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宾

由历史看今天、未来,由世界看个人、国家

川普留给美国的惨痛教训

川普留给美国的惨痛教训

问题的提出:四年一度的美国总统竞选大战已经拉开帷幕,就目前选情来看,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也有叫川普的)明显落后于民主党的拜登,似乎特朗普的败局已定,看来特朗普翻盘连任的希望渺茫。不过,本文主要不是聚集于美国的总统竞选,而是对特朗普这个现任总统这几年的表现做些分析,觉得这个人作为另类,这四年带给了美国太多的负面因素,为共和党作了许多的背书,成为共和党的负资产,对美国和世界都是危险和灾难,留下了太多沉痛的教训。我相信,特朗普现象在以后会成为重要的研究选题。

特朗普好像从来也没有从政的经历,连市长、州长都没干过,也没被选过国会议员,商人据说也是奸商,。就一个另类素人。就个人性格分析,首先是自大狂,几乎目空一切,一脸的傲慢,基本上就没见到他谦虚过;其次,是暴躁狂,情绪极不稳定,出尔反尔、反复无常,有传说平均每天撒谎22次;再次,迫害狂,整天想着当白宫的皇帝,要求下属绝对忠诚,总是对下属不放心,四年不到,从国务卿到国防部长、司法部长、国安顾问等,一大批官员去职,几乎超过了历任总统。剩下不多的对他似乎死心塌地的人,但这些人由于处处受制于特朗普,唯唯诺诺,缩手缩脚,不少功夫用在了拍马屁上。面对众议院的调查弹劾,污蔑是“猎巫”,是“政治迫害”,堂堂一总统,不走司法程序应对弹劾,却靠发怒漫骂,这算什么?这四年,处处败笔,从国际上到处树敌、,孤立美国,到国内减税扩大贫富差距,加重财政负担,不是通过与墨西哥加强协商,却建边境墙,学中国秦始皇修当代的“万里长城”,还承诺要墨西哥买单,公权私用,为罗杰斯通减刑,大事乱决策,小事瞎指挥,新冠病毒疫情期间的表现充分暴露了他低下的能力……在许多人眼里,这样一个总统的能力,可能连一般的政府官员都不如,比不上一个普通的美国公民……难怪有许多医学专家认为他有严重精神疾病。所以,从特朗普身上,美国有必要吸取深刻而惨痛的教训。

教训之一:选民有一个提升素质的问题。2016年,特朗普代表共和党与民主党的希拉里竞选总统,在选民选票落后于希拉里近300万张的条件下,通过选举人票侥幸弱势当选美国新一任总统。我这里无意批评选举人制有什么不是,只是讲特朗普并没有得到足够的选民支持,理应昔日的狂妄自大有所收敛,将尾巴夹起来做人。但特朗普不是这样,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似乎美国天下都是他的了,他近4年的表现充分证明了这一点。问题在于,特朗普作为一个商人,也有说是一奸商,狂妄自负,有说离过3次婚,六次破产,一生几乎劣迹斑斑,逃避当兵,上大学都是做假,还有性侵嫌疑,说话不着调,满嘴跑火车,撒谎成性,连母亲都瞧不起他,侄女则说他是美国的危险,可是就样一个乏善可陈,一个烂到几乎没有底线的人,为什么能当上美国的总统?联系特朗普给美国带来的损失和灾难,我认为美国的选民不能说没有责任。就是到底坚持什么样的标准,选一个什么样的总统。尽管不可能有统一的答案。但基本的道德、人格、能力等是要有的,底线不能突破。诚然,用黑格尔“凡存在的都是合理”的说法,特朗普当上总统有一定的原因。就是有部分选民对美国的现实严重不满,希望有一个人来打破僵局,特朗普虽然是一另类,哪怕有极右倾向,甚至法西斯影子,也要让这个人试试,结果不幸被在选民中不占优势的人群选中了特朗普,在选举人制条件下成为事实,结果让美国有这几年里形象严重受损。在以后的年代里,美国选民应该有所警醒,防止特朗普这样的人登上总统高位。

