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明飞行兔

关注知识产权、区块链、二次元文化、自闭谱系障碍,同时是一名光荣的瑞典海盗党党员,Likerid: pasqual

哈伯格税:地球真相,人类之光

本文主要是对 @SinChaos 石墨老师对我的文章《真正的私有制——深度探究哈伯格税》(以下简称《真》文)的回应《哈伯格税是一种愚蠢邪恶而无用的产物》的回应!

1、哈伯格税是人类第一次摆脱邪恶的机会

引述石墨老师原文:

(哈伯格税)关键就是“政府有权力「要求业主把他的财产卖给任何愿意支付报价的出价人」”。它意味着所有私有财产的市场化,这显然是邪恶的。我们设想一个小男孩,他穷得一无所有,只有一个飞机杯……然后,哈伯格税来了,不难看出,小男孩必须为这个飞机杯定出天价并且缴税,否则任何一个比他有钱并且冷酷残忍的家伙都可以买走他的飞机杯,仅仅是为了折磨别人取乐……强迫交易这种想法的邪恶程度,跟强迫性交是一个级别。

感谢石墨老师给的这个好例子,它恰恰特别能证明哈伯格税就是人类之光!

上面这段描述,看上去似乎有理,但在激进市场主义者的眼中,其实是四不像,把马脸、鹿角、牛蹄子和驴尾巴放在一起来归谬,自然会得出所需的谬论。

为何这样讲?

1、哈伯格税,会为穷得一无所有的小男孩,发放足够的无条件基本收入

在哈伯格税体制下,任何一个「比小男孩有钱并且冷酷残忍的家伙」,他们的财产都会分出一部分,反而成为一无所有的小男孩的私产。

故事里的小男孩既然这么穷,这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除了飞机杯以外,他周遭的一切,都是别人的私有财产。因此,这些财产的主人,都得向小男孩支付确权佣金,既让穷人过上了小康的生活,又因为小男孩得到的确权佣金——也就是无条件基本收入——是所有社会成员中边际价值最高的,使得全社会的总财富增加了。这也正是哈伯格税对全社会总体资本的增值作用所在(可以读《真》文第 7 节里所引用的 Weyl 论文,谈的是同一个问题)。

2、哈伯格所有制下,不仅能拿 UBI,小男孩还不需要缴纳一分钱的哈伯格税

读者需要理解、吸收《真》文第 8 节后段对不完全信息动态博弈的讨论主旨,我在那里谈了这个问题,只要小男孩把飞机杯藏起来,他就不需要缴纳哈伯格税,因为除了他以外的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小男孩对飞机杯的产权,也就是说,没有人为小男孩付出认识劳动,小男孩当然不需要支付一分钱的确权佣金——他连为资产报价都不需要报。

家财万贯藏起来容易,还是只有一个飞机杯藏起来容易呢?我在那一节里强调,这种利用信息不对称隐瞒资产的「逆向选择」现象,在哈伯格所有制中扮演了积极的角色。

3、哈伯格所有制下,政府几乎没有权力,是真正的小政府

读者需要联系《真》文第 8 节对网络中心节点虚级化的论述,谈的就是这个问题。哈伯格所有制下,所有的垄断中心节点都无法存活,无法积累资产,只会亏损本金,直到不得不虚级化。

这意味着,一个现代意义上的无处不在的大政府,四处张牙舞爪,要小男孩为自己可怜巴巴的飞机杯纳税,这种利维坦形象,是永久所有制的专利,在哈伯格所有制里根本不可能。

道理很简单:

一个大政府,为飞机杯征税,就需要先「认识到」飞机杯的存在,认识的成本,下限就是确权佣金;

也许小男孩比较笨,没有成功地藏好飞机杯,但政府的征税范围越广,其试图征税的目标资产中,就越有可能有人成功地藏好资产;

在一个不完全信息动态博弈中,在全社会范围内,一旦有人藏起资产,社会总体的周转率就会下降,哈伯格税率就会下降,这意味着全社会征得的确权佣金总额将低于全社会支付的认识劳动的总价值,也就是认识工资的不足额发放。其实就是耗散结构,这个道理等价于热力学第二定律,政府通过对外做功来吸热,做功就是认识产权,吸热就是收税,热量一定小于功,中间有能量耗散

这将导致中心节点的边际亏损额是所有节点中最大的,它无法存在,要么离开中心,做一个普通的节点,要么还在中心呆着,但是虚级化——变成一台不拥有任何实物资产、自动运行的超级人工智能,即自动化人工智能政府,运行这个 AI 政府的基础设施由全民以平均持股的形式拥有。

