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3 篇作品累積創作 13382 

啊, 好痛苦!

濑户内海与香山

再一次坐在咖啡厅里,打开电脑,马上就感觉到无数的dejavu扑面而来, what if, what if, what if 我再也找不到工作了。再也找不到工作会怎么样啊,不知道,不会饿死,但是也活不下去了。死了算了。啊哈哈。2022年,我有大问题,我真的有大问题的。

2022, 进入新纪元

濑户内海与香山

2022, 进入新纪元。好久好久没有更新Matters,看看之前写的文章,还是以前的感触,关于疫情,关于抱怨现在的生活环境,一些小小的梦想和期许,不知道被风吹到哪边的迷茫。我隐隐有种预感我不会一直留在墨尔本了。这么想之后生活变得稍微好过了一些,知道在澳洲是没有我想要的出路的。

我感觉受骗了

濑户内海与香山

我被骗进了这样一个未来

形式主义的读博

濑户内海与香山

一直在重复自我批评。

已经放弃一种生活了

濑户内海与香山

我最近一直在想自己到底喜欢一种什么样的生活。就是所谓说,生活的质感,where you put your efforts ?那天和菜一在盒子山聊天的时候,我们逛了一个非常不起眼但是非常好逛的亚超。中国区的中国超市,可以说是名不虚传,我们起码逛了一个小时,菜一说,天呐,这简直是我的梦想超市!

和食物的关系

濑户内海与香山

如果要我写小说的话,我笔下的人物应该一半的时间在做饭,剩下的一半时间在吃饭。和食物的关系暗示了很多个人信息,对世界,对其他人的态度。我常常暗中观察一个人点菜,看他吃什么,怎么选择食物,然后大致规划出他在我心中的一个profile,从而判断我想不想以后跟他一起吃饭,甚至想不想跟他做朋友,做恋人。

蝴蝶飞走了

濑户内海与香山

-写给小雅,最美最靓的小雅 写下这行字,又要忍不住哭了出来。小雅,新年快乐,2021,你也是怀着满满的希望来到的吧。你应该和我一样,满怀希望,新年checklist里面有很多想做的事儿,是这样来到2021的吧。不知道怎么说,也不知道从何说起,这几天总是想着你,有些恍恍惚惚,你在每...

反刍

濑户内海与香山

我反刍说过的话。反刍安慰别人的时候说过的话,反刍我应该奋起直追的时刻,应该不顾任何脸面,面容扭曲的大骂,吐口水,反刍我的话不被人听见的时候我也应该让我的情绪被人看见的时刻。我反刍。我情愿被当作疯子也不要再去做那个满足他们要求的人,我宁愿玉碎不愿瓦全的迅速消耗自己,即使是这样也要说的一些话。

月经和棉条

濑户内海与香山

第一次月经来潮的时候大概11岁,特别害怕,大概知道月经是什么但是不敢告诉我妈。后来我妈发现之后超乎寻常的和蔼可亲的教我怎么用卫生巾,我奶奶当时也在,告诉我要“避着点男生。”然后我爸爸还来恭喜我”长大成人“,并发表让我尴尬异常的讲话(现在想来真是令人感动的父爱一刻)。

新的专栏,不是新的生活 | Venting 专栏

濑户内海与香山

被荷尔蒙影响的日子过得跌宕起伏但其实每天都无事发生, 我有时候觉得我的世界凝固了。真的凝固了,Carlton这间60平米的小公寓就是这颗固态胶囊。每天,我,我室友,早上好,我室友,上课,写论文,去grocery,回家,躺在单人床上思考我为什么这么孤独,最终的ending都是打开P站,困得拿不住手机,入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