濑户内海与香山

真的吗,我不信。

2022, 进入新纪元

發布於

2022, 进入新纪元。

好久好久没有更新Matters,看看之前写的文章,还是以前的感触,关于疫情,关于抱怨现在的生活环境,一些小小的梦想和期许,不知道被风吹到哪边的迷茫。

我隐隐有种预感我不会一直留在墨尔本了。这么想之后生活变得稍微好过了一些,知道在澳洲是没有我想要的出路的。但是世界上还有很多其他的地方我可以去,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想到世界上还有别的地方我又再次感到轻松和惬意,之前都感觉到的是不舍难过,想到要离开墨尔本,想到离开现在的家,像离开一我没有机会见到的残局,心中都是不甘和不舍。

澳洲不想我留。这是我不得不接受的结局,这是我不得不面对的现实,澳洲不想让我留,英语国家隐藏的巨大的歧视下我永远也无法成为他们偏爱的人群,这也是我上完CELTA之后的领悟:这跟努力无关,跟我的肤色,名字,口音,出身,跟一切我无法改变的东西有关。我逐渐意识到我最终也会成为大部分人无法理解的人,成为那种让人说起来牙齿发酸的人。但是我痛恨的那些东西,不被理解,不被包容,没有圈子,跟以前的人失联,也会如影随形,而正是这些东西一直驱赶我,让我alerting,让我意识到我不属于这里,我或许哪里都不属于,我就是永远的restless和 reckless。

还有一件事,就是我很悲伤的意识到,我感受到所有切肤的伤痛,不快,忧郁,背叛,也都不会消散,我对人对事太认真,感触太深, 情感太细腻,我所有感觉到的跟人在一起的快乐,当我被背叛的时候就会感受到同样的伤害。我没法做到抽身,这也是为什么我跟亲爱的朋友和恋人在一起的时候能感受到震颤般的幸福,能够记录并体会到另外一个生命体跟我的链接。分开时又会这么撕心裂肺,每一次争吵都会改变一点点我看世界的回路,我也在逐渐被我身边的人shaping, shaping 成我现在的形状,我现在体会到的恨意,都是爱意的浓重反噬。不在乎的人根本不在乎,不在乎的人就像烂苹果一样会被踢出去,但是只留下在乎的人也根本解决不了我的问题,我的问题在于太爱了,所以会这么恨。我就是一个无法控制对生活中的所有事所有人都过度认真的人,非常用力的抓着所有的细节不放,在我能抓住的东西中汲取养分。

希望我可以多体验,多实验,不要害怕做错事,不要害怕认真做事,再耐心点,我一定可以找到我要去的地方。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