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葉小畫家

圖文創作者,藝術工作者。喜歡寫小說、奇幻、歷史、繪圖,同時也是資深夜貓子一枚。 小說的話建議到我主頁標籤處觀看,這樣順序比較不會錯亂。

長篇小說:【穿越DarkLand】第四章 噩耗-1


  <4-1>


  正當要塞成員討論著現在世界與DarkLand有何不同時,「匡噹!」一聲,大門被重重推開。


  只見愛爾芙揹著尼豆的屍體,那漂亮的臉龐潑濺著血漬、純白色的長袍染上了血痕,連帶那白皙雙乳都蒙上了一層硃砂。


  眾人見狀,震驚的表情難以掩飾的寫在臉上【怎麼回事?不是才出去不到半小時?】


  「......是誰幹的?」一隻巨大的史萊姆滑向前方,費兒用顫抖的聲音問。粉色的黏液嘴巴一開一合,愛爾芙現下終於知道,原來史萊姆也可以擁有驚訝表情。


  「我們被敵人從背後偷襲......」愛爾芙渾身無力,就像有個大型馬達將全身精力抽走。說罷她一把將尼豆的屍體放置在大殿台階上。


  「咚!」尼豆的屍身沉甸甸的,那清麗的容貌眉目緊閉,髮絲和帽緣沾滿塵土和鮮血,曾經的光鮮如今卻好似被扯爛的破布娃娃,愛爾芙望著不禁悲從中來。


  咬牙忍住傷痛,經過五分鐘,愛爾芙將事情經過交代完整,知道情況後要塞成員便七嘴八舌展開討論。


  「對方能夠在三公尺內還不被你們察覺?之後還使用噬神斬?」伊哥穆德輕笑一聲、覺得這真是聞所未聞。理性的大腦壓垮感性,這讓他看起來有些過份冷靜。


  「以妳們兩個的等級,就算第五階的刺客應該也可以在三公尺外就察覺。」達克洛普低頭分析,以他戰鬥狂人的經歷,他對自己判斷實力的準度可是相當自信。


  低著頭、現下弗萊澤的眼白已呈現粉紅色「如果既是第五階刺客又會噬神斬,這樣就算等級一百二十技能點數也會分配不夠……」這招他也會,要學成噬神斬必須先習得諸多技能,若再加上刺客第五階的能力──簡直可以說是絕無可能。



  打擊接二連三,梧桐以為自己會暈眩、嘔吐,但現下竟然還能沉著應對,這讓他有些意外。


  望著台階上的尼豆,廳堂上瀰漫沉重的低氣壓,此時梧桐將黑框眼鏡向上扶起「當然,也不排除對方使用未知道具的概率......或著是這個世界才有的特殊技能,在不能確定兇手是玩家抑或是異世界之人,這都存在著太多可能。」


  「對方實力如何?」達克洛普以一種奇怪的表情問道。他將暗紫色兜帽拿下,帽上長長的鹿角退去、露出刺著符文的黝黑臉龐,此刻他雙眼正露出近似興奮的神態。如果兇手在現場,估計他會立刻手持巨劍與他大戰,不是為了報仇,而是為了一較高下。


  「跟弗萊澤差不多吧,也有可能略強,雖然是偷襲,我們都來不及使用輔助魔法也沒辦法做前置作業......」


  愛爾芙頓了頓續道「對方只用一次噬神斬就將沒防備的尼豆尼豆砍死,有這種能力還是相當驚人。」她皺起淡黃眉毛、秀氣的挺鼻微微泛紅,她現在仍對敵人的實力心有餘悸。


  「有這種實力的人只能想到三個……」腦海閃過幾名宿敵的身影,弗萊澤咕噥似的喃喃道。


  「還有呢?更多關於對手的情報?」一旁的斯潘問,他語氣有些急促,兩根犄角向上微抬,那是關心混和憤怒的神色。雖然他和尼豆是因為愛爾芙才熟稔,但在公會期間彼此照顧,他知道,那是比友情更加難能可貴的情誼。


  愛爾芙緩緩將頭低下,這都讓頭頂的染血白紗更加顯眼「我受到噬神斬的餘波攻擊,在三十公尺之外都還受到影響,因為要將尼豆的屍身帶回,我也沒辦法全力對付他,接下來也受到了幾劍,我是硬拖著身體回來……」


