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宾

由历史看今天、未来,由世界看个人、国家

如何医治川普留下的灾难性创伤?

如何医治川普留下的灾难性创伤?

四年一度的美国总统大选,虽然尘埃没有最后落定,但基本上大局已定,川普大势已去。许多人停留在挺川与反川激烈的两军对垒状态。我认为,在剩下的时间里面,人们更多应该考虑做的事情,是如何医治川普上任总统这四年给美国乃至世界所造成的灾难性创伤,愈合人们心灵的伤口,让美国和人类回到正确的轨道上来。

我跟许多人的看法不同,我认为川普第一名声不好,说起来是富豪,但一生自恋自大,自命不凡,撒谎张嘴就来,有性侵、瞒税的投诉,有人吹捧他《交易的艺术》那本书,在我以为不是靠诚实守信,有点跟厚黑学差不多。第二,2016年,他与希拉里竞选总统,只是赢了选举人票,选民票比希拉里少近300万张,实际上是弱势侥幸取胜,一个从来没当过议员,也没当个州长的政治素人,照理应该稍微夹着尾巴做人,可你看他狂的没边,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第三,上任总统以来,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用中国不算雅观的话讲,叫“烧三股香放七屁”。撒谎骂人就不谈了,在美国税率全球较低的情况下,利用共和党控制国会两院的机会,大幅度降低所得税,结果扩大了贫富差距,同时增加了七万亿美元的国家债务,妄加社会主义罪名恶斗民主党,以反全球化为背景与西方国家翻脸,与北朝鲜金正恩交上亲密朋友,可是北朝鲜核武器至今无解。一个堂堂科技医疗发达的国家,在新冠病毒疫情面前全球表现最差,感染人数最多,死亡最多,川普自己不相信专家,不戴口罩,将病毒当作重感冒,玩忽职守。有人说他兑现了大多数承诺,简直是笑话,本来弱势当选,就不能算代表美国人民利益,不要说承诺基本没有兑现,兑现了也不能说明问题。一意孤行挪用国防费建墨西哥边境墙,成半拉子工程,还有烂尾,口出狂言要墨西哥买单的,至今没见墨西哥一分钱。即使在减税刺激下面,经济跟奥巴马相比并无显著增长。以色列迁都耶路撒冷倒是兑现了,但并不受世界欢迎,加剧了地区矛盾,所以许多政策连西方盟友都冷眼相看。再说这次总统大选,看到自己落败,指责民主党作弊搞阴谋,至今没有证据,投诉基本败诉。其实,在我看来,如果作弊搞阴谋,依川普人品,最有可能作弊的是他川普本人,如果认真查下去,不知能不能发现川普作弊的事实。他的指控很让人怀疑,如果民主党作弊,为什么川普总统竞选失败,而同样在国会两院选举中,共和党却得票增多?怎么解释?最重要的,这个人劣迹斑斑,独断专行、滥用权力的情形,可是有人认为、川普也恬不知耻讲自己是上帝派来的,是“神选之人”,而我认为他就是撒旦、魔鬼、恶人,如果不被绳之以法,他就是人生赢家。川普搞乱了世界,搞乱了美国,留下的创伤确实是灾难性,应该说他给拜登挖的坑够大,医治川普留下的创伤可能要经过相当长的时间。

川普留下需要医治的灾难性创伤很多,主要有这几个方面:

第一,医治好与盟友反目成仇的创伤。川普以另类横空出世,他一反美国的常态,以支持英国脱欧为标志,要反全球化,要退出美国参与的国际组织,撕毁美国签订的协议,不再承担美国的国际责任和义务,他以冤大头的面目出现,扮演讨债鬼的角色,认为在过去几十年里,美国与西方世界的交往吃了大亏,所以要加征关税,要收保护费,要撤出美国的海外驻军,全球正常的经济政治格局被川普破坏得稀里哗啦、支离破碎,让西方世界没办法相信美国,包括他的“孪生兄弟”鲍里斯,西方各国政要爱理不理川普,也不正着眼睛看他。在川普以后,美国首先要做的,就是修复与西方世界的关系,重回自由民主世界领导者的地位,放弃美国第一、美国至上、美国再次伟大等狭隘的口号政策,加强与西方盟国的协商,恢复与西方世界的团结,重新审视川普的退群毁约,回到正确的轨道上来,即使与西方国家的矛盾,通过沟通和谅解来解决,少一些草率采取单边行动的愚蠢鲁莽。要知道,美国的根和魂在欧洲,没有欧洲的参与和结盟,美国可能什么也不是。

