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极

无界版图首席经济学者,目前主研区块链与宏观经济学方向。偶尔写作,类型不定。

铁幕重归,新冷战时期的共产主义或成开启哈勃格税的契机。

铁幕再次拉下后,故事这边的主角也从苏联切换成了中国,共连体封闭的内循环市场会不会成为开启哈勃格税极致公有制的契机。危机的背面是否也蕴含着理想的种子。


自2018年中美贸易战初响逆全球化的号角,Covid-19的出现加速了这一进程。

各国社会与经济的顽结、矛盾凸显,蓬勃了数十年的全球化经济似乎再次走到了凋萎的时刻。一场不得不重洗的牌局也从幕后搬到了台前,这是新周期的开始,还是旧周期的结尾?至少可以肯定的是,一场属于本代人的巨变序幕已经开始。


比起演说的具体内容,正式的立场表明具有划周期的历史意义——彻底击碎了1979年以来双方持续43年明面上的“一中意识形态”:

新铁幕演说
出入境铁幕
通讯铁幕


而新冷战的形成也从头脑层面的决策下沉到了屁股,

由个人喜好延展成了集体佳选。

至于是选择一场热战还是冷战,其背后的诉求都是对需求与债务的重整。

在这一点上,内生的封闭市场不但能隔绝互溢的烂账,也阻断了欲望的越墙。

欲望是萧条界定的根本主观标准,没有欲望,也就不存在萧条(只要能喝上粥)。


关于战争对重整经济、社会的帮助可以参考我之前的文章:

俄乌停战?还是继续:一场干饭引发的战争


而内生市场的回归在历史上一直不是少数个例:美苏冷战、大清王朝...

内生市场的形成是时代周期的选择,本身并无好坏之论。

秉承既无他选,乐观向前的生活准则,积极想象一下未来中国经济社会的光景:

国有企业领导的内生统一市场(基于哈勃格税)

首先点明一个误区:广义的共产主义≠计划经济

共产的核心意义是一种共享经济结合集体主义的政治思想。

也就是说只要实现了共同生产、共享经济的社会,就是共产主义的社会。

计划经济只是手段,两者并不构成任何因果关系。

无论是从历史还是基于人性,计划经济中的<诱因悖论>一直是无解的命题。

一眼看到头的极致平均主义扑灭了所有的生产积极性,使共产沦为了“贫穷”的代名词。


不过庆幸的是Arnold Harberger 先生提出了一个可能得以解决<诱因悖论>的经济构想,该

构想无意间为共产主义社会提供了可行的解决方案。

一条关于极致公有制的路线:哈勃格税

简单来说:每个人自行为自己所"拥有"的资产定价,他人可以更高的出价无条件购获资产

的所有权,不过对于越高的定价也需要缴纳相应越高的税额。这些收取的税额重新统一分

配给全民,造就「无条件基本收入」达成意义上的共享经济,同时维系了生产诱因(积极性)。


关于哈勃格税的具体论述可以参考:真正的私有制!深度探究哈伯格税


不过一直以来,哈勃格税也因其巨大的难点(除了民众意识接受度外)得不到实施:

1.需要基于对第三方实体的信任;

2.没有诱因推动公民全部资产的主动登记;

3.难以全透明的方式分配税额;

4.不具备实现激进市场的流通载体。


有趣的是中国实现哈勃格税的要素已经或正在具备:

区块链技术

1.国家联盟链,通过分布式节点公证验证交易,解决单个第三方实体的信任问题。

2.从供应链开始所有商品全部作溯源登记上链,生产资料全部用NFT技术确权,没有对应NFT的产品为三无产品,以此解决公民资产主动登记的诱因难题。

3.通过智能合约技术自动执行税额的收取及再分配,消解中间机构非透明处理税赋的痛点。

4.国家专网开放各平台机构市场的接入接口,实现满足激进市场的统一流通载体。

政策层:统一要素、全国统一大市场的落地。


写在最后:机会与变革是危机的背面,对于重回内生市场的“新型共产主义”,计划经济显然

已不再会是解决方案,在宏观事实无法更改的情况下,我们是否可以抱有对哈勃格税初落

地的期翼,去面对新的时代阶段。


参考:

  1. E.Glen Weyl & Eric A.Posner,《激进市场》,2018
  2. 卡尔·马克思,《资本论:政治经济学批判》
  3. 不明飞行兔,《真正的私有制!深度探究哈伯格税》
  4.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意见》
  5. Eric,Hackers & Painters, Open Source Projects, NFTs, and Simplified Harberger Tax
  6. Vitalik Buterin,Liberation Through Radical Decentralization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俄乌停战?还是继续:一场干饭引发的战争

真正的私有制!深度探究哈伯格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