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n

教育工作者;传播学、心理学爱好者;前新闻从业者。

户口

發布於
户口是中国、朝鲜等世界上极少数的几个国家仍在实施的人口管理高压政策,因其与人口福利强相关,所以至少在目前的中国,户口政策饱受诟病但人们还是趋之若鹜。户口带来的入学等问题遥远不足虑,但你想要真正健康、快乐成长、学习、工作、生活,还是需要你及早离开这片土地,离开这个混乱、谎言充斥的国度。

去年的昨天,北京第一场雪,户籍警察姐姐心情好,没怎么刁难,妈妈跑了半个月的户口,终于落下。

户口是中国、朝鲜等世界上极少数的几个国家仍在实施的人口管理高压政策,因其与人口福利强相关,所以至少在目前的中国,户口政策饱受诟病但人们还是趋之若鹜。

妈妈毕业找工作时,就瞄准了可以分配北京户口的工作,我当时不以为然,但并不反对她的主张。当然,也不支持,顺其自然就好。

妈妈拿到了一份薪水只够吃饭住宿的工作,但有集体户口分配名额。两年后,妈妈离职,为此付出了我俩多年的积蓄作为落户后违约的代价。

虽然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明确了公民有迁徙的自由,但相关的下位法却各行其是,最明显的就是户口政策,以及附属其上的教育政策。

户口政策通过限制人的权利、福利等,达到限制人口流动的目的。

早在计划经济年代,城镇户口人员吃商品粮,是需要持票购买粮油米面的,仅只有钱并不能自由买卖。而农业户口人员,则需要按家庭人头上交公粮,甚至更早的农业合作社时期,劳动力需要上工挣工分,才能在集体大食堂吃饭,虽然并不能吃饱,还频繁饿死人。

城乡二元的政策体制带来了城市的发展,而农村则日益凋敝。因为农村一直在供养城市,而城市反哺农村则少之又少,甚至根本没有任何政策保障。

及至1990年代,激荡全国的打工潮兴起,农业虽已实施包产到户,但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农业只是勉强能够养活更多的家庭成员,想要过得好一点,依靠田地里的庄稼,于事无补,于是年轻人外出务工成为潮流。

此时的户籍政策大显神威。

农村人到大城市打工,至今干着最脏最累最危险的活,但工资水平却依然属于最低阶层。早些年拖欠农民工工资都是最频繁的社会新闻。

至于这些漂泊在城市的打工者,没有社保福利都是稀松平常的事,出了工伤、落下职业病,通常都是用工者出钱买断,政府也不愿意出面保障更多。如果有人走舆论监督、司法诉讼程序,也是代价沉重。更有甚者,如2017年此时的北京,寒冬腊月,打工者被政府以防火整治的名义,驱逐出屋,赶回老家,切割“低端人口”。

这些外出的农村打工者,绝大部分的户口都依然落在老家农村,所以政策福利很难覆盖到他们。一方面,这种情况减轻了城市的用工成本和压力;另一方面,也让城市治理者少了很多头疼的工作和给予这些流动打工者的政策福利,保证了政府税收,但却并没有明确的相应支出在这些人身上。

最令这些农村劳动者寒心的,不是城市留不下来,而是即便自己再努力,因为户口限制,自己的子女也无法在城市读书,甚者连居住地周边的公立学校都无法入学。这在九年义务教育是法定责任的国度,依靠父母、子女户籍制度,将适龄儿童拒之学校门外的做法,明显违背法律精神。

退一步,即便入学读完高中,高考也必须回到户籍所在地报名参考。

至于其他医疗、养老等社会福利付之阙如,相对子女读书,都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了,但他们依然无法享受,即便在城市生活、学习、工作、纳税一生。

感谢妈妈去年昨天将单位的集体户口迁出,落到现在房下的居民户口,让你在夏天一出生半个月后,就拥有了北京市的户口,相关读书、成长的权利和福利都有了保障,至少不用再回到我的籍贯地豫西南农村,也不用回到妈妈的籍贯地大西南三线城市,而是拥有了大都市的教育、成长资源。

而这才是他们用户口政策限制人口流动以保护一己私利的终极动力和目的。

近来杂务颇多,写给你的文字停滞多日。思来想去,户口带来的入学等问题遥远不足虑,但你想要真正健康、快乐成长、学习、工作、生活,还是需要你及早离开这片土地,离开这个混乱、谎言充斥的国度。

这也是我和妈妈目前努力的长远新目标之一。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