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士代代子

青年女诗人,同人文作者,非洲文学博士。假装喜欢索马里诗,其实喜欢跳韩团舞。部分同人文英译版发表在ao3: jsddz mastodon: [email protected]

简单的事实

本文为2019年冬天发布的公众号文章,包括由朋友为我的英文诗Simple Fact翻译的中译版,和我的解读。

冬天来了,大家还好吗?伦敦现在每天不到五点天就黑了,这总让我想到我的高三。那时候每天五点结束下午的课,然后有的人去食堂吃晚饭,有的人回家吃,有的去西门小摊儿买东西吃,有的人在班里等着别人给她把吃的带回来。但不论是谁,吃的是啥,六点钟都要回来上晚自习。

我现在学习远没有高三那时候用功了,考研的时候就不好好学,每天早上到了自习室先打开奇迹暖暖玩一个小时,结果没考上。我现在甚至比四年前更爱玩手机,而高三呢,那是八年前的事了。八年里iPhone从4到了11, 移动通信从3G到了5G,我从高三读到了博三。

博三的生活按部就班地在拖延中展开了,一边玩手机,一边算着再玩10分钟我就学习,然后半个小时过去了。然后终于放下手机开始看书,最终被书可真是永远也读不完的挫败感淹没。然后重新打起精神,拿起手机,既然早晚都要在写作中崩溃,不如让我再玩半个小时。因为所有明知自己在拖延却还在拖延的人,心里都知道,这件事再怎么拖我都能完成。

有一个人,三月份的时候答应我翻译我的诗,就在昨天晚上,他终于翻译好了。这个人就是我的好朋友义强。他一个招呼都没打,咣当发了一条微博,带了两张图片,第一张是译文,第二张是原文。他的译文里,我对其中一节做了改动。如果想看原译文的,可以去看强哥的微博。

以下是英文诗Simple Facts的中文版:


简单的事实


红色的蔷薇

蓝色的草桂花

谈论性的哲学家


姓甚名谁

白马非马

尖叫总比呻吟令人害怕


女人们张开双腿

那个女孩还在为冬天流泪

为我唱首歌吧

你说:好的,宝贝


妈妈的一碗酒

醉了二十年

我在山间找寻不朽

却认错了航线


学者是人

人就会偷窃

月球和木星上的黄昏

带出的也是夜


万事无理

每个人都故作聪明

用现在时写的诗才像星星


周二很棒

五月也是一样

来踢场球吧

像你少年时那样



我最后还想给强哥的翻译写个读后感,无非就是四个大字:我爱义强。我在写这首英文诗的时候,提到的simple facts有的关乎世上的人、有的关乎我自己。义强在翻译的时候,也是带着这样的感觉创作的。第一段把roses和violets翻译成蔷薇和草桂花,可见强哥对我不给钱的这份活儿有多么用心。我可以想象他打开百度百科搜索紫罗兰别名时莞尔一笑的亚子,甚美。第二段太牛逼了,牛中之牛,神中之神。好一个白马非马,真有你的。我写 a scream always beats a moan,强哥翻成了:尖叫总比呻吟令人害怕。这个害怕,你品,你细品!我服了!我在用beats 这个动词的时候,原本只是在呼应“谈论性的哲学家”这个层面,但是强哥用了害怕这个词,一下子就给我拔高了。

第三节,我写的是“女人说yes,女孩说no”,这是一个没有具象的generalization. 但是强哥翻译成了具体的两件事,在他翻译的这两句里,“女人们”是一群人, “那个女孩”是一个人。我作为读者可以把自己代入成在冬天流泪的那个女孩,这就涉及到我的老本行lyric theory了。第四段是我改的,我把强哥想表达的东西稍微藏了一下。这段的英文本来是两句比较压抑的然后接两句比较轻松的,但是在中文里我把轻松的“错过了航班”改成了带有比喻意味的“认错了航线”。航班是当时在瑞士下山来不及,真的就错过了然后也不能改签,直接买了下一班。认错航线,说的是爱情。

“学者是人,人就会偷窃。”这句话是我博一那年一位做坦桑文学的老师在seminar语重心长地跟我们讲的,我把它记在了备忘录里。至于强哥翻的月球和木星上的黄昏是什么,带出的夜又是什么,大家慢慢品。万事无理,我写“没有人能够理解”,强哥翻“每个人都故作聪明”。最后一段前三句强哥基本直译了我的原文,但是最后一句加了自己的演义。来踢场球吧,像你少年时那样。我又想起高三晚自习前的大课间,我从西门吃完回来之后,就会和好朋友一起跨着胳膊去操场遛弯,然后看义强踢球。义强看到操场边的我,抿嘴一笑的样子,是他少年时的模样。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Simple Facts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