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line

換日線。台灣高雄人。二十歲後流浪到台北工作七年後回高雄定居至今。自由工作者,大多數時間從事的事都跟書和出版社有關。email:sunline.liu@gmail.com,歡迎贊助:https://bit.ly/sunlineathome

後疫情時代,世界在想什麼?/我的手工絹印布書籤在誠品R79

緣分很奇妙。為了不要讓自己在社交中焦慮,我把大部分合作單位全都從Facebook刪除,然後改用email聯繫,而不用Messenger閒聊。這是非常有趣的實驗:大部分的時候,我們以為我們好像都很關心Facebook上發生什麼事,或朋友今天幹了什麼,然後花了大半的時間在滑Facebook看了一堆廣告……一旦拿掉那個交友關係,事實上只有「真的有事」才會聯絡朋友,而不會盯著彼此的生活。

L應該是我這實驗裡唯一一個可以用email跟我閒聊的人。有時寫得長一點,有時就回一兩行,她看到信時回我,我看到信時回她,完全不及時,一忙起來或不知道要回什麼就擱著等下次想對話再寫。

有好長一段時間沒聯繫,L問我有沒有空接一個案子,合作廠商在找設計。「好哇!」我說。(我對案子來者不拒嘛!都可以試試。)

這是第一次和出版社經銷商(大和經銷)合作。在誠品中山書街R79規劃出五家出版社聯合書展(寶瓶文化、心靈工坊、立緒、今周刊、早安財經)的展場,做出所有展場需要的背板!這也是大和第一次做這種展場規劃,第一波規劃了「後疫情時代,世界在想什麼?」的主題,以及給了我配色和想像中想要呈現的樣子。

我在iPad畫著自己想像的畫面,想著「後疫情時代」我會想什麼呢?然後畫出我平常做設計時,比較少有的活潑和繽紛。關於畫畫這事,我老覺得它就是住在我心裡那個小孩在執行的事,平常我的設計大半依著出版社給來的意象去走,很少能跳到我自己腦海裡想要的東西。

「後疫情時代」我其實最想「旅行」,於是長出了地球、長出了山跟雲,也長出了幾個像是病毒的圓體,還長出了書本、麵包、紙筆和擁抱的雙手。但主視覺的圖素太多,擺到展場去實在有點亂,於是便拿掉比較複雜的小圖,只擺上簡單的色塊,成了最後的主視覺。(中間也因為做了現場示意圖,再做了大量的修改圖素和字體的大小,否則太壓迫了。)

但我還是非常喜歡我那花花亂亂如孩子般隨手塗鴉的圖,便問請經銷商幫我問誠品「能不能做商品搭著這展一起賣?」於是我的手工絹印布書籤,就在我開始做商品後的第八年,走進了誠品。雖然量很少、價格很高、不一定有人買,但後來「做商品」這件事,在我心裡已經比較接近「創作」而不是「賣多少錢」(當然賺錢養活自己很重要。)

在我眾多商品裡,只有「布書籤」這玩意兒是我從絹印到車工完全沒有讓媽媽插手的東西(很多的時候我又很忙,媽媽不忙會幫我做)由於要進誠品嘛,總還是需要一點包裝,想了很久才想出到底怎麼樣包裝是最節省開支(降低成本)和最不製造垃圾,以及最容易取得的。(全手工連包裝都自己來,一切都要找到最簡單的方式。)

絹印首要就是做絹版、規劃顏色配置。恰好手邊有主視覺的三種配色的織帶,拿來搭配剛剛好符合色調。但絹印的顏料就不一定能買到現成的,那四個主色全部都是調出來:灰紫色是用灰色加一點點深紫色;芥黃是鵝黃加點土黃再加一點點橘;粉紅因為是有點暗色,用了白、桃紅,再加了一點點黑;藍綠色則是用深綠加了點藍。最後才能印在織帶上,然後再用裁縫車將它們製成黏上我設計好的包裝用紙板上,放進我特別找的霧面包裝袋才完成。

母親常問我:「你做這些到底要賣誰?」我也不知道。但我知道製作和發想的過程是有趣的,也是我喜歡的。完成這個從書展主題延伸出來的商品是件非常有趣的事,很多本來沒料想到的合作或是創作的可能,都從那些塗鴉開始而有了更多的想像。

最後我做了一款明信片,上面寫了「Hug the world」。我想像在這樣的疫情中,戴著口罩跟維持社交距離下的生活,擁抱是困難的、靠近是不易的,但我還是想要用一點點小小的設計,擁抱我的世界。

我的手工絹印布書籤9/1起在誠品中山書街獨家販售。你也可以到現場買書拿明信片寫下疫情後,你想做些什麼。明信片數量有限!

當然,重點是書展嘛!疫情之下,讀書是最不用社交的娛樂,也是能夠拿來與人做更多交流的可能,買幾本書回家,寫寫讀書心得分享給你的朋友也很好的!

圖:
書展banner
我的iPad手稿
印製好的布書籤
絹版
顏料
包裝及明信片成品

1 人支持了作者

絹印就是這麼好玩,把隨手的塗鴉穿在身上!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