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2 篇作品累積創作 1819 
Silvano

Sexing the cherry

「飞机头!」MJ一见我就指着我的头发笑道。确实过长:打了极硬发蜡后,在头顶4:6地带堆出一个高高的花尖。这是先生代剪的成果,我已经很幸运了。他发型更微妙复杂,不肯让笨拙的我动手收拾,因此从三月中旬颁行居家令以来便一直留...

Silvano

頒她一個服字

張愛玲為蘇青<救救孩子>一文所繪插圖。張愛玲《流言》有一篇<造人>,造完之後緊隨<打人>,排序幽默,略有「早知如此(要挨打)何必當初(生下來)」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