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

自由撰稿寫手,曾任編輯、記者、翻譯、出版社企劃等,幫人寫過不少書,自己寫過兩本童書。去年開始嘗試寫小說,然後......想到再接著說好了。

到底要燙還不要燙,這又是一個問題......

發布於
修訂於

看到網友留言:「喔,好想看花椰菜頭😁」我才想起,過年快到了,我還沒去燙頭髮耶。

其實也不是忘了,而是我超怕冷的,別說燙髮了,到了冬天,就連剪頭髮我都要考慮再三,因為剪頭髮也是可能感冒,很麻煩的,有一次剪頭髮就是這樣。

在台北工作時,我的剪髮程序是這樣的:

進髮型屋後,洗頭美眉領我坐上洗髮躺椅開始洗頭,洗好之後,坐到鏡前座椅,設計師前來討論客人想要什麼樣的髮型。

接著迅雷不及掩耳在5到10分鐘剪完頭髮,屁股還沒坐熱,一顆美美的頭便已成型。

再去沖一下水,洗好吹乾,接著在設計師的巧手下,擦髮雕、噴髮膠、七烘八整後,就跟髮型書上的模特兒差不多了。

當然,只有頭髮一樣,臉的話……就算了。

所有費用800元整,時間鮮少超過半小時。

某日我回老家,聽到姊姊和妹妹在討論剪頭髮一事。

姊姊說:「☉☉當鋪隔壁的美容院收費超便宜,剪一顆頭只要80元。」

歐買嘎,跟台北剪髮價格竟有十倍之差,簡直駭人聽聞,不由得我心動起來。

但姊姊卻建議我到另一家連鎖髮型屋,剪髮只要250元,並且由店長親自操刀,燈光美氣氛佳服務親切。

雖說比起80元,250元是稍嫌價高了點,但比起800元,還是很便宜的。

於是我決定去那家連鎖髮型屋,但不知怎地,高居二樓的髮型屋就是讓人遍尋不著樓梯入口,騎車繞了好幾圈才終於找到。

才剛到樓梯口,聽見樓上傳來刺耳的搖滾樂時,我有一股轉頭就走的衝動,幾番天人交戰後,才鼓起勇氣上了樓。

門口坐了一排洗頭妹妹,邊疊毛巾邊聊天,一位妹妹迎上前來,於是我說:「請問店長在嗎?」

妹妹一聽睜大杏眼,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妳……找她有什麼事?」

「我姊說來剪頭髮,要指定店長剪髮。」

「這樣哦,好的,請進。」妹妹明顯地鬆了一口氣。

這個店長,是有在外面欠債嗎?

一走進座椅區,立刻感到一陣涼意迎面而來,我當場打了個大噴嚏,幸好噴嚏聲很快就淹沒在如雷貫耳的音樂聲中,沒人發現。

坐上美容椅時,想起出門前日光媽說:「妳可以順便洗個頭,身上才不會留下髮渣刺刺的。」

好吧!反正只要在洗髮躺椅上舒舒服服躺上幾分鐘即可,就來洗頭吧。

「請問加洗頭的話,要多少錢?」

妹妹聞言突然緊張起來。

「洗頭是很貴嗎?」

我也跟著緊張起來,圍巾尚未圍上,包包還在手裡,隨時落跑沒問題。

「加上剪頭髮,要350塊哦。」

三八!還好嘛,嚇我一跳!

「好,可以,我要洗頭。」

正打算隨妹妹去洗髮台報到,妹妹卻是幫我圍上圍巾後就走開了。

然後一分鐘、兩分鐘……五分鐘……十分鐘……都沒人來理我。

現在是怎樣?為什麼把人晾在這裡?

喂!有人在嗎?可以關一下冷氣嗎?

此時突然冒出另一個妹妹:「您好,我來幫您洗頭。」

「好,謝謝。」

我正要起身前往洗髮台,卻立刻被制止:「小姐,還沒洗頭耶!」

咦?不是直接到洗髮台嗎?我狐疑地應聲坐下,美眉開始幫我按摩。

揉肩膀時還挺舒服的,然而當妹妹的手指移到肩胛骨時,我覺得有點痛,壓下去的時候,媽呀超級痛!

等到她冰冷的手指來到我脖子時,我的雞皮疙瘩爭先恐後冒出來:「小……小姐,不用按了,我不習慣……」

「是哦,那就開始洗頭了。」接著妹妹迅速將洗髮水往我頭上一倒,頭上一陣冷意迅速擴散,我簡直就要跳起來了!

泡沫開始冒出,冷度從頭心一圈圈擴大,我虛弱問道:「請問洗頭要洗多久?」

「10到15分鐘。」

15分鐘!?大門在哪裡?

