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line

換日線。台灣高雄人。二十歲後流浪到台北工作七年後回高雄定居至今。從事接案工作十餘年。大多數時間從事的事都跟書和出版社有關。更多內容請看置頂關於我。不與任何愛吊書袋的高知識分子交流。email:sunline.liu@gmail.com,歡迎贊助:https://bit.ly/sunlineathome

留下來的人!而有人徹底不在了!

發布於
修訂於
留下來認真書寫跟創作的人很多。請真心多看他們一眼!而有人永遠不在了!

有很長一段時間,我在圍爐在likersocial都講過「留下或走」這件事。每一次有任何文章好壞、拍不拍手的爭論,我都會在心裡發出「去留」的念頭。我常在想,到底什麼樣的人,「夠格」留在matters?我夠格嗎?(我沒有說我要走喔,不要亂傳話。)

從上上一次(這三個月來沒有停過吧!)我砍掉我加入戰局的所有留言後,我就決心不要再加入任何這類的討論裡,我依然靜靜地寫著動不動就有上床戲碼的小說(咦!這篇有嗎?),寫著別人覺得我愛說教的文章,寫著跟書跟電影有關的文字,偶爾還會發想什麼新念頭來找大家陪我玩,當然也寫些在別人眼中不入流、不夠格但會被拍手的那些文章。然後,我也玩自動拍手(關於這件事,我寫在筆耕文裡的留言了。)

我寫得好嗎?基本上,在那些認為「論文等級」「文學獎等級」的文章才是好文章的讀者眼裡,我的文字是不好的。我一直很清楚這件事,只是人家要不要挑明著講:「阿線你憑什麼得那麼多拍手!」「不過就是每天閒言碎語擠出那些自言自語」而已。(別擔心,我有自知之明,但也還算很有自信。我不會在意這些眼光。)

每次看到誰的文該不該拍手,誰拍了什麼手該不該,我想很多人跟我一樣在旁觀者的位置,或多或少都有一種感覺:「某A說某B的文不應該拍手,但某A明明就幫看起來跟某B一樣的文章拍手。」或者「某甲覺得某乙根本就在擼幣,但某甲的某些狀態也像在擼幣。」只是甲乙、AB各自有沒有意識到其實自己的狀態換個角度就是自己指責的那一方。

(旁觀者其實也都膩了,也都很想問:首頁可以不要再有這些討論了嗎?除了抄襲該被徹底杜絕外,首頁能不能留給那些留下來的人?或者甲乙、AB根本只關心自己的立論,而不關心還有誰在也很認真寫的那些人。)

就別提其他那些明眼人看就知道在攻擊別人的行為,更別提我完全不想進入的任何圍爐內的小團體私下碎嘴任何一個自己看不順眼並且起身圍剿的人。(如果誰自詡說話還有點分量,就不應該成為那個搧風點火助長對立和衝突的人。)

每一次誰說:「我要走了。」會有兩種聲音,一種是「每次都會上演這種戲碼,慢走不送。」一種是「好可惜喔!又走掉一個人。」但更多的是那些一直都在的人,或者是摸不著頭緒才剛來,不知道自己手腳要擺在哪裡,不知道現在戲演到哪的那些人。

然後呢?這種吵拍手、吵誰的文章好不好的戲碼從來在matters沒有停止過。

關於「寫文賺錢」這件事,到底「誰才有資格?」「誰說了算?」

我覺得「五十字推薦別人文章」如果有被拍手的所得,應該要還給被推薦者;我覺得一天發很多文的人應該要思考一下自己每天寫的文字到底是不是真的用心寫了還是為了賺拍手;我覺得話題一起就跟著話題走的人(不只是matters,這是內容時代的現狀)是不是應該考慮一下自己是不是真的能夠駕馭話題?還是因為話題在浪頭上一定會有人拍手(有人看);我覺得看到別人討論某A而開啟了一篇自己的文章也在討論某A討論的事,在寫之前是不是有想過自己是在蹭熱度還是真的對於某A討論的事有自我的見解(這跟前面說的話題在浪頭上是不同的兩件事)⋯⋯

我也認為上面這些內容,都應該要被討論「是不是應該被拍手」,但我都沒有說過,因為那是從我對文字的嚴謹看出去的,不一定每個人都像我一樣對自己的文字有那麼多期許。那麼又會回到那個「我們能要求別人成為什麼嗎?」

我認同「制度上有不公平之處」可以被討論,或是被修正。但不是always劍拔奴張地想要殺死任何一方。(這裡請撇開就是心存惡意要來搗亂的那些。那些不在我討論範圍裡。)這之中大部分的人都只在爭執一件事「我認為我的立場才是對的。」

留下來的很多人,很多很多很多很多人,都是很認真寫文創作的人,為什麼總是要看到那些惡意的,就抄起刀子往站在制度面上得到利益的人身上砍呢?(而且很多人都不知道自己砍到那些真的認真寫作但還不成氣候的人)

我對「拍手制度」做過非常多種實驗。但我是懶得做數據分析的人。很多「明眼」就看得出來的狀態,很多留下來的人都看得見;什麼哪些制度對誰公平不公平,留下來的人連說上話的份都沒有(因為他們的文章根本沒有人看,根本沒有人知道他們是誰。)什麼互拍團抱都沒有這些人的份⋯⋯但他們還是在,在發表,在閱讀!

但我不會說,這些不被看見的人他們的文字都很好;我也不會說,那些艱硬如論文的文章我讀得完(或讀得下去),但當我一篇篇打開的時候,我會閱讀,我會願意給予鼓掌,並且在喜愛的文字,給出別人給過我的支持。(讀不下去的,寫得真的不算太好的,我都會。如果有空我也一定會一篇一篇打開來讀。有沒有讀完真的是其次。)

留下來的人,很多很多很多很多都很認真在書寫,我實在不太懂為什麼永恆只看到那些「只認真在擼幣的人?」(我也是擼幣啊,只是我相對的付出了我的認真。)制度面的問題我想的確是應該要被討論的。但能不能夠,討論的時候,先卸下指著別人的刀槍?很多次的爭執不都是因為「看起來就是針對誰」嗎?如果你自認為是一個「會使用」文字書寫、對話、溝通的人,不能夠控制自己書寫的力道嗎?對自己講出去的話,不能多一點對別人溫柔的嚴謹嗎?

留下來認真書寫跟創作的人很多。請真心多看他們一眼!

而有人永遠不在了!

懶得找圖了。應該要睡了。

最後:
我很懶得「戰鬥」,你存心要來戰我的,我可能不會想理你(先說抱歉了);如果你想多說什麼,請記得這站上不是每個人都很友善(有人天生就愛戰,還有按倒讚的。)你自己要有心理準備,我控制不了其他好戰的言論,我也不會出手救任何人或替任何一邊說話。(在文字裡要人選邊戰的人,不要忘記文字的力量,你每一字句都代表你自己,你個人。)

當然,如果我看到誰特別用字用詞甚至態度是我覺得糟透了的,我一定會發聲制止你。寫字的人都不能控制自己的言論你跟人家談什麼拍手談什麼文章夠不夠好!

如果我受不了一切的蠻橫無理,我就會把文章隱藏!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3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