所以,石墨老师想象的这个征收哈伯格税的政府,其实是一个第二类永动机哦。

人类将在哈伯格税高高飘扬的光辉旗帜下,第一次有机会彻底摆脱邪恶的大政府

2、哈伯格税,聪明且善良

石墨老师说:

所谓私有财产,指的是我们可以拥有土地,房屋等等实实在在的资源。这些资源我们可以生产,可以消费,我们需要的是资源,而不是货币。货币只是资源流通的媒介。所谓私有制是私有资产,不是私有货币。

这段话违背了效用价值论。价值在于效用,有用就是有价值,就是资源。当货币有用时,它就是资源。假如在无肠国,人们因为没有肠子,导致屎非常稀缺,又没有其他用处,于是成为了货币,那么屎这种货币就是有用的资源。货币是商品,流通媒介是媒介商品,这些都是经济学基础知识啦。

哈伯格所有制下,货币只能去中心化地发行,中心化发行货币只会导致亏损和虚级化。

有钱人看起来拥有更多资源,但这意味着他们更难藏匿自己的资产,因此要缴纳更多的哈伯格税,供养穷人。穷人藏匿资产更容易,所以纳税会更少。

那么,假如有钱人用自己的资产为武器,强行找出穷人的资产来课税呢?也不行,这种情况无法出现,会形成第二类永动机哦:

1、有钱人拿武器找穷人的资产,无论找不找得到,都导致了穷人认识到了有钱人对武器的产权,于是,有钱人不得不在坑害穷人之前,首先为自己的武器缴税;

2、于是,这意味着只有在武器的价值小于穷人资产的价值的情况下,这么做才划算,否则,这种表面上的坑害,其实是把更多的哈伯格税交给穷人,所以其实是扶危济困做慈善(这个表面上很凶的有钱人,其实是个大善人啊);

3、假设武器的价值小于穷人资产的价值,比如一个价值为 5 元的武器,它的效用是发现一份价值为 10 元的资产,那么,当有钱人使用武器时——请注意,这是哈伯格税的天下,所以,穷人可以立即从自己 10 元的资产里拿出 5 元,买下这个武器,然后,再用这个武器,去发现其他人价值 10 元的资产……这形成一种无意义的循环,所以,这样低价值的武器不会存在,就算存在也无所谓。

当然啦,我并不否认在某些有限的局部范围内,富人可以故意牺牲自己部分资产,用事后的慈善换取事前欺负穷人取乐。

但是,一方面,这样的富人只敢偶尔这么玩玩,敢一直这样玩,富人就会变成穷人,穷人就会变成富人,所以,事实上是对作恶的明确的、定量的限制,而非鼓励,穷人将对作恶的发生更有预期,而非任富人不按套路出牌地鱼肉宰割;

另一方面,只要更高频地结算哈伯格税,或者当社会资本的流通速率和周转速率提高,富人这么做所能获得的快感会边际递减,因为爽这么一把的持续时间会越来越短。

所以,这是一种又聪明、又善良、集美貌与智慧于一身的制度~

3、私有产权在任何一本哲学政治学教科书里都不是自然状态

石墨老师慷慨激昂地指出:

……暗搓搓的认为,看见好吃的东西就吃,看见好看的东西就拿,这是社会的自然状态。这显然是无产阶级阿Q暗搓搓的要抬走秀才娘子宁式床,顺便抢走赵司晨妹子和邹七嫂女儿的心态,是标准的邪恶的公有制。

「看见好吃的东西就吃,看见好看的东西就拿」,这恰恰就是社会的自然状态,霍布斯、卢梭早已确立了这个传统,我在这个传统下说话,石墨老师如果不认同,可以去敲启蒙思想家们的棺材板 2333 。

当然,一切观点都是可以质疑的,没有什么神圣不可动摇的观点,我不拿霍布斯和卢梭来压石墨老师(那样会变成石墨烯),我们可以就事论事地进行讨论。

我承认,私有财产的「观念」历史悠久,它的终极源头事实上不在政治学、人类学等领域里,而在动物行为学、进化心理学、神经生物学的领域里。不仅仅是类人猿,不仅仅是高级哺乳动物,就连鱼类、节肢动物、软体动物等,也有领地意识或领地行为。

但同样也必须承认,暴力与私产至少同样悠久,这二者也许是随着生物进化从进化树的根部一起萌发、一起生长,最终进入人类社会的。

所谓自然状态,是一种观念模型,你可以假设人之初性本善,也可以假设人之初性本恶,不同的假设仅仅是立论的工具,至于事实是如何,我想,当然是二者共存才是历史真实。

鲁宾逊漂流记中,星期五拥有自己的身体,但食人族也可以轻松剥夺他和族人的生命,星期五是否真的拥有自己的身体?