第二,医治好共和党与民主党恶斗的创伤。川普这几年,是美国共和党与民主党前所未有的交恶时期,因为川普眼里的民主党,跟共产党、社会主义有一比,所以他疯狂叫嚣,选拜登就是选中共,选社会主义,民主党比谁都坏,几乎是不共戴天的敌人。但是在我以为,美国长期以来,民主共和两党在美国的经济政治生活中,互相竞争,轮流执政,平衡了美国的发展,保持了正确的方向,这是任何一个专制政权不能相比的。民主党偏左,共和党偏右,但没有动摇美国宪法制度的根基,民主党左,不会左到颠覆私有制和市场经济,共和党右,不会走向无政府主义,不会偏离中心点太远。可是到了川普这儿,一切都变了样子,与民主党水火不容,凡是民主党做的,都是猎巫,都是政变,都是政治陷害,就是从来不讲事实,只是一个劲的漫骂、造谣、污蔑。在川普以后,两党应该坐下来好好谈谈,建立两党协商机制,形成公平和良性的竞争。其实,太左、太右都会动摇美国民主制度的根基,都会违背美国宪法,都会走向封建专制。联系川普满脑子的蛮横专制,他要当白宫的皇帝,要身边人的绝对忠诚,要顺之者昌、逆之者亡,他的极右对美国是危险,是灾难。

第三,医治好极右翼败坏共和党的创伤。川普狂妄自大、目空一切,他以批判民主党的政治正确和共和党的建制派起家,宣扬种族主义、民粹主义,这几年共和党的许多人将赌注押在川普身上,处处迁就川普,为川普站台,有些共和党议员讲话实在不靠谱,甚至没有底线,让共和党付出沉重的成本代价。在川普以后,共和党有必要跟川普有大的切割,重新恢复与民主党的正常关系,特别是在党内大幅度纠正客观存在的极右倾向,保守主义也要回到保守正确的价值观上来,而非僵化的不正确的理念行为。比如,这次疫情,在现有医学技术条件下,明明戴口罩是最有效的办法,可是共和党以自由为名,搞大规模集会,也不戴口罩,跟着川普一个腔调,付出了感染和死亡的代价。这是极端无知和愚蠢的举动。你个人可以声明,我要自由,不要生命,但不能绑架他人和社会的生命。在控枪问题上也是这样,如果持枪不能保证人们的生命安全,就要控制、限制持枪的自由,自由是有边界和前提的,不对他人的生命自由负责,这自由就不是真正的自由。共和党必须从川普这里吸取深刻的教训,防止向极右方面的转化和扩大化。否则,共和党在美国政坛上立足都比较困难,很可能为另外的政党所取代。

第四,医治好对美国民众造成的心灵创伤。川普的出现,不仅撕裂了世界,对美国民众也造成了很大的撕咬和撕裂,形成了较大的社会分裂。川普在美国民众中,看法评价两个极端,当然有一定的历史原因,是美国现实经济社会矛盾的反映。问题是解决美国深刻的社会矛盾,是不是能寄希望于川普这样的极右翼人物?会不会适得其反,甚至变本加厉?需要澄清是非。明明疫情那么严重,一些人仍然受川普蛊惑,上街游行,对社会公共安全是不是威胁?这次美国总统大选,不可能没有一点作弊,但是不是如川普讲的那么可怕,充斥着阴谋论,一个搞阴谋起家的人天天指责别人搞阴谋,自己与专制国家元首暗送秋波,钦佩普京,崇拜厄尔多安等,假如真的是多米尼软件作怪,川普怎么可能得到7000万张选民票,共和党在两院的得票都有增加,应该很少啊,川普的选民票可能不到4000万。还有,民主党是不是已经成为了共产党,社会主义,这些需要调查和辩论清楚,特别是围绕美国民主立国的宪法和价值观,有必要在全民中形成一定的共识,在达到认同美国价值观和宪法的基础上加强大众的团结,减少极右人士、极端人物的市场。一个国家,假如在价值观上撕裂,甚至目无法纪,挑战宪法,国家将处于危险的状态。

