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林

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 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 料峭春風吹酒醒,微冷,山頭斜照卻相迎。 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 蘇軾 - 定風波

信仰

當以為自己是熱心教友,跟主很接近,但其實只係跟神父或教友親近

我是教友,但未必很多人認為我是。

如果我解釋因為我入世,似乎是自己讚自己,亦自欺欺人,所以我不會這樣說,我只說我有自己的一套。

自小領洗,教友家庭,已經不用說為何會信,成長期又在教會的氛圍內,所以沒有什麼信仰危機或掙扎,更加不會有因為信主跟家人反面的那種堅持,亦不會怕朋友因為我信教而戲弄自己。

一直信,就一直信,完全無困難或挑戰。但信仰並不會一帆風順,就是因為我曾經懷疑。不是懷疑神,是我懷疑自己。

所以,我有時會覺得,不要問,只要信,對好多人來說是OK的,是比較適合的,因為信仰真係很難解釋。

有時自以為是,當以為自己是熱心教友,跟主很接近,但其實只係跟神父或教友親近。

有時自以為非,不是一個好教友,只不過是因為少去教堂,同神父或教友不熟悉。

曾經算是個超級教友,每天去聖堂,又讀經又聽道理,早午晚都祈禱,還不時跟其他教友討論信仰,又不斷參與和幫忙舉辦宗教活動。

不過,當我每次看到目不識丁,只懂跪下諗經的年老教友時,我總覺得他們會比我容易到天國。(不要誤會,不是說因為他們年紀大就快去天堂啊!)

因為抱有疑問,我開始覺得我做這麼多都沒有用,我做多不代表我做得對,我熱心只係因為我在教會中得到快樂,得到認同。得來容易的幸福,會令你不懂得如何去追求幸福,得來容易的信仰,也會令人不懂得自己到底信什麼。

離開或者是個好方法,假如不再回頭,也許就是自己根本不信。

像水杯滿水後裝不了水,要獲得真正的信仰,可能也應該先放棄不真實的信仰。

近年來,我没有特別尋,也没有刻意的找,但總會有些事、有些人,把我的信仰帶回來。

我没有想太多這是不是神的旨意,這樣會太過"神"化了,我只是想,安心就好了,這畢竟不是喜歡與否,也不是認同問題,是信仰問題。

不能堅信的,就不能堅持下去。

信仰也一樣,不能夠堅信的,就不能一直信下去。

如果信仰只是一種表態,只要參與一些儀式就夠了。

如果信仰是一生堅持的,就只能用一生去堅持,問題是,有什麼是你一生都能堅持?

假若有一點懷疑自己,信仰就不會真實,信只是說給別人聽而已。

我是教友,儘管未必很多人認為我是。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