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n

教育工作者;传播学、心理学爱好者;前新闻从业者。

午夜风雨

(edited)
盛夏午夜的一场大雨,被风挟持,敲打窗台。我从即将睡着的床上爬起,关窗,呆站,又呆坐,敲下一些文字,记录一场盛夏午夜的大雨,以及,失眠的一些胡思乱想。

刚想要睡着的时候,听到雨滴敲打窗篷的声音。担心北侧卧室和厨房的窗户飘雨,就起床查看。

酷暑难耐,一场午夜的大雨也是不错的被动选择。

可能是睡前翻看日记的原因,很多零碎不堪的陈年旧事涌上心头,在这个爱人带孩子一起回南方老家过暑假的自由时间里,追忆往事成为自我真实存在的证据之一。

而反过来看,这种真实同样可疑。

孩子出生一年多来,甚至要加上医学确认孩子存在的近两年来,我和爱人便逐渐失去了自我——所有的自我都建立在个人时间的基础之上。

工作会吞噬一个人,养育一个孩子,更甚。而绝大多数普通人,都只不过是被困在了工作、生养的生活琐碎之中。

我向来认为工作没有资格与生活并列,工作只是生活的一部分。如同此刻的暴雨滂沱,也并非整个天气状况,但如果我没有关好门窗,那么,我今晚午夜的窗下,将很可能会酿成一场生活的泥淖。

真实自我如是,工作生活——你看,我还是把它们两个并列了——如是,甚至就是风雨雷电山花海树赤日苍穹,皆如是。

那又有什么好感慨的呢?

只是每一个雨夜,甚至包括大雨降下的白天,万籁俱寂之中,只剩下雨点滴落的声音,岂不是自然最美的声音?

当然,这可能只是我盛夏夜晚睡不着觉的矫情托词。那么,可以停下笔,好好听一听窗外的噼啪滴落之声。

雨滴落下,敲打房体和窗玻璃,噼啪作响,而更多的则降落在了这座城市的地面上。

是的,这座城市并没有多少土地。在传统的农人心中,覆盖水泥的路面,不是土地,土地是能种出庄稼来的。

我几乎所有的风雷雨雪记忆,都来自三十年,甚至更多年前的农村童年。

城市没有四季,没有风云变幻,人们总是有各种各样的办法,来避免大自然带来的尴尬。

优渥的生活条件,细分的服务市场,都在保障城市的正常运转不受影响,保障人的自由与尊严。

但毫无疑问,大自然才是真正的主宰。战天斗地,改天换地,都只不过是痴人说梦的呓语,充满着狂妄的自大和自以为是。

自然的,才是最美的。

进城求学、生活的十多年,反而丧失了感受自然之美的能力。

学生时代无病呻吟——很像此刻深更半夜的自己,为赋新词强码字;工作了,忙着挣钱,物质欲望持续飙升,在不断内卷的潮流中,早就找不到了自己,忘记了自己何所从来,忘记了人生本身活着的意义。

当然不是为了所谓的成功蛊毒。

人生世俗,生命功利,无论是金钱、权势或者美色——在尊崇男女平等的自己看来,“美色”于此是一个很奇怪的并列词汇。当然,男色也是色,那么,男女平权就说得通了,就不存在物化女性的嫌疑了。

任何欲望终将化为尘土,或者雨水,或者风雷霜雪。归于虚妄,前仆后继,前赴后继,连绵不绝,却没有一点前车之鉴。

生活就此被牵累,人生这样被荒废。

你看那些早晚高峰挤着上下班的地铁上,几乎从难见到双眸闪亮的人。眼中无光,人生无望。

希望与欲望,一字之差,主动追寻与被动裹挟;精神与物质,并不对立,但物质极大丰富的今天,精神空虚却并未被我们所看见、所承认。

盛夏午夜的一场大雨,被风挟持,敲打窗台。我从即将睡着的床上爬起,关窗,呆站,又呆坐,敲下一些文字,记录一场盛夏午夜的大雨,以及,失眠的一些胡思乱想。

始终还是要怀着敬畏之心,感谢师长父母,尤其是自己,还有驾驭常用字三千的能力,不至于活得行尸走肉。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