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crifice 生贄
sacrifice 生贄

想學,想飛,想看見,想離開地球表面。 試著梳理沉浸於AR、VR、MR、XR等新媒體的一些想法。 (修改受限,馬特市成為記載我錯字與記憶偏誤的所在) 我也在方格子:https://vocus.cc/user/@sacrifice

VR: 鏡子 / The Mirror

一個迴身,男孩長成自己討厭的大人,生了一個討厭自己的小孩。

沉浸共感度:★★★☆

導演:吳德淳 / Wu De-chuen
製片國:臺灣/Taiwan
類型:動畫
年分:2022
總長:15min

導演吳德淳是臺北電影節與金馬獎動畫獎項的常客,《鏡子》是導演第一件VR作品,改編自臺中小說家謝文賢於2011年發表的同名短篇小說《鏡子》。謝文賢亦是小說獎、文學獎的常勝軍,導演吳德淳選擇將小說家謝文賢的創作《鏡子》VR化、動畫化,或有英雄惜英雄之感。

戴上頭戴式顯示器,我們進入了只有男人與男孩的世界,在這個世界裡,女性是慾望投射的標的,是施予治療者,是神祈,是地獄使者,是符號,唯獨不是人--沒有個性,沒有偏好,沒有屬於自己喜怒哀樂,只能回應男孩或男人。宣傳海報上,女性甚至沒有五官。

導演受訪時特別強調無行為能力者與馬桶的關聯。只是,為什麼男孩坐著如廁時沒坐在座墊上--馬桶座墊掀起置於男孩背後?(圖片來源:https://www.kff.tw/film/content/2335)

沒有讀過作家謝文賢的作品,無法判斷這樣的基礎設定出自導吳德淳的詮釋與超譯,或只是忠實呈現作家謝文賢短篇小說《鏡子》想表達的內容。這樣的基礎設定令我甚為焦躁、坐立難安。我也不知道這樣的坐立難安是否在導演的期待之中,或意料之外。

兒童期都有一段學習在馬桶上如廁、戒尿布時期,不少大人命令小孩在固定時間坐在馬桶上痾便完畢才能離開,自以為這樣是在「教育」小孩、「養成良好如廁習慣」,完全不在乎這麼做是否符合幼兒需求,可能會產生與目標完全相反的古典制約諸如「失去便意」與「坐上馬桶」相連結。

在《鏡子》這部VR中,坐在馬桶上與處罰及剝奪連結,男人將男孩困於馬桶,剝奪男孩與女性相處的權利,趁此時與女性親密。

男孩長大成為男人,男人則鏽蝕衰敗老去、穿越鏡子到另一側重返男孩。 (圖片來源:https://www.kff.tw/film/content/2335)

鏡子反射現實世界,鏡像乍看一模一樣,忠實呈現,卻是左右相反的虛影,不具空間質量。《鏡子》裡的男孩長成男人,不願從事原本男人的職業,也不願穿上原本男人的衣著,卻仍複製了原本男人與女性、男孩相處的行為模式。男孩破壞男人與女性的好事,可能是男孩反抗男人過度擴張的管束與控制,也可能是返老還童的男人,穿著男孩的皮囊,嘗試奪回失去的權利。

跨越三個世代,自女神為信仰中心到無神論者、神壇毀棄,但顯然只有表相更迭,骨子裡仍然固著不願變遷,複製再複製。

現實世界,以鏡面為界分別虛實,在模擬真實的VR世界中,鏡裡鏡外無從區別,全為虛妄、無有真實。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