教训之二:美国两党之争必须置于国家利益之上。 长期以来,民主党、共和党两党竞争,分别为执政党和在野党,轮流执政是美国的重要政治特征,两党在国家利益这个天平的左右两端进行微调,保持着国家发展的方向和平衡,也维持着美国的繁荣与活力。但是,也有时候,出现两党竞争局限于一党之私,甚至一人之私的情形,出现偏离国家利益、甚至损害国家利益的情况。比如围绕特朗普任总统这几年,民主党与共和党之间恶性竞争,几乎水火难容。凡是民主党提议的,共和党就反对,凡是共和党拥护的,民主党则反对。面对特朗普明显的拙劣表现,德能极不配位的批评,共和党硬着头皮为特朗普站台、洗地,有的共和党议员讲话也很离谱,说什么特朗普是上天派来拯救美国的,极其夸张。其实,特朗普不用说连任无望,恐怕后面诉讼缠身,他如果不被判刑入罪,就算是人身赢家。美国下一步要吸取的教训,很重要的,就是将两党之争纳入到国家利益的轨道,对为了一己之私侵犯国家利益的,绳之以法。

教训之三:共和党是否值得特朗普付出沉重的代价?美国政治基本上是两党政治,在共和党内,有许多德高望重的英雄、名流,如里根、麦凯恩等。但是特朗普这样一个油头滑脑,奸诈狡猾几乎从来没有好形象的人物,却被共和党推选参与跟民主党角逐美国总统选举,令人匪夷所思。无非是特朗普作为一匹野马,不按游戏规则出牌,试图通过兵行险招,战胜民主党。在一定意义上,非光明正大之举。当然,在许多共和党人的眼里,只要夺得白宫大位,可以不择手段,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这也意味着,共和党在开始,就准备为特朗普背书和买单。果不其然,特朗普上任美国总统以后,从通俄门到通乌门,再到弹劾,以及后来处处撒谎,在治国理政特别是新冠病毒疫情等方面拙劣低能的表现,可能让共和党暗暗叫苦不迭,脸上无光。尤其是在弹劾特朗普问题上,尽管共和党靠参议院的多数优势用投票否决了弹劾,但从过程来看,共和党为特朗普所聘请的大名鼎鼎的律师并没有做出有力的辩护,共和党也没有对以民主党为多数众议院提出的弹劾有令人信服的反馈意见,或者也没有向公众做出有力的解释。其实,否决弹劾,至少要回答弹劾本身的事实是否成立,如果事实成立再看是否构成弹劾的依据。然而参议院简单行事,就是根据共和党在参议院的人数优势否决了弹劾。我估计此事情未必就此了断。将来还会有所追究。而且,共和党为了特朗普的所作所为,有的可能要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今后几年共和党可能一时抬不起头,处于劣势地位。当然,共和党也会检讨迟迟不与特朗普切割,为特朗普付出的惨痛代价是否值得       

教训之四:对胡作非为给国家产生灾难性影响的总统如何有所警惕并加以追究?跟美国前面的历任总统相比,特朗普给美国造成了许多负面的影响,有的影响几乎是灾难性的。特朗普上任伊始,就以反全球化、逆全球化的面目出现,不与任何西方同盟国协商沟通,单方面私自推翻奥巴马在任总统时期美国主导签订的协定,以及美国先前成立的国际组织,如《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伊朗核协议》、《巴黎气候协定》、联合国科教文组织、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等,让欧盟很受伤,美国很孤立,陷美国于不义。特朗普跟西方盟友翻脸不认人,对欧盟各国要加征关税,要西方国家多交北约军费,向日本和韩国增收保护费,遭到西方各国严辞拒绝,并提出反制措施,让美国颜面尽失,在全球的领导地位受到严重威胁。美国在世界上是所得税较低的国家,但特朗普利用共和党在国会两院的多数派优势,通过了大规模减税的提案,不仅加剧了美国的贫富差距,加重了美国政府的庞大债务,而且打破了全球的经济平衡,破坏了正常的经济竞争。特朗普上任总统这几年,应该是让美国在世界上最受伤的几年,对美国带来的灾难性影响要经过多年的时间才能修复。

