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撞墙

揭露易富贤和反节育派造假,就跟鬼撞墙一般,一次次兜兜转转,把自己撞得头破血流,却怎么都撞不破那屹立如墙、颠扑不破的谎言与谣言。不过一想到这个国家的历史也是如鬼撞墙一般兜圈子,我也就释然了。

反节育派的砖家记者,巴甫洛夫的狗

 (編輯過)
这样是非不分、助纣为虐的人,居然自称女权和人权维护者,这真是天大的笑话。

年前网上曝出徐州一名疑似被拐卖的女子像狗一样被锁起来生了8个孩子,不仅震惊了还沉醉于“大国崛起”、“岁月静好”美梦里的中国网民,也在全球媒体中掀起波澜。得知那名可怜女子的“丈夫”董志民在2021年自称56岁(出生于1965年),我非常天真地以为,这一回,反节育派终于没法把董志民当初打光棍甩锅给计划生育了吧。

网页截图

没想到我再一次高估了反节育派的智商和良心,也再一次低估了反节育派撒谎甩锅的非凡能力。

华尔街日报的记者Liyan Qi在“In China, Footage of a Chained-Up Rural Mother of Eight Draws Outcry”一文中,一个字都不提董志民的年龄,然后就泰然自若地总结说:

A traditional preference for boys combined with the now-scrapped one-child policy have skewed China’s sex ratio, with men outnumbering women by 17.5 million among Chinese age 20 to 40, census data showed, though the gender gap has narrowed in recent years.

(大致的译文:传统的重男轻女思想,加上如今几乎已被废除的独生子女政策,导致中国性别比失衡。人口统计数据显示,在20-40岁的中国人中,男性比女性多出1750万。不过近几年两性之间的数量差距有所缩小。)

而在美国之音的节目《时事大家谈:八孩母亲土房铁链拴脖子,农村人间炼狱怎么办?》中,人权组织“中国妇权”创始人张菁比那个Liyan Qi还过分,甚至都懒得象征性地指出重男轻女这个罪魁祸首,一上来直接就把问题归罪于独生子女政策:

第一在中国农村,很多家庭因为计划生育(政策)将近40年,他们总是要男孩,就把女孩生下来就弄死。所以在广大农村,光棍村多的很,男的多女的少。学者说中国有4千万光棍儿不能结婚,这个时候当然对女性的需求就很大。这是什么造成的呢?是政府将近40年的一胎化政策造成的。

在《徐州八孩母亲视频引发愤怒,中国女性权益保障再受质疑》中,纽时记者王月眉同样把这事甩锅给计生。

从董志民1965年出生,到1970年代末-1980年代初独生子女逐渐在全国推广(1982年的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才正式将计划生育作为国策写入宪法。参考wiki“一孩政策”词条),这中间有差不多15年的时间,意味着这15年内有大量女性以各种非正常的方式死去,因此才会导致这代人性别比严重失衡,导致1965年生的董志民沦为光棍,到34岁都无法以比较正常、合法的方式娶到老婆。

那15年里的性别比失衡,跟独生子女政策什么关系呢?难道是独生子女政策坐时光机回到那15年,去把大量女胎给堕掉了?

事实上,董志民的子女的性别比,也以更触目惊心的方式,说明了问题的真正症结所在。在他把那个可怜的女子像狗一样锁起来之后,他们“自由生育”了7儿1女,其中有6个儿子和1个女儿,都是在反节育派如易富贤杨支柱们日渐猖獗(易富贤的《大国空巢》繁体版在2007年出版,“反计生教授”杨支柱的二女儿杨若楠/若男出生于2009年)、计划生育逐渐松弛的2009年及之后才出生的(董的二儿子2021年12岁)。

董志民的年龄,以及他的孩子性别比严重失衡,都证明了一个令反节育派不愿正视的事实:重男轻女+“自由生育”(即多子多福)才是造成中国长期性别比失衡、大量女性被拐卖强暴虐待非法监禁被迫怀孕被迫生育的真正罪魁祸首。

张菁与Liyan Qi却对受众刻意隐瞒了这些细节,他们一看到中国性别比失衡和大量男性打光棍,就条件反射的地把问题归罪于独生子女政策,跟巴甫洛夫的狗一听到铃声就流口水完全一样表现。

他们如此颠倒黑白,指鹿为马,让计生充当中国性别比失衡的替罪羊,其实就是袒护重男轻女+“自由生育”(多子多福)这两个真正的罪魁祸首,给它们当帮凶,协助它们祸害中国女性。这样是非不分、助纣为虐的人,居然自称女权和人权维护者,这真是天大的笑话。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