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ll We Talk? 陪你講

請你讓我知道你愛我

「你食我既、著我既,就唔好講咁多野!」

說時遲,那時快,半截斷筷子橫飛過來,尖銳的缺口劃過哥哥的手臂,留下一道血痕。最常又最不為人知的暴力,往往發生在一個叫「家」的地方。爸爸的人生,含恨地不如意,三兄弟姐妹成為沙包和出氣袋。駁嘴的明明是她,可是哥總是最先捱揍的一個。

一九九六年,她十六歲,夠了法定的工作年齡。她決定要賺錢幫自己交學費,她不要用爸爸的錢。錢不安全,錢是武器,錢可以攻擊人。

有一日,她接過一張「靈格風」的宣傳單張,馬上打電話去問請不請人,這是她人生中第一份工作。她用賺到的第一份薪水,買了一只銀色的精工手錶送給爸爸。

既愛又恨,到底還是一家人。

那句說話,她記了二十多年。她總是不放心用男人的錢,戰戰兢兢的,心裡盤算著,生怕就這樣賣出了自己的自由。

那只精工,一戴就是二十年。爸的家總是亂七八糟,這只手錶卻從來沒有弄丟過。

「這是我女兒買給我的,我最喜歡了。」

「阿囡,爸爸給你買的那條鮮紅色吊帶絨裙子,配上雪白的花邊襯衣,你又記得嗎?二十年前的四百元,可是不得了的。」他,只有一個女兒,如珠如寶。女兒就是矜貴,要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你知道嗎?你是爸爸的小公主。

她呢?她記得她穿著新裙子,跟聖誕老人合照,那一年,她紅噹噹的,份外搶眼。她知道,爸平時省吃儉用,在她身上卻從來不省。爸總是將最好的留給她。

後來,互聯網出現,大家都不再需要「靈格風」,三個月學好外語都嫌太慢。再後來,「靈格風」執笠了。二十多年前,她派傳單可以賺五十蚊一個鐘,二十年後的今天,「靈格風」消失左,派傳單既時薪變左四十蚊。

「爸,不如我們只記對方的好,你說這樣好嗎?」

「我從來只記得你的好。你在我心目中,永遠是最好的。」

「爸,如果你愛我,我想你讓我知道。」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