教训之五:经济增长究竟对于美国总统应该放在一个什么样的位置?在每次美国总统竞选中,经济增长都是其中的重头戏。轮到了特朗普参选这一届,特朗普更是无比拔高经济的作用,要秀经济,在经济上大做文章。其实,他作为一个商人,是否懂得经济,可能要打个问号。假如是奸商,他的经济增长动机就值得可疑。从他上任这三年来看,尽管特朗普也算是使尽了浑身解数,又是大规模减税,又是经常发难美联储,指责没有加发货币,没有降息反而加息,美联储后来也基本屈服了特朗普的压力,但美国经济并不比奥巴马时期有显著改观。奥巴马后期的失业率降到了4. 5%,,经济增长速度基本在2%左右,到了特朗普,尽管下了猛药,有降税强心剂,但经济增长速度并无实质性高涨,关于最高到了3 .5%的失业率,并不能说明特朗普有多大能耐,很大因素是统计的基数有了变化,主要是特朗普限制移民的政策,移民少了,非农人口的基数也小了,分母小了,即使分子不变,数值也会增大,特朗普经常吹嘘、引以为傲的美国失业率可能就是这样来的,不能完全反映美国的经济实情。从另一个侧面分析,特朗普刺激美国经济增长的政策,特别是美联储为特朗普经济所做的铺垫,表现最为显著的,是为美国股市打了强心针,刺激道琼斯股指以年均16%左右的速率高涨,为美国经济制造了大量泡沫,为新一轮经济危机和衰退潜伏下隐患。问题的关键是,诚然,经济在美国国家生活中有着重要的地位,但是究竟有着什么样地位和作用?我想,在美国社会生活中,经济肯定不是美国的全部,甚至也不第一位的。但是许多人将经济看成是重中之重。为什么?就经济而言,人类经济最初和最终的目的,就是以消费为中心的生产活动。在解决了温饱以后,尤其是现代文明以后,经济增长就既不是唯一的,也不是第一的,如果一个国家的人口没有大的增长,消费基本饱和条件下,没有大的消费品升级和更新换代,经济就不会有大的增长。增长太快,大量消耗能源原材料,经济就不经济。同时,经济增长太快,会带来剧烈的市场波动,也会加速和加剧经济危机。一个美国总统,只是在经济上做文章,在某种意义是就是短视和狭隘。再说了,就美国潜在的生产力和劳动生产率来说,如果发挥它的增长能力,我以为在一段时期里面实现10%以上的经济增长不是难事。因为有资本的优势、科技的优势,在国内市场需求不足的情况下,可以满足对国际市场的需求,美国的产品在际市场的竞争力优势是显而易见的。只要国外有需求,美国经济增长可以是爆发式的。但是,满足国际需求有两点需要考虑:第一,是否不考虑国际上的支付能力?比如,由于美国商品的质量和性能优势,对美国的出口需求十分旺盛,但是许多国家没有现实的购买力,不具备可支付的需求能力,美国不会不考虑支付能力,无偿出口提供外国需要的商品,有的国家能干,美国不会干。第二,有些需求,是否无条件满足?美国考虑到技术保密和国家安全,对有些国家的进口需求会有所保留,比如对有些国家,限制高技术产品出口,对有些国家限制高精尖武器出口。受这些因素的制约,美国的经济增长不可能、也不需要过高的速度,由于国内消费需求是美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这样美国经济增长保持在2-2.5 %左右的速度就是理想的速度。有些经济学家当美国经济超过2%增速的时候,就会争论经济是否过热的问题。可见,过分抬高经济在总统竞选中的地位,容易误导社会,并不反映美国真正要解决的现实矛盾。在今后,美国有必要从特朗普这里吸取深刻的教训。

教训之六:对一个“让美国再次伟大”的人竞选总统要提防什么?让美国再次伟大”,这是特朗普竞选总统时提出的极具煽动性的口号,在美国社会中形成了不小的冲击波。许多美国人可能并没有深究这个口号的可靠性,但明显被特朗普吊足了味口;他们未必去回顾美国伟大的辉煌,也许只是对美国的今后抱有幻想。但是,做理性分析,特朗普这个口号是极其荒谬,做法则更离奇。首先,就问一下特朗普,美国什么时候不伟大了?要等着你来再次伟大?美国集中了全球的科技精英,有着良好的市场竞争机制,很高的自由化程度,加上民主法制的体系,这是一个既尊重个人权利,又规范人权利行为的国家,所以保持了很高的生产力和劳动生产率,处于人类社会经济发展的顶端,扮演着全球领导者的角色,承担着重要的责任义务。怎么就不伟大了?再看特朗普任美国总统这几年,不仅没有让美国保持伟大,而且让美国显得孤立,有“去美国化”的态势。先是抛开西方盟友,私自退出有西方盟友参加的协议和组织,接着跟昔日同盟国翻脸,要讨回与西方国家交往的损失,甚至要变本加厉的取回来,又是加关税,又是增收保护费,遭到西方多国的强烈反对和反制。解决与中国的贸易矛盾,本来奥巴马总统在任期间已经出现明显的趋势,可是一手好牌被特朗普打得一塌糊涂。对中国的加税手段,既没有出现美国在中国的投资大量回流,也损害了美国消费者的利益,叫“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其实,如果要减少美国与中国的贸易出逆差,只要通过配额减少中方内资企业对美国的出口,就可实现中美贸易平衡。可是特朗普眼里看中的几十亿美元关税,结果中美贸易减少,但贸易逆差仍在。一个曾经夺下海口的狂人,近几年不断被打脸,目前极低的民意可能也佐证了对特朗普这个“让美国再次伟大” 的人的蔑视和鄙视。