是鲁滨逊救了星期五,然后,鲁滨逊要求星期五做他的仆人,承认他对小岛的总督地位。如果生命权以及所有私有财产权真的绝对神圣,鲁滨逊又为何要这样做呢?

你也许说,前提是星期五自愿,而非被强迫,然而,为何鲁滨逊没救星期五的时候,他就没有这样的自愿呢?

这就是社会交换,无论暴力还是自愿,都是社会交换,需要交换者出筹码,衡量价值,算计得失,预期后果,区别仅在于采取了不同的结构,相当于一个是蹲便,一个是坐便,但只要你去大便,对你而言,就仅仅是考虑一些因素,然后做一个选择,二者没有本体论意义上的差别。从这个角度讲,石墨老师的思维是比较基础主义、比较形而上学的。同样,社会交换者也是衡量一些因素,然后选择是暴力还是自愿,区别仅在于若干因素的参数差异。罗斯巴德在《人、经济与国家》中对这个问题有非常细致周到的阐述,可以参考。

不仅如此。石墨老师表面上认为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可他没有意识到,自己其实是在为暴力侵犯私有财产辩护。他说:

请问,人类是否对自己的身体拥有产权
……我们拥有自己的身体,我们用身体劳动换来更多私有物品。这些物品我们爱卖就卖,不爱卖就不卖,这是天赋人权,神圣不可侵犯,社会的自然状态。

上面画出的三处黑体字在逻辑上是自相矛盾的,看上去合理,不是逻辑性的合理,而是修辞性的合理。

为什么这样说?我来解释一下。

我在《真》文中也有举例,蜻蜓点水地点出了这一点:王健林的万达广场被全国十亿人认知,因此才能做他的生意赚他的钱,全国人民为此付出了天量的认识劳动,但王健林并没有为此支付足够的工资。

这就并非是利用信息不对称制造柠檬市场,而是赤裸裸地暴力抢劫。因为王健林并没有成功地隐匿他的资产(与小男孩的飞机杯完全不同),全国人民都「花费精力」看到了他的财富,包括石墨老师。可是,这个精力,是你自愿、无偿花费的么?显然不是。他家的广告铺天盖地,你想不看也不行,你根本没有选择权,所以你不是自愿。不是自愿,那是什么?就是暴力。用通俗的话讲,是炫富招人烦,是商业社会的广告泛滥,但用哈伯格税理论下更能揭示本质的话来讲:

这是暴力抢劫注意力,暴力抢劫认知盈余,暴力抢劫意识和生命力。

这就是为什么哈伯格税拥有着巨大的潜力去解决现今资本主义社会和互联网的种种问题之所在,广告泛滥、注意力滥用、隐私泄漏、大数据侵占,哈伯格税对此药到病除——但既得利益者和卫道士绝对不肯乖乖地举手投降,接纳哈伯格税,所以这将不会是简单的商业模式创新,而将是一场革命。

石墨老师为王健林暴力抢劫平民注意力辩护,认为这是捍卫私有财产;

可是,他又说了,人的生命活动都是人的私有财产;

那么,问题来了:人的意识,不也是人的私有财产么?

既然我没有同意去花费自己的意识来认识王健林的私有财产,这就是王健林对我的暴力抢劫。

所以,石墨老师的逻辑,是只许王健林放火,不许飞行兔点灯啊。

尽管人类单次意识活动的价值是微额的,但它是存在的,更是我的身体的一部分,我的身体劳动的一部分,如果得不到工资支付,就是暴力剥削压迫。

这就是我为什么说:哈伯格所有制,是真正的私有制,彻底的私有制。

4、关于外部性

「你不给别人吃,就产生了负外部性」并非马克思主义的观点,而是维克里主义的观点。Weyl 的表达是「一个人(在产权的拍卖中)获胜的这种外部性,相当于剥夺了另一个竞标者的好处」,维克里的表达是在维克里拍卖中「每个人都必须支付其行为令他人付出的代价」。

哈伯格税的精神是,缺省条件下产权并不存在,然后开始拍卖物品,产权人是买家,「自然」是卖家,因此,二者之间的交易向其他所有人释出了外部性——一定要区分正负就是负外部性。

5、哈伯格税 + UBI:地球真相,人类之光

永久所有权市场和激进市场的区分,是 Weyl 讨论激进市场开宗明义的大前提,也是我的《真》文开宗明义的大前提。

石墨老师:

