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剎先生
羅剎先生

瀕危今天也在追求幸福102:暴風雨前的寧靜

早安,清晨五點外頭已經有小鳥吱吱喳喳在活動了,還有不知來源的奇怪高頻嗡鳴聲。


凌晨5:00,瀕危雙眼無神的看著天花板。

「就應該忍住睡意的。」


昨晚9點,原本正在寫日記的瀕危睡意漸起,思緒越來越混沌。

「乾脆直接睡覺,順便調整作息好了。」瀕危沒有做過多的掙扎,馬上關燈,很安詳的躺在床上蓋被子準備入睡。


結果在半夜1:30醒來。

因為比平時早睡很多,身體好像自動認為這是一段類似午休的睡眠,所以沒有進入八小時的休眠模式。

瀕危還是很想睡,但是睡不著,也不想起床做事。

於是它拿起現代人的好朋友:智慧型手機,在社群和小說網站間短暫流連一陣子,用以打發時間。

「不過關著燈看手機對眼睛很不友好,而且藍光好像會使人清醒。」

瀕危索性把手機丟在一旁,閉上眼睛開始胡思亂想一些覺得有意思的事情,等待睡意再度降臨。


再度睜眼的時間是3:30。

「我是在發呆期間不知不覺地度過兩小時,還是其實我有睡著?」

瀕危覺得它好像不用睡了。

它開始相信,也許最近真的有哪裡不太對勁。

這次的精神修復期出了許多狀況,除了固定的無力感和心態難以放鬆之外,還出現舌頭破,對特定食物的突然迷戀、惡夢,現在連睡眠也開始出問題了。

明明以前都沒有擔心過失眠的問題。

「是焦慮引起的,還是不規律作息呢?」瀕危列出它覺得最有可能的兩個原因。

「不管是哪項,也許我都需要透過定時定量的工作、進食或睡眠來減緩身心的負擔。」


三度睜眼的時間是凌晨5點。

由於點了一盞小燈,房間只能說是昏暗而並非黑暗。

在視覺受限的狀況,耳朵相對應的敏感起來。

瀕危聽見一種高頻的嗡鳴,它猜測是某種電器運轉時發出的聲響;