第五,重新界定与共产专制的关系。由川普所破坏的各种关系,其中重要的一点,就是川普所表现的对中国的强硬,给反华反共的人打了一针强心剂,川普被标上了反共的美名,成为川普强大的资本。川普究竟是否反共?不可表面化,需要有事实的调查,说不定为了自己利益是通共的主。但出现人们尤其是华人对川普喊几嗓子对中国强硬就兴奋得几天几夜睡不着觉,确实让人深度反省反思,有特殊的历史背景。反共,跟马克思有很大关系,没有马克思,哪来什么共产党?但是对于共产党,马克思,西方迄今为止可能就没有深入彻底的研究,为什么?他们生活在资本主义,自由民主状态,对马克思主义不屑一顾,对共产专制没有感同身受,没有切肤之痛。即使有些西方人到中国住了几年,就成了中国通了?通了什么啊?他们可能知道马克思主义理论行不通,但是没必要认真研究搞清楚啊。但是中国人不一样啊,生活在封建专制状态,可是标榜的是马克思主义、共产党领导、社会主义,不能不刨根问底啊,结果发现马克思主义理论不是超越优越于资本主义,相反是落后、倒退、反动于资本主义,根子上是封建专制主义、马克思主义与封建专制主义是一脉相承、殊途同归,中国共产党政权就是中国延续了几千年的封建专制帝国。西方世界可能到现在也没有深刻反思,为什么第一次世界大战出现了苏联布尔什维克共产党政权,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出现了东欧、中国等一大批共产党政权?这共产党政权跟历史上的封建专制是不是一丘之貉,无本质差异?西方世界也反共,怎么反共的啊,有跟反对人类的独裁专制制度结合起来吗?是不是就反共谈反共,反共有反在点子上吗?联想到长期以来,美国及西方民主国家抱着绥靖主义的态度,实行驼鸟政策,完全实用主义、机会主义的与共产专制国家打交道,看得见的是短期利益,是物质利益,看不见的是长期利益,是思想价值观。中共政权天天教育自己的“人民”反对西方敌对势力,警惕“和平演变”、“颜色革命”。美国在过去,从尼克松访华开始,利用中共专制牵制苏联,容忍中国进攻越南,现在大量卖高端武器给沙特,同时制裁伊朗,这两个都是专制国家啊。这说明什么?西方世界没有明确的原则立场。川普就是胡乱批评一下中共,可能连皮毛都谈不上。我坚持认为,美国如果真的要担负起全球领导者的责任义务,首当其冲,必须搞清楚当今世界是“一个地球,两种制度”,或民主,或专制,几乎没有中间状态。专制国家形形色色、林林总总,有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有政教合一的国家,还有其它类型的,但一个本质,人治、专制、等级制,没有平等、没有自由、没有民主、没有法制,这是明确的重要标准。哪些是专制国家,哪些是非专制国家,应该有一个划分啊。划分清楚了,有一个对策啊。不能没有原则立场。我不是鼓动对抗、战争,但不能含糊不清。为什么?人类的趋势是自由民主,这也是上帝的真理,圣经中包含着丰富和深刻的平等、自由、民主和法制思想,需要我们去挖掘。因此,美国必须将反共置于反对专制的框架内来认识,不能随机地说说,就反共就反共,反共是反对专制的一部分,否则反了这一个共,又来另一个共,封建专制照旧。在这方面,美国需要有深刻的反省、反思,有比较统一的认识,在这个问题上不宜多元化,也不能如学者亨廷顿那样将专制与民主的对立看作是文明的冲突,不能象川普这样目光短浅,美国需要与西方国家协商,加强团结协作,对结束人类专制有个总体设想和规划,有统一的行动、步骤,不能各行其是、自作主张。(非经作者,不得转载)



转载)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