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Chaos

Expecting Chaos, Experiencing Chaos, Surviving Chaos.

哈伯格税是一种愚蠢邪恶而无用的产物

本文主要是为了回应@不明飞行兔的文章“深度探究哈伯格税”,关于哈伯格税,读者可以参考Glen Weyl的著作《激进市场》。

1、哈伯格税是一种邪恶的产物

引述飞行兔原文:

哈伯格税(Harberger Tax),是经济学家 Arnold Harberger 在 1962 年注意到拉丁美洲房产税征收难而提出的一种解决方案。在 Radical Markets (2018)一书中,Glenn Weyl 基于哈伯格税发展出其变体「公有制自评税」(COST)。这种税制「允许每个所有者声明他的财产的价值,然后公之于众」,然后所有者根据自评价值向政府报税,然后政府有权力「要求业主把他的财产卖给任何愿意支付报价的出价人」,把该财产「使用价值的一部分通过税收披露并转移给公众」,「税收越高,被转移的使用价值的比例就越大」。

这其中的关键就是“政府有权力「要求业主把他的财产卖给任何愿意支付报价的出价人」”。它意味着所有私有财产的市场化,这显然是邪恶的。

我们设想一个小男孩,他穷得一无所有,只有一个飞机杯。这是他最宝贵的东西,是他唯一的慰藉,是他祖父留给父亲,父亲留给他的传家之宝。在传统的市场规则下,小男孩有权利不卖掉这个飞机杯,也不需要为了这个飞机杯纳税。然后,哈伯格税来了,不难看出,小男孩必须为这个飞机杯定出天价并且缴税,否则任何一个比他有钱并且冷酷残忍的家伙都可以买走他的飞机杯,仅仅是为了折磨别人取乐。

哈伯格税就是这样一种邪恶的产物,它会把小男孩的最后一个飞机杯都夺走。强迫交易这种想法的邪恶程度,跟强迫性交是一个级别。


2、哈伯格税是一种愚蠢的产物

在上一个案例中,有些人会说,但是小男孩得到了钱啊?他可以用这个钱买一个新飞机杯啊?

这种说法愚蠢至极。所谓私有财产,指的是我们可以拥有土地,房屋等等实实在在的资源。这些资源我们可以生产,可以消费,我们需要的是资源,而不是货币。货币只是资源流通的媒介。所谓私有制是私有资产,不是私有货币。

想想看,货币是谁发的呢?在中心化国家体制下,是国家发行的。这意味着国家可以肆意超发货币,夺走人民的资产,而每一次国家超发货币,人民都必须多交税(因为价格上升了),还有比这更愚蠢的事儿吗?

好吧,我们假设货币是去中心化发行的,比如BTC。但是货币的持有量显然不是平均的,这意味着有钱人可以肆意夺走穷人的资产,而穷人必须多交税来保护自己,显然穷人会失去一切,还有比这更愚蠢的事儿吗?

在哈伯格税这种制度下,独裁者和资本家做梦都会笑醒,因为私有财产变成了私有货币,其结果必然是穷人失去了一切,只获得了虚假的货币。


3、私有产权是社会的自然状态

为了给哈伯格税这么一个愚蠢邪恶的东西辩护,飞行兔说:

你每时每刻对任何财物进行占有的状态,都在向你以外的社会释放外部性

并且进一步举例说:

鲁滨逊今天吃了一个鸟蛋,拿这个鸟蛋举例子。在最小理想社会中:
这个鸟蛋是鲁滨逊的财产;是鲁滨逊的财产,意味着鲁滨逊要求全社会(即星期五)认识到这一点。倘若鲁滨逊嘴上说自己对鸟蛋的产权神圣不可侵犯,但星期五根本不了解此事,随手就拿走吃掉了,那么,鲁滨逊谈私有产权就是空中楼阁。因此,鲁滨逊要让社会(星期五)认识到这件事。
鲁滨逊让社会(星期五)认识他的产权这件事,其实是给社会(星期五)添了麻烦,也就是鲁滨逊占有鸟蛋的所有权状态向社会(星期五)释放出外部性。

