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剎先生

瀕危先生今天也在追求幸福45:北風與太陽

早安,冷凍廠營業第四天,老闆北風和小雨聯合加強它們的威力,再度把冷藏升級回冷凍庫。


瀕危先生開始懷疑自己到底是睡眠債欠太多,還是單純「懶」就是它的人設。

「也許我可以去競選七宗罪的懶惰。」它苦中作樂的想。

這是什麼樣的感受呢?起床雙眼昏花,腦花彷彿在低溫下凝結成綿密的豆花,沒有任何孔洞讓思緒流竄,加一點砂糖與水怕不是可以直接端上一碗甜湯。

咻咻作響的強風在玻璃上用雨水彩繪窗花,為已經足夠寒冷的天氣錦上添花。


即將凍成冰塊的瀕危先生操作著不甚靈活的手腳,穿上更加保暖的衣物,洗漱並吃好早餐後再度倒回床上,像個沒電的機器人。

「這麼冷的天氣根本不想坐到冰冷的椅子上用功啊。」瀕危先生在床上進行第一百零一次的掙扎。

「你聽說過北風與太陽的故事嗎?旅人。」手上捧著一杯熱茶的心魔先生戴著一頂漂亮的毛線帽,蹲到瀕危先生的身邊,帽子上還頂著一隻動作同步的小雞。

「是那個北風和太陽比賽誰最會脫人衣服的故事嗎?」瀕危先生雙掌抓住位在脖子高度的棉被邊緣,一雙大眼睛無神的看著勇氣和心魔,一副喪氣乖寶寶的模樣。

「別把小孩的睡前故事說得這麼黃色啊。」心魔先生吐槽,眼神對著瀕危先生上下掃視。它在猶豫要不要把這隻假小孩抓出被窩。

勇氣一口乾了熱茶,抱著杯子跳下床。它啪嗒啪嗒的搬了一堆暖暖包過來,在床上疊成一個小金字塔。

心魔先生突然領悟到它的意思,也啪嗒啪嗒的走去搬了一張摺疊桌架在暖暖包塔上頭,又掀了瀕危先生的棉被蓋在桌上,自己就先窩了進去。

勇氣端著新沖好的熱茶放在桌上,然後窩進心魔先生的懷裡。

被奪走生存物品的瀕危先生也自動自發地轉移至暖桌窩著。

「啊,給人工被爐點讚。」瀕危先生發出幸福的嘆息。

三人就這麼安靜的享受著被爐的溫暖,好一會兒才繼續聊聊剛剛的話題。


「是那個比賽誰力量更強,可以讓旅人脫下斗篷的故事吧。」瀕危先生用了一些時間回憶,又用了一些時間組織語言,練習只講大綱的簡潔說話方式。

「我記得北風的寒冷讓旅人裹緊斗篷,而太陽的炎熱讓旅人汗流浹背的脫了斗篷。」瀕危先生有些疑惑,

「怎麼會突然提到這則故事?」

心魔先生指了指窗外呼嘯的風雨,「你不覺得最近的我們一直處在北風的壟罩之下嗎?」,它又比了一下融化在桌上的瀕危先生,

「裹緊了棉被,完全移動不能。」心魔先生嘆了一口氣。

「明明昨天某人還理直氣壯地說要為自己喜歡的環境排除萬難,這不是一點行動都沒有嘛。」

瀕危先生轉頭換一邊趴著,「文青的比喻。可是我們沒有太陽啊,再說了太過熾熱的太陽只會讓人脫水而死。」

「不要一秒切換到走進科學的頻道好不好。」心魔先生也喪氣地趴在桌上。

「雖然冷不死人,但我也會想住在溫暖的地方啊。」

勇氣自己裹著披肩,抱著兩包暖暖包跳上桌面。一包充當坐墊,它高舉另一包,

「既然沒有太陽,那就讓我們人造暖源吧。」勇氣一臉肅穆地說。

