他痊癒回來上班,才告訴我,他也是憂鬱症狀嚴重到無法控制自己,那天帶著女兒去打完預防針,竟然無法控制的加速撞上安全島,他驚覺這狀況去看了醫生,借助藥物來控制。這件事著實讓我警惕,自己的狀態雖然還沒有這樣差,但一周睡不到四小時,食不下嚥的暴瘦超過十公斤,任誰看來,我都是有問題的。

果然後來引起一場幾乎命危的大病,這才讓我驚覺自己還有許多想完成的事,重新投入音樂裡,逐漸走出來。這也是為何我深信,音樂是我生存的原因與目的。

後來陸續了解和關懷同學的狀況,因為藥物作用,有時他上班時昏昏沉沉狀況不太行時,就幫他打掩護。兩個同病相憐的同學,彼此加油打氣。知道他當時家庭關係很緊張,幾乎和老婆鬧到離婚,除了勸他寬心還有多做溝通外,也沒能幫上多少忙。

有一回老同學要我轉交東西給同事,我住路癡在左彎右拐幾度迷路後,終於去到同事家。他邀我進去家裡小聊,進到那個光線略顯昏暗的客廳裡,感受到一種打心裡冒上來的冷冽感,連同學要我坐一下,我都無法。和同學走到門邊小聊,我告訴他近來這客廳時,我心裡感受到的感覺,畢竟我從來沒有這樣的體驗。「我覺得你還是換個地方住吧。」然後草草道別離開。

不到兩個月同事就辭職回台南老家重新開始,不但家庭關係和諧了,他人也明顯發福不少。至於為何當時會有那樣的感受,確實不清楚,因為我從來就對這類事情感受不屬於敏銳的人,或許當時自己氣場真的太低才會容易感受到吧。

三 你會冷嗎?

前一段文說我幾乎不曾感受到這些「超自然事物」存在,並不是鐵齒或八字重,而是我相信他們存在,只是頻率對不上,當然我也不希望頻率對上啦!

一晚在即將入眠前,就是還沒真正進入睡眠的淺眠期,明確聽到落地紗門被打開的聲音。

「小偷?」隨即轉念,我家除了一堆書跟CD,實在是陋室啊,「真是可憐瞎忙的小偷啊,隨他去吧…」所以也懶得起床去看狀況(到底是多懶啊!!!)。不過接著房間門被推開,我感受到有人慢慢走到床前,在那兒,緩緩躺下來在我身側,一股冷意直直竄起,半瞇著眼看見一雙冷白的眼睛直視著我,「該裝睡還是乾脆起身來抓小偷啊?」這小偷也太大膽了,決定起身的瞬間,發現身體動彈不得! 媽呀,為何這樣? 「鬼壓床?」這個想法扎進腦袋裡,我還是決定要掙扎想起身。

這時很明確的一句話:「你會冷嗎?」傳到左耳,我一個驚慌脫口而出:「才不會!」身體瞬間得到舒放和自由。打開床頭燈,看到房間門確實開著,一股腦爬起床踉蹌走到客廳,落低紗門也有被推開約兩指幅寬度…當下全身涼透。關好紗門回到房間,我拿出一塊收藏的觀音頭像古玉放在床頭,才沉沉睡去。

後來,把這件事講給劇團的朋友聽,結果整團夥伴陪著我去鳳山的龍山寺拜拜求平安符。我問團長為何是龍山寺,「你第一個想到是觀音,又無意間收藏了一顆觀音頭像古玉,就是你和觀音有緣,這裡主神是觀音大士啊,所以咱們就來這裡求個平安。」

只是沒想到這個因緣還沒結束,因為這個經歷,這個劇團的團長後來還讓我演出觀音大士,當然這是後話了。

當年觀世音造型,這個假髮近二十公分高, 加上高跟鞋十五公分...成為超過兩百公分的長柱子...

看完最後一張嚇人照片,想必大家應該會需要平衡一下心緒, 有沒有很照顧大家情緒啊? 所以來一首歌轉換心情吧!

這首歌是我很欣賞其歌聲的男歌手Brain Kennedy所演唱的, 人生苦短啊~~~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鬼月放馬過來|無法解釋的現象...

【徵文活動】#鬼月放馬過來 還有一週就截止啦!

【鬼月放馬過來】也許他只是很寂寞而已......

3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