濑户内海与香山

真的吗,我不信。

笨笨

最近的生活大事几件,第一件,我找到工作了,第二件,我去悉尼玩了,第三件,我想要辞职了。

开始了早上六点半起床的生活,坐电车,转一班,去上班,挤着电车,下班,被簇拥着来到了当下。

那天小卷转给我一篇文章,讲一个自称笨笨的女孩三年假装上班的事情,我等着上日语课,在麦当劳里打开了那篇文章。

文章里,笨笨说,我现在每天都祈祷春暖花开,这样我就可以坐在网球场。后来说,春天真的到来的时候,笨笨给我发微信,说由于小区封控,她连网球场都去不了了, “大概是又可以彻底躺着一阵子。”文章里讲了她在工作里受挫,讲了她自杀,父母等他醒来第一句话就是骂她丢脸因为邻居都看到警车开进了小区。还有一个细节是我非常喜欢的,就是她有一帮自称社会闲散人员的朋友,但是在一些人找到工作之后逐渐断联。作者是这么描述的,当你困在密闭的透明罩子里,为了避免窒息,能够紧紧抓住的就是人与人之间那点微弱的共振,但当现实吹来一阵风,它就消散了。

我对这篇文章的喜爱超过了了我今年阅读的所有东西,文章里的焦虑症,看似充实忙绿的生活,社会闲散人员的聚会,下午三点的电影,整个电影院只有她一个人,她陷在沙发椅里睡着,以及她说她自己,重度肥胖,丑,肥,大龄,未婚,我觉得这就是我。这些极具‘社会侮辱性’的词不见得安在她身上是正确的,但是会把这些词安在自己身上的人想的事情都差不多。仿佛只要把自己贬低的一文不值,痛苦就有所消减一样。

我很喜欢这篇文章。谢谢笨笨。

我还是搞不清楚现在的生活意义在哪里,就只是过着,往前走。我今年最大的愿望就是见到我爸妈和朋友,其他的,就这样吧,不会太差,但是确实也好不起来。

就写到这里吧。我现在坐在酒吧喝酒,一边开着电脑打下这些东西,how weird is that.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