「你看起來好像會把人拐去賣的邪教傳銷人員喔小雞。」心魔撐起臉頰,看著懸空的暖暖包和寫了字的白板。

「如果可以鼓舞大家,形象什麼的完全沒關係。」勇氣擺擺手,假裝嚴肅的表情繼續說道,「我們嘗試過那麼多種擺脫拖延症的方法,討論過無數種比喻,有效果的寥寥無幾,那是不是說明我們該換個努力方向了呢?」它放下暖暖包,雙手抱胸,整隻雞坐著開始原地順時針畫圈搖擺。

「之前看到你們兩個人都不知道適合自己的放鬆方法,又針對下葬人數進行激烈的討論、」勇氣看著瀕危和心魔像是被針扎到一樣,上半身突然彈跳起來,一臉震驚的看著它,「是的,沒錯,我全都看到了,這告訴我們有秘密要說的話一定要慎選談話地點不是嗎?」它笑嘻嘻的看著兩人臉色由青轉紅再變黑,絕望的摀住各自的臉蛋,「我就覺得啊,我們是不是不自覺間,用太過寒冷的方式對待自己了。」勇氣抱住暖暖包,洽意的瞇起眼睛。

「大家都曾經遇過不喜歡的相處模式,也都擔心自己無意間把這份討厭傳承下來,這份心意是很珍貴的。不過比起迴避錯誤,大家更希望如何對待彼此呢?」


瀕危和心魔的嘴角垮了下來。瀕危沒有鬆開擋住面部表情的雙手,心魔是在偷看完文字訊息後又合攏指間的縫隙,兩人就這麼在黑暗的擁抱中靜靜思索。

「不好意思呢,要一個沒見過善意的恐懼回答這個問題,實在有點為難耶。」心魔先生很快的放下雙手,手肘撐在桌面,修長的手指在面前微微合攏。它的眼神顯得異常銳利,

「我最擅長的,是壓倒性地摧毀人類的勇氣喔。」心魔先生微微一笑。


「明明是提醒啦提醒。」瀕危先生也放下雙手,改為撐住自己的下巴。

「心魔先生就像便利貼一樣,是個很會念念叨叨的男媽媽呢。」

「這可是我難得帥氣的時刻,就不能讓反派高光維持久一點嗎?」心魔先生被打回原形,嘴上可愛的抱怨著,迅速伸手從被爐裡摸出一個暖暖包,裹在手裡。

「啊,溫暖多了。」它看向勇氣。

「要如何好好對待彼此,我的了解就只有這一點程度喔。」它揮了揮暖暖包。

「我的話頂多三包吧。」瀕危先生歪頭,「也是腦袋一片空白喔。」

勇氣倒是笑得很開心。

「那有什麼關係呢?只要利用討厭和恐懼當作排除法,做出完全相反的行為就好啦。」勇氣忽視心魔先生大生的抗議,

「我們沒有很多錢,也還是足夠添購這些保暖物品,讓我們在寒冬中好過一點;」勇氣環視周遭的被子、毛帽、披肩,暖暖包、手套和電暖器。「即使我們沒有很多精力去研究如何釋放善意,也還是足夠製造一些溫暖,抵禦寒冷的北風啊。」

「這不是有說跟沒說一樣嘛,舌燦蓮花的勇氣教教主。」心魔先生悶悶不樂的戳著暖暖包。

「這種霧裡看花的相處方式摸索,我這隻小雞怎麼可能知道多少呢?」勇氣張開雙翅,「讓我們一起為創造太陽而奮鬥吧!」


啪嘰。輕輕戳一下就倒了呢,勇氣教主。

「太弱了吧。」這是心魔先生最後的吐槽。

「不要讓人倒栽蔥啊混蛋!」這是難得上線的暴躁版小雞。


晚安啊晚安,今天瀕危先生在追求北風與太陽的幸福。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