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譯草之庭】堤風音

日文接案翻譯、巴哈花精諮詢師、駐點按摩師、業餘國標舞者。想在這裡說說翻譯、說說花精、說說情緒。 象特市—每日花精冥想與生活:https://liker.social/@sakuia 翻譯工作或花精諮詢問題請洽:[email protected]

【隨筆】「任性」與「情緒勒索」的距離

「情緒勒索」,我一直覺得這四個大字好殘忍,把所有可能的善意、好意、他人的想法全部框列進去,通通變成一種標籤。

人生而在世,能在任何時間點、任何一個因緣際會下遇見世界上不同的人,和他們產生連結,我跟對方可能有不同的想法、不同的背景、不同的經歷。任何一種邂逅,對我來說都很美好,是我成長的糧食,是我確立自身的鏡子。

連結、陪伴、扶持,對我而言如同呼吸,我可以做好自己的事,但也想陪伴他人前行。

這是善意?錯了,這是我的任性,我的期待,我面對世界的方法。

但他人也有他人的任性,他人面對世界的方式,假如我想陪伴的人,不想要這樣的陪伴,那我應該無視自己的想法,隨便他自殘?隨便他傷害自己?對我來說,那叫做壓抑,那叫做軟弱,那叫做逃避。

無數人質問我,我的想法不尊重他們,我要說,對,我就是不想看到一個人遍體鱗傷,一看到身邊有這種人,我會脊髓反射衝上前觀察他需要什麼,做任何我可以做的事。

這是我與生俱來的天性,哪怕再有多少人阻止我,再有無數人抗拒我,我都不想忽視自己的想法與淚水。

如果我忽視自己,我未來一定也會忽視真正重要的人。

當一再有人質問、否定,我卻不曾改變這個想法的時候,那一定是我最原始的初衷,最單純、最開頭的「自我」。

正義、善意、好意,自始至終,都只是一種任性。任性地希望人人能跨過難關,任性地期待人能美好、良善,任性地打算把世界染上除了黑色以外的任何顏色。

只因為對我來說,世界就是如此繽紛,五花十色。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巴哈花精系列-馬鞭草花精 Vervain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