哈伯格税+UBI本质上是一种公有制下全社会收入再分配的方案。

我在《真》文第一节开宗明义即强调,石墨老师所认为的哈伯格税 + UBI 是「公有制」,这样的观点,是基于「永久所有权市场」的参照系得出的

这样的观点不仅石墨老师持有,许多书评人也是这么看的,但它是不完备的,因为,你必须先亮明自己的预设,不能把预设隐藏起来。这个预设就是,他们认为,产权是第一性的,交换是第二性的。

然而,这一假设是错误的。当然,这是一个经验主义的假设,就好比太阳东升西落,因此太阳是围绕着地球旋转的,如果不跳出地球的窠臼,你就无法说它是错误的。甚至就算飞出地球,只要你固执以地球为坐标原地,你也无法否认,太阳是围绕地球旋转的。

可它就是错误的。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以地球为参照系」和「太阳围绕地球转」本质上是同义反复,看似从前者推理出后者,实际上没有推理出任何东西。

这就是为什么我要花篇幅讨论「最小理想社会」,即为了跳出太阳东升西落的窠臼,以此为模型工具,清理永久所有权市场观点的若干问题。然后就会发现,哈伯格所有制并不是公有制,哈伯格税并不是公有制下的公共租金,这一点在《真》文第 1 节也论述过了。

重要的是,在这种市场下,理性人的行为显然是搭便车,不创造任何资产,不占有任何资产,等着社会发钱就好了。

在哈伯格所有制下,理性人的行为,将变得更纯粹,而不是更懒惰,对理性人最有利的,是追逐自己的内心去行动,做自己喜欢的事。

为什么会有这么小清新的结论呢?《真》文第 9 节已经指出,信息不对称对经济社会的双重扭曲,其中第一重扭曲是智能体个体差异的扭曲,导致次价首价比不为 1。次价首价比越低,哈伯格税率越低,个体缴纳的哈伯格税额越低。因此,个体的理性选择,是加强第一重扭曲,也就是从自己出发尽量扩大个体差异,让自己尽量与其他人不同——这就是遵从内心,做自己喜欢的事。

石墨老师:

此处飞行兔的测算有错误,理想的情况下确实是次价等于首价,税率100%,但此时UBI不是0,而是首价/全体人数。

其实,我对 UBI 的测算没有错误,可能是因为中间步骤没有写出来。

原文说的是「无条件基本收入无限趋近于 0」,确如石墨老师所说,理想条件下 UBI 在数值上等于首价/社会总人数,那么,这个数值看起来应该简单地视作人均 GDP,而不是 0。

但是,在一个接近完全平滑、无摩擦的社会里,几乎没有交换发生,所以周转率趋近于 0,哈伯格税率趋近于 0,哈伯格税的结算周期趋近无限长,UBI 也趋近于 0 。说人话,就是共产主义/完全竞争市场了,因为交换无意义了,所以产权无意义了,产权本身将成为社会的负担,认识产权也会有些微的交易成本,认识半天交换又不发生,那就没必要认识,交易成本就可以省下。

然而,虽然产权无意义了,但由于交换不存在,为了节省成本又不存在自下而上缴纳哈伯格税,所以「公共财政」也不存在,也就是说,所有的物品都绝对私有化,同时资源配置也无法再优化。于是,物主对物品的所有状态,将成为一种「无产权之产权」的状态。

也就是说,哈伯格所有制的终点,是所有物品的绝对私有化,无产权之产权,而非绝对公有化,因为绝对公有化再中心化分配的成本高于绝对私有化的成本,所以 UBI 趋近于 0 。

最后强调一下:

人们要对哈伯格税进行想象,不应当使用现实世界中的实体资产来想象。事实上,我不认为哈伯格税适用于三次元世界,我在文中也指出了把彻底的哈伯格税用在现实世界中的荒谬(会导致人们连做爱也无法办到)。哈伯格税的适用场景是信息世界,适用的产权不是地产、物权,而是知识产权。

原因在于——下面进入放飞自我的民科环节——哈伯格所有制适合高速运动的资产,譬如互联网上的内容、数据、个人隐私;永久所有制适合低速运动的资产,比如现实世界中的房地产、飞机杯。前者像是狭义相对论,后者像是经典力学。事实上我在对哈伯格所有制做一系列试算的过程中,发现一些式子接近于洛伦兹变换的公式,非常惊讶。我还会继续沿着这些式子进行计算,看最后是否能算出什么神奇的东西。

哈伯格税是一种愚蠢邪恶而无用的产物

真正的私有制!深度探究哈伯格税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