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ens
tiens

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 假去真來真勝假,無原有是有非無

回憶收藏家

第一次有了標題才開始寫字。

大概是半年前和朋友去算命,我從來沒算過命,那次也只是幾個朋友的突發奇想。算命的鮮粉色紙上老師那筆直剛毅,寫下「重情」二字的筆跡還印在我腦裡。我從沒想過自己是這樣的人,準確一點應該說,我有感覺到我是這樣的人,但不曉得這樣的感覺有這樣的形容詞。

這裡的情不是只有情愛,而是各式各樣的「情」。剛好昨天到小地方上的圖書館借了白先勇老師的細說紅樓夢,裡面他提到在外國教書時這個「情」字最難解釋,老師說它比那個「愛」字深廣幽微。英文裡的love, sentiment, emotion 都沒有中題的感覺。

我從小就寫日記,也不曉得那時後什麼都不懂的我是怎麼懂得寫日記的,寫了也要幾十年了,這大概是我這輩子最持之以恆的事情了。小時候寫日記洋洋灑灑,誰說了什麼做了什麼寫得一清二楚,把自己受傷的開心的全部寫起來,若是拿現在大家用影像紀錄來比喻,我則是用筆紙。隨著成長,越寫越自己,不再寫那麼多的他人。我總覺得那是一種成長的象徵,不再因為他人過度的耗費情緒,取而代之是更多的鞭策反省和激勵。只是回過頭看過去,怎麼就覺得少了點人味,突然想哀悼現在的自己。

今天早上想著該好好做事了,於是久違的帶上耳機,把該做的功課給做了,做完把以前讀書時的筆記拿出來,邊看,邊想可以怎麼重新來過。萬事起頭難,加上重新來過,更是難。但做著做著以前讀書時的感覺彷彿回來了,感受得到當初那種悸動,突然一陣鼻酸,我以為我很努力的生活著的,才發現現在的「努力」和過去那種只管傻傻地做的努力截然不同,就如同日記,那是活著的感覺,而不是好高騖遠,自以為的付出了,能比得上的感覺。

在追尋成熟的旅程中,我不斷退化,將自己的任性發揮得淋漓盡致,明明不是班傑明,卻好像倒過來活了。願理智不要遺棄我,讓我既成熟又不失任性的活著。

那個「重情」二字讓長大的我想起以前的我,變了但也沒變,我對萬物皆有情,我感謝他們帶給我的美好和失落,那些被贈予的情感彷彿就是我賴以為生的,寫字需要情,感覺更需要仰賴情的灌溉。也因為這樣,身體才得已保存過去的種種當下,讓此刻的我明白,我可以是怎麼樣的我,這便是對我而言重要的。

你說這樣的兩個字,又或一個字,和今天的你因為標題點進來的關聯在哪?我也說不明白,標題告訴我該是那個標題,內容告訴我該是這樣的內容,好像就是這麽自然的事。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太急於想讓人知道我是什麼樣的人反而忘了自己是怎麼樣的人

Loading...
6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