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剎先生
羅剎先生

瀕危今天也在追求幸福104:後怕

早安,今天的陽光經過窗簾遮擋,變得十分柔和。


沒想到前兩天的預感應驗在這裡。

瀕危沒有注意到龜裂的地面有塊突起的柏油塊,正要邁開步伐的腳抬得不夠高,一腳踹了上去;

當下只感覺腳趾一痛,身體本能的轉為側身倒下,「磅」的一聲重重摔倒在地。

它望著藍藍的天空,暫時還不想爬起來。

「躺在馬路上的感覺好奇妙啊。」

腦海裡只有這個念頭。


瀕危眼角餘光看見不遠處的心魔和勇氣正小跑著朝它過來,這才慢吞吞的撐起身體,先坐再蹲,最後才站起來。

「你沒事吧!?」好心的路人關切地問;勇氣在腳邊急得團團轉;而心魔左看右瞧,檢查著瀕危的傷勢。

瀕危配合著舉起手臂,自己也在上下打量受傷的地方。

「謝謝你,我沒事,只有手背有輕微的擦傷。」瀕危覺得不大嚴重。

「你的臉上也有傷口。」勇氣輕輕撩開瀕危的瀏海,在眉毛上方也有一小塊通紅的皮膚,正在微微滲血。

「這樣啊。」瀕危伸手就想摸摸受傷的地方,被勇氣一把虛虛蓋住傷口,不讓它碰。

「要幫你叫救護車嗎?」路人問。

「啊啊不用,我等下去診所檢查一下就好。」

路人見瀕危沒什麼大礙,也就放心的離開了。


瀕危先把勇氣放到自己肩膀上,避免它被踩到,然後彎下腰開始撿拾從購物袋中掉出的食物。

「你真的沒事嗎?」心魔攔住它的手,嚴肅的再問一遍。

「真的沒什麼事,就是剛剛踢到石塊所以腳趾有點痛。」瀕危冷靜的回覆心魔自己的狀況。

「我們先把食物撿起來吧,希望沒有撞壞。」

「不是在意這個的時候吧。」心魔又氣又無奈,操控自己的影子抓取地面的食材,也包括大家手上的購物袋,通通扔進精神房間裡。

「好了。還能走嗎?我們先去附近的診所看看。」


「話說救護車電話是119還是113啊?」瀕危一邊走一邊和它們聊天。

「119。」勇氣抱著瀕危的脖子,聲音好像哽著一口氣。

「謝啦,從來沒有撥打的需要,結果事到臨頭才發現記不清楚是哪一支電話了。」瀕危故意把語氣放得輕柔,去掩蓋有些沙啞的嗓音。


然後瀕危就不說話了。

走了一陣子,它覺得自己的腳趾越來越痛,讓它有點擔心且忐忑不安。

「應該不是骨折,那樣現在就不能走路了吧;狀況不會像我想像的一樣糟糕。」

瀕危安慰自己。

三人一路沉默的走到診所。

掛號、等待、看診,傷勢果然很輕微,所以醫生只開了消炎化瘀的藥給瀕危帶回家。

瀕危全程表情平淡的描述自己的需求、告知傷勢,事不關己的樣子就像傷口從沒不存在過一樣。


直到出了診所,瀕危才語氣輕快的和勇氣心魔說:

「我的受傷處理做得還不錯吧!」

它眼裡有著細碎的閃光,期待的看著它們。


為什麼一副求誇獎的表情啊。

沒有傷心、低落、抱怨自己的不幸運,連痛都沒喊過,好像一點感覺都沒有,關注點竟然還是處理後續事宜的評價。

勇氣好一陣子說不出話來。


「不用做得這麼好也沒關係。」它悶悶不樂的把頭抵在瀕危的脖子上;堵在喉嚨裡的情緒,壓抑住原本活潑的聲音。

「壞孩子。」心魔語落,本以為能聽到誇讚的瀕危瞪大眼睛,從期待變成有點慌張,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

「你連痛都不會喊。」心魔輕輕抱了下瀕危,很快就鬆開。


瀕危怔住了。

它先是不知所措,然後訥訥的說:

「因為不是很痛,和平時肌肉酸痛差不多。」瀕危對痛覺的感受並不敏感,擦傷之類的都還在忍耐範圍,沒有喊痛的必要。

就算說出來,也不能改變什麼啊。

瀕危不理解為什麼要喊痛。


「說出口是為了發洩情緒,安撫你這裡的害怕。」心魔虛點了它的心口。

瀕危一直忍耐著的眼淚差點掉下來。

「這只是身體受到驚嚇產生的生理性後怕,我的心情還是很平靜。」瀕危先把情緒壓回喉嚨,才開口解釋著。

「那也還是害怕啊。」勇氣感覺到手中抱著的脖子、和腳下的肩頸肌肉有多緊繃。

「......」瀕危有些困惑,不知道該如何回覆。

在它看來只有心靈的害怕,才是真的害怕,身體充其量是應激反應。


「可是顧著害怕的話,就沒辦法好好處理事情了。其實我挺感謝延遲的受驚反應,這是好事啊。」瀕危笨拙的試圖安慰勇氣。

「我們就在你旁邊!多依賴我們一點啊......」勇氣把頭埋進翅膀裡。

「......」瀕危不知所措。


「你抱著小雞大哭一場吧。」心魔深深嘆了口氣。

「怎麼連心疼自己都不會。」

「趕緊回去好好休息,順便做點好吃的給你補一下。」


晚安,今天瀕危在追求後怕的幸福。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