教训之七:能不能充分认识民主的局限性?在许多人的心目中,尤其是在一些专制国家有自由民主意识的人士中,总是理想化的认为民主体制一定会选出一位好总统,特别是美国这样一个被称为是全球自由民主灯塔的国家。所以,对出现特朗普这样的一个另类总统感到疑惑不解,怎么可能让一个近乎品德低下、能力低下、情绪紊乱不定的人物成为灯塔国的总统?以至于包括中共在内的一些专制国家一直批评美国民主的不是,特别热衷于美国民主的乱象,当然也以特朗普的出现来讽刺美国的民主。我觉得许多人缺乏对民主社会的全面认知,至于从专制角度来诅咒和嘲讽美国民主的,是少数,主要是专制国家的宣传机构以及被宣传洗脑的人。从我的角度,民主可以保证在大多数情况下选出一个优秀的人才成为总统,但不能保证每一次选举一定会选出一位杰出的人才做总统。特朗普作为另类横空出世,就是验证。在历史上,德国出了法西斯希特勒,日本出了东条英机,意大利出了墨索里尼等,他们都是民主国家选举出来的。所以美国选出了有法西斯倾向的特朗普并不完全是怪事。主要还是这一段时期,美国极右翼主义、种族主义抬头,加上选举的偶然性,恰巧让特朗普这样一个品行不端的人有可能弱势侥幸当选。这应该是民主国家历史长河中的一段插曲。但是不能因为出现了希特勒、东条英机以及特朗普式的人物就怀疑和否定民主。客观上,民主对于专制的巨大优越性是显而易见的,尽管民主有其自身的局限性,也反映了人类的局限性,人类以及民主永远不可能尽善尽美,但专制永远不能与民主相媲美。不能以民主出现的问题来反证专制的优越性,专制国家以民主中的问题来掩饰专制的黑暗,自喻专制的优越性,不符合人类历史发展的逻辑。诚然,专制也非一无是处、一事无成,但民主与专制相比有天壤之别,不仅是量的差异,更有质的区别。民主国家要做的,不是用专制来解决民主的问题,而是尽可能减少和防范民主中的特朗普现象,哪怕民主不可能消灭特朗普现象,但也要为减少和避免特朗普现象作出不懈的努力。

教训之八:必须认真防止象特朗普这样滥用总统特权的问题。特朗普在美国和世界上的形象,就是一个狂妄自大,无法无天,想怎么干,就怎么干的人,他崇拜普京和金正恩、厄尔多安,与习近平是很好的朋友。这样的人,一心要做白宫甚至美国的皇帝(其实他当上皇帝也是暴君,是很坏的皇帝)。他可以利用宪法赋予的总统特敕权,对自己的死党罗杰斯通在罪刑确凿的情况下减刑;在遭到众多反对的情况下,动用国防费用建造隔离墙;在发放疫情救济的过程中,将特朗普自己的头像印在救济卡上,如此凸显自己的权力,好像这个救济不是美国国家的福利,是他特朗普的福利;面对民办的自由媒体,只要指出特朗普不是的,一概斥之为“假新闻”“左媒”,连原来奉承特朗普的福克斯新闻,一旦做出不利于特朗普的事,也被怒骂成假新闻……总统不是法外之人,特朗普凭什么恣意妄为,以总统的特权拒绝交出税表,开创了美国总统的先河。关于特朗普在总统任上的为所欲为,可能有些超出了总统的权力,即使在总统权力范围内的,也有一个事前报备、事中约束、事后追究的问题。有些权力的使用,可以在事中限制,有些则要事后追究,必须保持权力与责任的平衡,真正实现前总统乔治•布什讲的,“将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

最后,需要申明,我不是美国人,算是旁观者,我对特朗普现象的分析,只是凭我知道的信息,是事后的看法,所以,我不仅是一个事后诸葛亮,而且是事外诸葛亮,仅供关心这一问题的人士参考和批评。(非经作者,不许转载)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