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7 articlesIn total 5840 words

自由的感觉

子曰

这样自由的感觉可跟我小时候想要的自由不太一样。那时候我就想着如果哪天我父母不要管我,每天可以一直看电视,想什么时候睡觉就什么时候睡觉。如果有一天我自己挣钱了,我想买啥就买啥,不用再看父母的脸色。

精神祛魅

子曰

这样的感受大概就是不上班后,对于社会既定俗成的身份认同,还有价值标准的脱敏表现。不过对于大多数人而言,既定的标准能够带来安全感,挺好的一件事。只是有一天我发现这个游戏规则可能不太适合我,于是就引发了今天乱说一通的主题--“祛魅”。

杨德昌与盖茨比

子曰

杨德昌,工科男,他的电影给的都很直接了当,并总会在某个时刻给你开一扇窗,安慰你,人间还有美好。跳出东亚的框架,突然想起1920年代的美国是不是也经历过类似的狂飙阶段,那个时空的人是不是也有类似的精神冲击?

人类杠杆几多种

子曰

回深圳,事挺多,一早去税务局办点事,午饭后回家午休了下,下午想换个环境,去咖啡馆办公。隔壁的星巴克每天都人潮涌动,太吵了。幸好家附近最近新开了一家私人的社区咖啡馆,小是小了点,但是幸好人不多,音乐也不错。家周边一个创意园,远离人群的好去处最近我老是在想一个问题,这样的生活方式是我之前上班,甚至上学都没有想过的自由。

蒙古草原 天气 晴

子曰

现代性大笔一挥,给我们良好的生活,可是就在这样光辉之下,也许有人也会生活在阴影当中。想的更远一些,就如《人类简史》作者尤瓦尔说的,人类从石器时代,到农业时代,再到工业时代,直至当下的信息时代,我们到底是因为现代化的一步步的来临,变的更幸福了,还是更焦虑更忙碌了?

回深圳去

子曰

如果只在某一个地方待,就会觉得是“习以为常”,直到变成一种肌肉记忆。只有当你从一个外来者的视角,少数人的视角去观察之后,才能觉察到,原来这样的“理所当然”只是我们众多思维局限的一个细微展现。

成都,回不去的家乡

子曰

成都的地铁,成都的软件高新区等等新事物,本质上来说,就是北上广深的直接复制,生活节奏跟模式几乎没有差异。如果很多外地年轻人脑子一热,想换个城市工作生活,真的需要三思。如果想过一个稳定的拿着高薪,在写字楼里喝星巴克的白领生活,全国各地的城市提供的模板高度同质化,所以仅仅靠换城市就能实现钱多活少离家近,可能性太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