  愛爾芙頓了頓接著又說「我有詢問來意,敵人不只沒說話,外表還用幻術遮掩,連生命、能量的資料都用『偽作情報』隱藏,對方顯然做足了萬全準備......」


  「假定對方是玩家,就會是在我們使用偽作情報前就得知我們位置,因為九組中僅有三組無法查看,剩下的六組若比我們先發現公會功能、想必也會使用偽作情報......」梧桐輕撫下巴、沉思半晌。


  「也就是說攻擊尼豆的對象若為玩家,嫌疑最大的即為無法查看的那三組……」梧桐頓了頓接著道「還有一點就是……以前Darkland要攻擊玩家必須向公會發出攻擊指令,對方一天內回應後才可以攻擊。」


  「那你覺得現在情勢如何?」伊哥穆德問。


  「假設對方是玩家,以目前情況,代表現在隨時隨地都可以互相攻擊,這情況會比之前預估危險得多......而且尼豆到現在都沒有復活的跡象,也就是說現在已經不會自動復活了……」梧桐雙手緊緊握拳。他怨自己不應該疏忽大意,應該在尼豆跑出的當下就全力將她攔住。


  「可惡!尼豆尼豆被殺,必須揪出兇手。」斯潘那嘶啞的聲音有些大聲,分不清是哀傷還是憤恨,他暗色的眉毛深深皺起,就連頭上的彎角都微微顫抖。


  「要暗暗的查明,不能打草驚蛇,黯黑要塞有仇必報,此次必定加倍奉還,不論是誰,他們都準備承襲我們全部的怒火。」伊哥穆德雙手抱胸、背後的兩對翅膀正因憤怒而交互拍打。心胸狹窄的他,曾因工作上糾紛便寄了量子病毒讓對方系統癱瘓,而眼前之事絕對比那嚴重百倍。


  「我也不容許這種事情發生在黯黑要塞……這將是要塞的汙點,這都是因為我能力不足,無法第一時間將敵人擊退。」愛爾芙那追求完美的性格可容不下這等恥辱。她是個考試沒滿分便會夜不能寐直至把自己逼瘋的人,更何況是一場血淋淋的慘案在她眼前發生?


  憤恨的情緒不斷上湧並衝撞著腦門,愛爾芙那顫抖的血紅瞳孔都要被慍怒吞噬。只見她雙手握拳、手指正喀喀作響,她恨不得立即查出敵人並將對方碎屍萬段。


  而一旁的奇拉則是靠在牆上冷哼一聲,那碧綠的貓眼還是摸不清任何情緒。如果一隻流浪貓被砍死她可能還會感到悲傷,尼豆只不過是個礙眼的存在,尤其她們才剛起過爭執,對她來說尼豆的死只是剛好而已。


  梧桐望向台階上染血的同伴屍體「現在必須擬定復活尼豆的計畫,已經無法自動復活了,而尼豆是我們公會唯一會使用不降等級、完美復活術的人......」


  他頓了頓、續道「愛爾芙以及費兒的復活術使用後等級都會下降,而愛爾芙的『生命再造者』和『不死物支配』雖然可以回復行動能力,但是會令施術者成為不死生物受到施法者的支配,這個要尊重尼豆的個人意願,所以也不考慮。」


  「而我的鍊金術搭配增加成功率的『翠玉錄』有可能製作出完美的復活藥,但是還必須細細的研究,沒有幾個月是沒辦法研發成功的。」<註>


  「所以假定這個世界跟Darkland相去不遠,那麼就可能會有界王龍,有界王龍的龍骨我就可以製作完美的復活藥,如果沒有龍骨難度則會大大提高──」


  「總而言之,明天我跟弗萊澤、費兒去村莊打探消息,接著再看如何行動,有狀況就用公會訊息聯絡。」梧桐說罷抬綠油油的哥布林腦袋,在那瞬間他的眼神充滿信心──就算沒有也要讓自己有。


  「好吧,就先這麼辦,若是使用一般復活術,復活後等級勢必下降,要再練回來可就困難了。」弗萊澤點了點頭後說道。剩下的幾名團員也紛紛同意,就只有奇拉不發一語。


  「那如果這個世界無法復活呢?」心直口快的費兒一語道破眾人心中不敢說的疑問。


  梧桐從沒覺得他同伴是如此腦殘,好不容易才擁有一絲希望,那卑微的希望就這樣被她無情的一腳踩熄。「噓──別說,絕望不是前進的動力,會有解法的。」他打斷道。



小說介紹

小說目錄請點我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