冷度持續加重中,我覺得自己快要陷入昏迷了。

朦朧之中,見到鏡中人頭上泡沫大量減少,不覺精神大振,苦難終於結束,可以沖水了。

沒想到下一刻,妹妹又倒了一回冰冷刺骨的洗髮水,我的牙齒開始打顫:「小姐,不是洗過了嗎?」

「要多洗幾遍才會乾淨啊。」

「不用了,我天天……都在洗頭,已經……很乾淨了……」

在我的堅持下,妹妹終於放過我,允許我上洗髮台。

以為可以藉著熱水沖頭取暖,偏偏望穿秋水,熱水不來,真的好冷啊!

漸漸地,水熱了起來,終於順利將頭髮沖乾淨。妹妹用毛巾擦乾了我的頭髮,請我回座。

可是,一般洗好頭,不是會用毛巾把頭髮包起來嗎?為什麼讓我就一頭光溜溜地回到冰宮般的座位?

接著洗髮妹妹人也不見了,留我一人在鏡前枯等,冷得皮皮剉。

不知過了多久,店長終於出現了:「小姐,妳想剪什麼樣的髮型?」

「只要兩隻耳朵不要露出來就好……」其實我很想說:「把頭髮吹乾就好。」

我想回家了。

店長左看右看,思考了一下,馬上動刀修剪起來,一撮撮頭髮翻飛而下,經過剛剛一番折騰,我又冷又睏,只想閉目養神,然而咔嚓咔嚓聲不絕於耳,令人無法忽視。

等到剪好頭髮,我往鏡中一瞧,實在是......找不出適當的形容詞,相當……「平凡無奇」的髮型?

或者說得更貼切點:好醜的髮型。

店長笑著問道:「怎麼樣?妳還滿意嗎?」

我怯怯地說:「……看不出來有剪耶……」

「不會啊,我幫妳剪掉很多耶,裡面打了層次,整顆頭變得比較有造型,你可以把頭髮塞到耳後,或者不塞,都很好看哦!」店長邊說邊示範。

店長冰涼的手指不斷碰到我的耳朵,媽呀!好冷哦!

是因為這樣,我才覺得頭髮塞到耳後或不塞,都很難看嗎?

我只能哦哦哦地苦笑。

店長補充道:「沒關係,等頭髮吹乾了,妳就知道了。」

這話又讓我燃起了希望,可能是見我不滿意,店長不惜重資,親自下海幫我吹頭髮之外,還叫了兩個妹妹加入吹髮行列,三個人吹一顆頭,東拉西扯,弄得我暈頭轉向、難受不已。

好不容易吹乾頭髮,兩名妹妹退下,獨留店長幫我做造型。

店長又抺護髮乳、又擦髮膠的,我望著鏡中的自己,還是覺得,這真是一顆很無聊沒特色的頭,當下一語不發。

店長笑咪咪地拿起後照鏡:「妳看,後腦勺這邊特地前成階梯狀,是今年流行的不對稱款式。」

階梯狀?不對稱?不是說平衡就是美?

我怏怏不快地掏出錢來,面對笑臉迎人的店長,只能無奈苦笑,下得樓來,我火速騎上機車,真的好想回家。

進了家門後,日光媽興沖沖地跑來我的新髮型:「咦?妳有剪嗎?」

「有啊,剪很多。」

日光媽把我轉了一圈:「哎喲,ㄚ後面怎麼好樓梯一階一階的?」

我心虛道:「人家這是特地設計的,很流行的啦。」

「會嗎?剪得像狗啃的,好奇怪……」

「哪有……」

我走向浴室,還沒坐上馬桶,便覺悲從中來,早知道就不要剪了,嗚嗚嗚~

結果回台北之後,撐了好幾天,還是忍不住跑去常去的溫暖髮型屋,重新又剪了一次。

由於不久前才剪過,再度修剪的難度增高,怕冷的我最終還是露出了耳朵。

花了1,150元,剪了一個露耳朵的髮型,還因此得了感冒,剪髮尚且如此,燙髮一坐就幾小時,又怎不令人戒慎恐懼?

這幾天變冷,我望望房裡的冷暖氣機,暖氣溫度顯示30度,可為什麼我老覺得它吹出來的是冷風?於是又開了電熱器加溫,然而雙管齊下的結果,我還是躲到被窩裡寫文了。

這種人是有什麼資格去燙頭髮啊?

所以,過年到底要不要去燙頭髮,真的好令人難以抉擇啊!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要留長髮,還是燙個花椰菜頭?這是一個問題……

相親鳥事一籮筐

相親鳥事第二籮筐:深深體會到什麼叫「學校」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