偶爾窗外會有冷氣室外機的金屬外殼發出的匡噹聲,還有一點兒回音-那是早起的鳥雀降落停歇的聲響。

啁啾吱喳,清脆悅耳,像是一群正在鬥嘴的朋友,活潑有趣的想像令它會心一笑。

還有很多很多細碎到難以察覺的聲音,原來清晨是這麼的熱鬧……


在許多動物陸陸續續醒來的時間,瀕危反而睡著了。


日上三竿,真的是日上三竿。

瀕危拿著手機的手微微顫抖。

雖然早有預料,但對於接近中午才起床這件事它總是抱有罪惡感,即使無辜的身體可能只是在補眠。

「睡到自然醒是好事啊。」

「不早起工作就是浪費時間。」

兩個相衝的念頭誰也無法說服誰,導致瀕危對於起床時間的觀感總是矛盾且難以接受。

「我單純因為昨晚睡不好,所以早上補眠罷了。」

瀕危告訴自己,這就是一件很正常的事,不需要拿來批判自己因為做了「好事」或「壞事」,所以驗證自己是「良好」或「糟糕」的人。


「說不定就是因為我時常對自己使用好壞二分法,才會難以接受真實的自我,也總是感到焦慮和壓力。」瀕危自嘲。


「對了,來做個壓力指數測驗評估現在的心理狀況吧。」

瀕危靈機一動,依著好奇心上網搜尋壓力指數量表,填寫數十題身心狀況、外在環境和自我能力的自評題目。


結果是它的壓力指數高於95%的人。

然後因為超強抗壓性和韌性,正過著身心平衡的生活。

「到底是怎麼出現這麼矛盾的結論啊。」完全超出想像的結果令瀕危哭笑不得。

太有趣了。

它把結果說給勇氣和心魔聽。


「哪裡矛盾了?」心魔不理解瀕危的邏輯。

「一般的結果應該是壓力指數高+精神狀態差,和壓力指數低+精神狀態良好這樣的選項吧。」瀕危以前測驗的結果最常出現前者。

「很不錯啊,這代表你應對壓力的能力提升了。」勇氣覺得這是好的變化。

「你是有哪裡不滿嗎?」心魔直接問。


「沒有啦,我很喜歡這個結果。」瀕危連忙擺手表示否定。

「就像勇氣說的,這個結果代表我的心態成長,是一個不錯的標籤,很激勵人心呢。」

「我覺得矛盾的地方是,在我的認知裡,即使抗壓性高,長期背負高壓還是很容易導致身心狀態失衡,所以才會對過著身心平衡生活的評估感到矛盾。」瀕危解釋。


「這份量表題目測量的是短期還是長期壓力?」心魔摸摸下巴,提出這個問題。

「啊。」瀕危努力回想題目,發現這是一份針對近況做評估的測驗。

心魔兩手一攤,「看吧,因為你先一步聯想到長期承受壓力的反應,所以才會感覺矛盾。」

「感謝大師指點迷津。」瀕危笑嘻嘻的比了敬禮的手勢,和心魔玩鬧。

「乖。」心魔用一個字就打發它了。


「我也想測測看。」勇氣拉拉瀕危的衣袖,想知道要在哪個網站找到這份量表。

瀕危直接把手機遞給勇氣。

勇氣的結果是壓力指數高於30%的人。

壓力目前在掌控範圍內,身心平衡不錯;建議訂定新挑戰跟夢想,完全發揮自己的能力。


「居然會得到設定新挑戰的建議。」勇氣若有所思,對結果感到有些訝異。

「想說你每天看起來都很有元氣,以為壓力指數會更低一點的。」在得到同意後,瀕危和心魔都湊過去看螢幕上的說明。瀕危說出它的感想。

「我倒覺得這樣的數值很適合我,有點壓力並不是什麼壞事。」勇氣並不是很介意。

「這建議也不錯。小雞的興趣輪替速度超級快,反而有種對許多事情都漫不經心的空茫感。如果能找到想要持續的挑戰,也許生活會更有真實感吧。」小雞驚訝於心魔的評語,不自覺瞪大眼睛。

「好特別的觀察,原來在它人眼裡的我是這樣的呀。」

「既然是獨一無二的勇氣,總要有點獨特之處嘛。」心魔意味不明的說。單從字面意思來看倒是難得的好話了。

「勇氣一直給人一種性格很完美的感覺,像是很包容、會傾聽我們說話和觀點表達,也很體貼,大概就是每個人都夢寐以求的家長吧哈哈哈、」瀕危被勇氣從後腦杓拍了一下,它還不想年紀輕輕就升格當長輩。

「對對,就是這樣。其實比起完美的你,我更加喜歡會像這樣表達真實情緒的你,不論是調侃、壞心眼還是撒嬌的樣子都超級可愛~」瀕危哈哈大笑,和毛茸茸的小動物親近可是超級甜蜜的享受。

「就會說好聽話。」勇氣撲到瀕危的懷裡,然後瀕危順勢倒在心魔的大腿上。

「就會壓榨我。」心魔彈了瀕危的額頭,又摸摸它被彈的地方。

「為什麼挨打的只有我。」瀕危假意抱怨,不過一點挪移的傾向都沒有。


「手機借我,我也想測測看。」心魔向瀕危伸出手。

勇氣把手機遞給它。

心魔的結果和瀕危一模一樣。

「竟然是前輩!請指導我如何平衡身心!」瀕危用閃閃發亮的眼神看著心魔。

「先不說你是不是忘記這只是短期測驗結果,和恐懼尋求平衡身心的方法你是不是傻了?」心魔吐槽。

「因為總是很游刃有餘的樣子;雖然平時懶洋洋的又嘴欠,但給人的感覺就像主角或反派大boss一樣,是不鳴則已一鳴驚人的類型、嗚,為什麼又打我!」瀕危一隻手摀著再次被彈的額頭,滿臉委屈。

「先看清楚你現在躺在哪,再給我好好想清楚什麼話該說什麼不該說。」心魔皮笑肉不笑的看著瀕危,還故意露齒笑,展示自己尖銳的虎牙。

「瀕危只是太誠實了而已、你還來!」勇氣咯咯笑著,本來還虛情假意的挑撥拱火,一看到心魔的手伸向它就迅速地跳出瀕危的懷抱,連平板都丟向一旁,在攻擊範圍外緊張的盯著心魔的手。

「你忘記我碰不到你了?這麼害怕做什麼,你們可是兩個小王八蛋呢。」心魔呵呵笑著,一臉嘲諷。

勇氣、勇氣氣紅了臉,鼓著臉頰生悶氣。

「好了,溫情談話時間結束。現在各自歸位,準備準備等下要吃午飯了。」


晚上,瀕危又拾起好久沒有做的寫字。

它發現自己的字不如以往筆觸俐落鋒利,而是握筆有點滯澀、施力變重,字也變軟了,顯得有些踟躕。

「看來久久不寫字還是會有影響啊。」也有可能是身心狀況發生改變,所以反映在字跡上。


瀕危回想這幾天的感受,感覺到一絲怪異,似是前兆。

最近熬夜的時間愈來愈長,即使早睡也莫名的睡不好;

早上起床沒有心力打理自己的儀容,通常要拖到下午或是晚上才會梳理一番;

到這種時候才會有一點做事的動力,慶幸的是至少是心甘情願。

這是暴風雨前的寧靜嗎?


瀕危有種不妙的預感。

這些好像都是每次情緒跌入谷底前會發生的事情。


不過擔心也沒有什麼用,該來的還是會來。

瀕危幫筆蓋上蓋子,收起筆記本,打開求職網站的網頁。

它今天預計要在別家的人力銀行新增履歷。


晚安,今天瀕危在追求暴風雨前的寧靜的幸福。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