这种观点十分愚蠢且邪恶,因为它暗搓搓的认为,看见好吃的东西就吃,看见好看的东西就拿,这是社会的自然状态。这显然是无产阶级阿Q暗搓搓的要抬走秀才娘子宁式床,顺便抢走赵司晨妹子和邹七嫂女儿的心态,是标准的邪恶的公有制,而后果如何我们也早就看到了,是饿死三千万人,全社会做了一个公地悲剧大实验。

飞行兔假设公有制才是社会的自然状态,而私有制不是,为了给这种观点辩护,飞行兔进一步论述说:

这一片海岛本来是星期五和其他野人游居的地方,鲁滨逊到来后,为岛上引入了产权观念。本来,星期五可以在岛上随意取用资源。但现在,鲁滨逊宣布小岛是英国女王的领土,是鲁滨逊总督的私产,这造成了自然状态下的星期五利益的损失。
产权并不是先天存在的神圣之物,而是以雇佣劳动的形式被生产出来的,哈伯格税实际上是一笔支付给认识劳工的确权佣金。

这种逻辑本质上还是指向资本家的原罪,大意是你们的财富来自于掠夺全社会。所有产权都是你们掠夺来的。这种想法既错误又极为可怕。我们用一个问题来显示它的错误,请问,人类是否对自己的身体拥有产权

私有产权才是社会的自然状态。我们拥有自己的身体,我们用身体劳动换来更多私有物品。这些物品我们爱卖就卖,不爱卖就不卖,这是天赋人权,神圣不可侵犯,社会的自然状态。

因此,所谓鲁滨逊报价让星期五认知到自己的私有产权,这显然是极其荒谬的。鲁滨逊付费给星期五,免得星期五损害鲁宾逊的财产,这他妈哪儿是认知税,这是保护费啊!

飞行兔关于认知神经科学和维克里拍卖的讨论,很不幸,都是建立在保护费逻辑之上的,保护费逻辑本身就不成立,讨论如何搞好保护费,也没有意义。


4、富人欠不欠穷人的?

飞行兔说:

你每时每刻对任何财物进行占有的状态,都在向你以外的社会释放外部性

显然这种对于外部性的理解是错误的,外部性指的是两方交易,对第三方产生的影响。这种影响不能在两方的交易中体现,因此并未以价格形式得到补偿。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我开个饭馆特别火,许多客人来吃饭,吃完饭之后顺便去隔壁便利店买包烟,这就是饭馆给便利店带来的正外部性。在饭馆和客人的交易中,便利店获利了,但却不需要支付任何价格,我们称之为搭便车。

所以,飞行兔这种对于外部性的理解,骨子里面是马克思主义的。它的逻辑是,你柜子里还有两个包子而别人饿着肚子,如果你拿出包子给饥饿的人吃,大家都吃饱了,社会福利增加;你不给别人吃,就产生了负外部性(注意这才是准确的用法,外部性是分正负的)。

这种马克思主义的观点,在理论上站不住脚,在实践上乃是万恶之源。历史已经证明了。

古典经济学意义上的市场,只能起到帕累托效率的改善,而不能解决平等问题,参见福利经济学第一定律和第二定律。所谓帕累托改善是说,假如我和飞行兔一起做生意赚了100元,我分99元,飞行兔分1元,我们的钱都比之前多了,这就叫帕累托改善。至于我们俩到底是99:1的分配更合理,还是70:30的分配更合理,经济学不能解决这个问题,至于社会能不能解决这个问题,有无数政治哲学的讨论。


5、哈伯格税+UBI到底是什么

在全文末尾,飞行兔提出了一种哈伯格税+UBI的解决方法,这种东西本质上是什么呢?哈伯格税+UBI本质上是一种公有制下全社会收入再分配的方案。

一切物品都需要通过缴税来获得,本质上是把一切物品置于无时无刻的交易中,换句话说,它是公有制,资产一经产生,便归全民所有,无视产权。而资产的交易收入,按照一定税率发放给全民。

此处飞行兔的测算有错误,理想的情况下确实是次价等于首价,税率100%,但此时UBI不是0,而是首价/全体人数。不过这些细节无关紧要,重要的是,在这种市场下,理性人的行为显然是搭便车,不创造任何资产,不占有任何资产,等着社会发钱就好了。

大致如上。完。欢迎讨论。

真正的私有制!深度探究哈伯格税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