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奴

我只能一直寫,一直寫,直到想寫的字都寫完了,才能看見我的心。

Crazy for You

發布於


他詛咒這個世界。這世界好多令人厭惡的事;炎熱的天氣、醜陋的官員、每天的例行公事、混亂的交通和噁心帶菌的小動物,太多太多令人生厭的事。他希望待會他在枕頭上睡著後,這些煩人的事通通消失,除了金錢。他愛錢。

「神啊,請幫幫你的子民,實現他的願望,難道祢不愛他嗎?」他在睡前祈禱道。

他才剛起床,就覺得自己快要爆炸。他感覺下一秒他的胸膛會膨脹起來,接著爆炸,炸出許許多多大大小小的粉色愛心。他的胸腔將無法承載從內部湧起的滿滿愛意。他第一次感受到這種感覺,嶄新的情感,讓他不知所措。他在浴室裡照著鏡子刷牙,愈看自己愈滿意。他突然覺得刷牙很有趣,漱口很快樂。他愛刷牙。

這天他開始愛他眼裡所有看到的東西。家門口飛來一隻麻雀模樣超級可愛;巷口雜貨店老闆娘的笑容好溫暖好有愛;對面公園裡的樟樹們那麼親切地長在土裡,大太陽下它們溫柔的陰影那樣地涼快清爽;沁人的微風像是奧拉女神的吻,親滿全身;馬路上的汽車聚在一起,都像蝸牛般討喜。「別擋在路中間!滾!」連司機的叫罵聲都那麼悅耳,喇叭聲四起像是交響樂。一切都那麼新穎,那麼可愛。他以前怎麼能沒發現到?

他歡喜輕快地穿越馬路一路跳進銀行,親切地對警衛點頭微笑。警衛目光跟著他,他舞步似的滑向櫃台。

「先生您好,要辦理什麼業務?」銀行行員在櫃台的另一邊問道。

他覺得她真好看。她中分的長髮,在背後綁成馬尾,他覺得像極了一支形狀優美的小提琴。他恨不得手裡有一支琴弓,能在她髮上拉出情歌。他發現她眼底有一種多疑的美麗。啊,是因為我沒回答她的問題嗎?他想。

「早安,妳真美。我想要提款。」他微笑著將單子交給她。她接過時斜眼看了他一下。

她的手指真美,他想,像白玉,又像春蔥。她的眼睛更美,像一顆寶石,鑲著銀河。他想起詩經上的詞:「手如柔荑,膚如凝脂。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他搖搖頭,她比詩詞還要美。突然間他呼吸困難起來,胸口快要爆炸。他心中正湧出像噴泉般的喜樂,每一滴極樂的泉水在空中昇華為粉紅色愛心。他想告訴她,這一切都是因為她。但他找不到任何詞彙來形容此刻激動的心情,嘴巴一張一合說不出半句話。

他突然大聲唱起歌來,宏亮的歌聲迴盪在銀行大廳,愈轉愈響,把所有行員跟顧客都嚇了一跳,紛紛轉頭看他。

「I'm crazy for you. Touch me once and you'll know it's true...」他不知為什麼就想唱這首歌,瑪丹娜的《Crazy for You》

「It's all brand new. You'll feel it in my kiss...」他唱到深情處,隔著櫃檯雙手向她徜開。

警衛走了過來,左手貼著腰間的電擊槍,右手張開指著他說:「先生!你冷靜一點!」

他轉過身來,看到那位盡責的先生,在做他可敬的工作,他更愛他了。「I'm crazy for you...」他朝著他走過去,他想好好的感激的抱抱他。

警衛一直退,他張開雙手一直向前,一臉憐愛的表情。警衛最後拔出電擊槍朝他射擊,鋼針隨著爆炸聲噴出,穿過他的衣服射進胸口,霹啪的電流聲響起,他慘叫一聲,直挺挺的朝地面狠狠倒下。那行員按下桌下的按鈕。警察三分鐘就趕到,把被電暈的他押回警局。

稍晚警察押著他要送往看守所,大批媒體在門口擁上,記者們七嘴八舌地對著頭戴著安全帽的他問:「你為什麼要搶銀行?」「你知道她已婚嗎?」「你知道他有小孩嗎?」有人問:「你為什麼唱歌?」「為什麼唱瑪丹娜的歌?」「為什麼挑老歌而不是新歌?」「你現在可以再唱一次嗎?」

他唱不出來。他頭好低,羞慚的下巴緊抵著胸口。他不明白為何他會那麼做,那個在銀行的人好像不是他自己。他覺得早上那個人,就像是⋯

在那吵雜紛亂的喊叫聲及相機快門聲當中,他隱約聽到歌聲。不知誰的手機鈴聲響起,傳來Radiohead的《Creep》

「... But I'm a creep. I'm a weirdo. What the hell am I doing here? I don't belong here...」

他詛咒這個世界,再一次。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